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片里的警察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倒霉的骠叔一家子
    要说港岛最容易遇上什么鬼,那一定是水鬼。

    这一点,应泽是最不怀疑的,毕竟四周环水,要是没个一只两只的水鬼,那他才觉得不正常。

    所以,应泽并不怀疑爆炎弹会排不上用场,只不过是时候未到而已。

    眼下,最重要的是,骠叔家里的脏东西,放着不管绝对是隐患。

    只不过,要如何才能够在不引起注意的情况下,搞定这件事呢?

    骠叔那边倒是不用担心,他每天准时上下班,很容易避开他。

    至于他们家的三朵金花,老大也不知道是不是还在叛逆期,三天两头的不着家,剩下两个还要上学,都是由骠叔接送的。

    唯一要担心的就是骠婶,她是个全职太太,每天的日常就是做家务,逛超市,做家务,逛超市做家务,逛超市,做家务……

    然而,这是她没有搬家之前的日常,因为没搬家之前,超市离家近,所以她可以三天两头的去逛超市。

    可是,搬家之后,最近的超市离家也有半个小时的车程,所以她的日常就会变成做家务,做家务,做家务,逛超市,做家务,做家务,做家务……

    可以说,一周七天,骠婶有六天半都在家待着,想要瞒过她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毕竟,谁也不知道她到底会在什么时候出门。

    这就使得这件事被耽搁了下来。

    不过好在过去了一个星期也没有出现什么异常,这倒让应泽放心了不少。

    就在应泽考虑要不要走女儿路线的时候,这天,骠叔直接找到了他。

    “泽仔,你相不相信世界上有鬼?”

    中午时分,忽然出现在七号警署的骠叔,凑到了应泽身边,一脸紧张地说道。

    看着突兀出现的骠叔,应泽一脸的错愕,更加奇怪的是,骠叔居然问他相不相信世界上有鬼。

    难道骠叔已经发现杂物间里有鬼了?

    于是,应泽觉得求证一下,便询问道:“骠叔,难道你……”

    骠叔见应泽眼神古怪,似乎和他想到一起去了,于是点点头道:“就是你想的那样!”

    “不应该啊,我在门上贴的黄符没这么快失效啊?”

    应泽见状,顿时有些奇怪,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

    “黄符?什么黄符?”一旁的骠叔听了,顿时一愣,看向应泽道。

    骠叔这么一愣,反倒让应泽有些摸不着头脑,他诧异地问道:“骠叔你说你看到脏东西,难道不是你家天台里的脏东西跑出来了吗?”

    “什么跟什么啊,我什么时候说我见鬼了,等等,你说什么,我家楼顶上有脏东西!”

    应泽的话让骠叔大为震惊,吓得直接喊出声来,好在他还记的自己是在警局,立马压低了声音。

    “呃,骠叔,难道你看到的不是天台上的杂物间里跑出来的鬼吗?”

    骠叔的反应让应泽有些奇怪,好像完全不知道有这一回事似的,听他的口气,似乎连应泽在他家的天台上贴了黄符都不知道。

    “当然不是,见鬼的又不是我,是我的外甥阿伦,他前两天跑过来跟我说遇见鬼了,等等,我刚刚听到你说我家天台上有脏东西,这是怎么一回事?”

    骠叔连忙把整件事都解释了一遍,然后追问道。

    应泽那还能不明白他闹了个大乌龙,不过也好,把事情说开了更容易解决。

    于是他把整件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骠叔,并且拿出了卓凯找来的资料,来证明他说得话的真实性。

    “也就是说,我家里现在还住着一只或者一窝子的脏东西?”

    听完应泽的解释,骠叔一脸懵逼的看着手中的资料喃喃说道。

    要不是事情就摆在他面,由不得他不信,他还真不敢相信自己一家子跟一窝子的脏东西在同一屋檐下住了将近一个星期。

    “骠叔,你放心,这件事情交给我,等有时间我去那走一趟,把他们通通送走,以后你们就可以安安心心的在那里住着了。”

    应泽见状,怕被骠叔受不住这个打击,连忙安慰他说道。

    “那就谢谢你了,泽仔,我这就回去准备准备,准备好了就通知你!”

    在应泽安慰下,骠叔总算是回过神来,神色凝重的和应泽约定了一句后,浑浑噩噩的离开了七号警署。

    目送着骠叔离去后,应泽也算是了了一件心事,现在,他只要等骠叔安排好,然后去收个尾就行了。

    “我是不是又忘了什么?哦,对了,骠叔今天好像不是为了天台上有鬼的事情来找我的?那他是为什么来找我的啊?”

    看着骠叔远去的身影,应泽总觉得自己好像又忘记了什么,不过骠叔已经走了,再想问也来不及了。

    “算了,等下次见到骠叔再问问他今天为什么来找我的吧!”

    想到这,应泽便不再纠结这件事,回办公室继续自己的工作去了。

    再说骠叔,他从应泽口中得知了自家天台有脏东西的消息后,顿时想起自家老婆说过,今天要出太阳,所以打算去天台晒衣服的事。

    自家老婆就是个无知妇人,天不怕地不怕的,骠叔真怕她一看到杂物间贴着的黄符,二话不说就直接撕了。

    于是乎,他急匆匆的赶回家去,打算阻止她做出一些愚蠢的行为,就算不能阻止她洗衣服晒衣服,起码也要阻止她撕掉黄符。

    话说回来,骠叔还是挺感谢老天爷的。

    要不是他让港岛这几天笼罩在雨中,使得他们一家子都没人去过天台,恐怕应泽贴着的黄符早就不知所踪了。

    而他们一家子,恐怕也早就遭了恶鬼的毒手了,根本等不到应泽来帮忙解决这件事情。

    “呃,等等,我为什么不带泽仔那小家伙一起回去,现在就把事情解决掉,还要另外找时间干嘛?”

    车子开到半路,骠叔猛然间想到了这一点,顿时一阵无语加懊悔。

    可是他都已经开到半路了,这个位置,和七号警署相比,还是离他家更近,再返回去接应泽,只会浪费更多的时间。

    于是,骠叔只好继续往家开去,打算等到家之后,再给应泽打电话,让他尽快过来,帮忙搞定这件事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