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片里的警察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特殊抽奖(上)
    “嘀嘀!”

    骠叔刚把车子开进院子,立马按了两下喇叭。

    紧接着,他匆匆忙忙的从车上下来,冲着楼上喊道:“老婆,老婆!”

    “怎么没有回应,难道出事了?”

    骠叔喊了好几下,都没有听到骠婶的回应,顿时心中一紧,暗自揣测道。

    也难怪骠叔会这么想,任谁听到自己家里住着一只,也可能是一窝鬼的时候,都很难淡定下来。

    在得知这件事情后,他就一直有着这样的担心,这才会失去平时的理性,自己一个人就急匆匆地跑回来了。

    现在,任凭他叫了多少次,都听不到自家老婆的声音,更是把他急坏了,车门也不关直接冲进了屋子里。

    当他进入屋子里后,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但是,这在他看来就是最异常的地方。

    往常这个时间,骠婶应该刚刚吃完中饭不久,在客厅看电视消遣才对,可是现在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

    这完全不符合骠婶的日常,绝对是出大问题了。

    “难道我老婆出事了?该死的脏东西,老子跟你拼了!”

    骠叔的脸瞬间狰狞了起来,拔出手枪就打算前往三楼的杂物间,据应泽所说,他家的脏东西就躲在那里。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紧接着,一个穿着家居服的身影出现在了楼梯口,一手扶着楼梯扶手,另一只手捂着嘴打着哈欠,慢悠悠地走下楼来。

    “什么事啊,嚷嚷的这么大声,你不怕扰民啊!”

    这个从楼上下来的人正是骠叔惦记了许久的骠婶,只见她睡眼朦胧地揉着眼睛,从楼上走下来,边走边说道。

    骠叔有些懵逼的看着这个忽然出现的身影,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发现的确是自己的老婆,顿时诧异地说道:“呃,老婆,你没死啊!”

    “呸呸呸,你个老混蛋,胡说八道什么啊你,难道你很想我死吗?哦,你是不是找了小老婆了,所以想我死,好让你的小老婆进门。”

    骠叔这一说,就好似点着了火药桶,直接就把骠婶给点着了,只见刚刚还睡眼朦胧的骠婶瞬间出现在了骠叔跟前,指着他的鼻子骂道。

    “怎么可能,你想多了老婆,我是怕你遇上危险……”

    “哦,你手里还拿着枪,你以前回家从来不带枪的,你一定是想打死我,然后让小老婆进门!”

    “……”

    “怎么,不说话,不说话就表示默认了,被我说中了,你真的在外面养小老婆了,说,那个女人是谁……”

    骠婶的一连串轰炸,让骠叔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枪插回枪袋里,然后全力的安抚骠婶。

    看到自己老婆这么有活力,虽然没有去天台看过,但是骠叔也知道他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花费了好大的力气,总算是安抚住了骠婶,然后骠叔和她解释了自己匆匆赶回来的原因。

    随后,就听到一声突破天际的尖叫,差点把屋顶都给掀飞了。

    尖叫声自然是骠婶发出来的,别看她长得心宽体胖,事实上她的胆子真的比老鼠大不了多少,她只有在面对骠叔的时候才会异常的彪悍。

    吓得瑟瑟发抖的骠婶抓着骠叔要让他找人搬家,好在骠叔早有准备,立马把应泽搬了出来,总算是再一次的安抚住了她。

    在骠婶狐疑的眼神中,他给应泽打了电话,随后,他抱着骠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待着应泽的到来。

    等待的时候,时间就好像变的非常的漫长,左等应泽不来,右等还是不来。

    这时,骠叔想起刚刚骠婶居然没在洗衣服而是在睡觉,顿时有些奇怪,自己老婆向来勤快,说啥是啥,绝对不会食言,这也是他急急忙忙赶回来的缘故。

    可是今天却一反常态,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于是开口问道:“老婆,你不是说要洗衣服的吗?怎么在睡觉啊?”

    “老娘不要休息的啊!积攒了一个礼拜的衣服,你觉得一上午就能够洗完吗?再说了,这么多衣服,我一个人也拿不上去啊!”

    骠婶非常干脆的赏了骠叔一个白眼说道。

    的确,这一个礼拜都阴雨绵绵,应泽家里才两个人都攒了一堆需要洗的衣服,更别说骠叔一家子五个人了,其中还有四个是女的。

    在骠叔和骠婶的互相埋怨,嗯,主要是骠婶的埋怨中,应泽总算是到了。

    看到应泽进屋的一刹那,应泽敏锐的发现,骠叔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这让他觉得自己可能错过了什么大戏。

    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应泽让骠叔和骠婶尽快的离开这里,以免他们受到战斗的波及。

    事实上,应泽是怕他们被狗急跳墙的烧死鬼上身,那应泽就没办法了,系统出品的玩意可解除不了鬼上身。

    待骠叔和骠婶走后,应泽便一个人来到了天台,有着浩然正气护身的他并不惧怕阴气的侵蚀,所以他直接撕下了黄符,再一次打开了杂物间的门。

    门打开之后,应泽便走进了杂物间,顺手关上了门,而在他关上门的同时,他也将一张新的黄符贴在了门上。

    “又是你这个混蛋!”

    门一开,一股浓郁到让人发寒的阴气就铺面涌来,紧接着,杂物间里就飘荡起一个沙哑而又愤怒的声音。

    声音的语气非常的愤怒,似乎对应泽困住他们的行为非常不满。

    不过应泽并不打算去回应,因为老祖宗曾经说过,男人的嘴骗人的鬼,男人的话都不可以相信,更别说男鬼的话了。

    所以他一走进杂物间,就四处打量了起来,寻找着这屋子里的鬼可能的藏身之所。

    而他最先留意的就是那张破旧的轮椅。那个粤剧名伶死前已经瘫痪,想要烧死自己全家,光靠手是办不到的。

    所以,他死之前很有可能是坐在轮椅上。这张轮椅也很有可能因此而成为他化身厉鬼的寄物。

    当然,在应泽的推测中,他们一家子都很有可能已经化为厉鬼,只不过是因为男鬼的怨气最重,所以化成的厉鬼最凶,导致其它三个不敢出现罢了。

    不过,即便她们不敢出现,应泽也同样能够找到她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