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片里的警察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奇怪的档案
    风叔没有否定这个可能,毕竟大千世界,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骠叔,这里你官最大,就麻烦你去警署查看一下她的资料吧!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到一些线索。”

    得到了风叔的肯定,应泽立马开始行动了起来,他首先求助的就是骠叔。

    作为雷蒙的助手,骠叔可以说是西九龙的二把手了,再加上在警队服务多年的资历,别的警区多少都会卖他些面子。

    看到这,骠叔也知道现在的情况不一般了,他没有推搪,直接应承了下来,然后走到放在书房的办公桌前打起了电话。

    片刻之后,他放下了电话,回头说道:“搞定了,资料等会有人会送到我那里。”

    “那接下来怎么办?”

    蓉姨问道。

    “人鬼殊途,张小瑜是吧,你先跟我走吧,我找个地方安顿你,至于谭先生,我想你们暂时先不要再见面了。”

    “不行!”

    风叔的话还没说完,谭艾伦立马大喊一声,打断了他的话。

    “你给我住嘴,这事容不得你做主,一切都听大师的。”

    谭艾伦的反对立马被蓉姨驳回了,面对自己的母亲,他还真说不出反对的话。

    但是,真让他和张小瑜分开,他又颇为不甘,一时间陷入了两难之地。

    好在张小瑜并不是那种恃宠而骄的女人,他并没有强迫谭艾伦在母亲和女朋友之间做出选择,而是安慰他道:

    “伦哥,你不用担心,大师他不会害我的,他说的对,我一直待在你身边,对你反而不好,不如暂时先分开一段日子,等大师解决了我的问题,我们还可以再见啊!”

    “可是……”

    “别可是了,就这么定了,大师,我们走吧!”

    张小瑜说完,化作一道青烟钻进了茶几上的一个音乐盒中。

    “风叔,我们走吧!”

    应泽上前拿起音乐盒,然后对风叔说道。

    说完他又看向了骠叔,说道:“骠叔,这玩意我们就先带走了,剩下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吧!”

    事情到了这一步,也算告一段落了,对于骠叔他们来说,女鬼是是死是活无所谓,只要不缠着谭艾伦就行。

    于是骠叔点头答应道:“行,那你们先走吧!”

    应泽见状,立马拉着风叔走人了,他有预感接下去会有一场世界大战。

    现在女鬼已经被他揣进兜里准备打包带走了,剩下的家庭伦理剧他们就不掺和了,毕竟清官难断家务事嘛!

    “谭艾伦!”

    果然,就如应泽预料的一样,他们才刚走出房门,立马就传来一声穿透天际的尖叫,声音很陌生,显然是一直没有开口的阿凤!

    “我要跟你分手!”

    电梯都到十七楼了还能听见,这高音,可以上春晚了。

    ……

    “风叔,这小姑娘怎么办?”

    站在大楼的门口,应泽拿出音乐盒询问风叔道。

    风叔沉思了片刻,问道:“你那里方便吗?”

    应泽立马回答道:“不方便!”

    开玩笑,带个装着女鬼的音乐盒回去,祖儿不知道还好,万一看到了,他是选择送给她呢,还是送给她呢,还是送给她呢?

    这是一道送命题啊!

    “东坪洲那里不能太久没人,这样,调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带着这丫头回去,顺便查看一下古籍,看看能不能找到原因。”

    风叔说道。

    “OK!”

    应泽比划了个手势后,把音乐盒交给了风叔,然后开车送他回药铺。

    这个时间点,回东坪洲的船早就停了,好在风叔并没有因为复职就关掉药铺,也不至于没地方休息。

    当他把风叔送到药铺的时候,刚好遇到了从外面回来的林芝。

    “爸,你怎么回来了!”

    看到突然回来的风叔,林芝显得格外的惊喜。

    “哦,回来办点事情,对了,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风叔随意回应了一句,忽然话锋一转,把话题引导了林芝的穿着上。

    应泽探头看了一眼,只见林芝穿着一身劲装,和她平时的风格很不一样。

    “风叔,芝芝姐今年加入警队了,你不知道吗?她应该是刚从霸王花训练基地回来吧!”

    不等林芝开口,应泽便为他接触了疑惑,他的师姐万飞凤也在霸王花,所以林芝进入警队的消息,他一早就知道了。

    “要你多嘴!”

    林芝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随后一脸尴尬的看向风叔,怯生生地叫道:“爸……”

    “别叫我爸,你翅膀硬了啊,居然偷偷跑去考警察,你眼里还又没有我这个爸了……”

    应泽万万没想到转眼间风叔家里也开始上演伦理大戏,更没想到,林芝考警察居然没有经过风叔同意,这事他也不能掺和,立马开车溜了。

    溜的时候,他往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只见林芝偷偷的冲他竖了根中指。

    对于这根中指,应泽自然是选择了无视,离开了风叔的药铺,他直奔西九龙总区警署,去拿骠叔要来的资料。

    半个小时后,应泽看着手中的资料皱起了眉头。

    在张小瑜坠楼案的报告上,处处透露出了古怪。

    首先,这个案子被定义为自杀,但是,现场的照片上有很多的地方非常的杂乱,尤其是天台边缘的围栏上更是破了个大洞。

    试问,谁自杀会跑到有围栏的地方,先在上面开个洞,然后再往下跳的。

    断案如此的草率,显然只是在应付了事。

    不过听说谭艾伦已经给张小瑜翻案了,证明了他不是自杀,而是意外坠楼,为啥报告上没有进行更改呢?

    应泽继续往下看。

    对于张小瑜的尸体,按理来说应该是放在停尸房等人认领的,可是,尸体在第二天就被送到了火葬场,直接火化了。

    这又是为什么?

    警署什么时候还兼职送葬的工作了?平时的工作还不够多吗,还要去搞兼职?

    这份档案里处处透露出古怪。

    应泽怀疑,档案的背后一定还有着其他的内情。

    可是,他手上的线索实在是太少了,即便他想要继续伸入,也毫无头绪。

    该怎么办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