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片里的警察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张小瑜拜师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在干什么?”

    张小瑜一醒来,立马瞪着她水灵灵的眼睛看着周围的众人询问到。

    “???”

    张小瑜的表现让所有人都一阵懵逼,这好像不是他们想象的样子。

    按照风叔和应泽的推断,张小瑜恢复之后,应该很虚弱才对,他们救护车都叫好了,打算等张小瑜醒过来之后,就把他送进医院先观察几天。

    可是,张小瑜刚刚说话的声音,明显中气十足,完全不像在病床上躺了一个月的样子。

    应泽转头看向风叔询问道:“风叔,这是怎么回事啊?”

    然而,风叔也是一脸迷茫的看着张小瑜,听到应泽的询问后,他无奈地说道:“我怎么知道,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啊!”

    的确,就像风叔说的,魂魄离体一个月了,人还没死这事,他也是第一次遇到。

    老祖宗也没有留下什么记录,什么经验之谈就更无从说起了。

    不过可以肯定,张小瑜的确是还魂了。

    只不过,这中间可能出现了一点小问题。这一点,从张小瑜一脸迷茫的神色中可以看出来。

    “你记的你是谁吗?”

    看着一脸迷茫的张小瑜,应泽试探性的问道。

    “我是谁?对啊,我是谁?我怎么想不起来我是谁?”

    应泽的问题直接把张小瑜问懵了,她开始陷入回忆中,嘴里不断重复着“我是谁”这个问题,果然,人的本质就是复读机。

    人虽然醒了,但是具体情况怎么样,还是要相信科学。

    应泽等人把陷入自我询问中的张小瑜送到了医院做了一次全身检查。

    得出的结果是,除了不记得自己是谁之外,其他的一切正常。

    “风叔,看来这就是你说的后遗症了!”

    确定张小瑜的确什么都不记得了后,应泽看向风叔说道。

    风叔永远都是一张冷漠脸,听到应泽说的话后,他淡淡地回应道:“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应泽一脸无奈地说道:“现在这样,我们应该怎么办?是通知她的家属把她领走?还是说找骠叔的外甥来搞定她?”

    “你找得到她的家属吗?”

    风叔反问道。

    应泽顿时想起张小瑜的相关资料,有些尴尬地道:“抱歉,我忘了她是个孤儿了!”

    没错,张小瑜是一个孤儿,洪峰之所以敢在她坠楼的案子上做手脚,就是因为根本不会有人追究这件事。

    “风叔,反正那个谭艾伦那么喜欢她,干脆我们找他来照顾她吧!”

    “你真以为他们是什么真爱啊?”

    “难道不是吗?”

    “是个屁,那小子就是馋这姑娘的身子,你不信打电话问问,看他什么反应!对了,等会别说这丫头醒了,就说她是个植物人。”

    “……”

    应泽看了一眼风叔,心中暗道:“您这样套路人真的好吗?”

    虽然嘴上吐槽着风叔,不过应泽还是去打电话了。

    事情本因谭艾伦而起,也应该由他那里结束,应泽作为一个外人,不好参与到其中。

    电话很快接通了,接电话的居然是骠叔。

    这让应泽很奇怪,难道骠叔不用上班吗?

    这似乎不太可能吧!

    整个西九龙谁不知道雷蒙和骠叔就像连体婴一样,整天腻在一起,一刻都不舍得分开。

    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因为谭艾伦要去参加一个非常危险的秘密行动,然而这货回家收拾东西的时候,一不小心说漏嘴了。

    得知自己儿子要去卖命,蓉姨当然不肯,于是乎她联合了家里所有的人一起劝说他不要去。

    听着电话里传出来的动静,应泽觉得这个劝说可能已经上升到物理层次上的了。

    骠叔解释完这事后,开始询问应泽为什么会突然打电话过去。

    应泽便把找到张小瑜的身体,然后把她救醒了的事情告诉了骠叔。

    骠叔闻言,沉默了片刻后,说道:“泽仔,这事我会转告阿伦的,我这边又闹起来了,暂时先这样吧!”

    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应泽叹了口气,也放下了电话,回到了张小瑜的病房。

    “怎么样?”

    风叔询问道。

    “他自己都自顾不暇了,别说来接手这个烫手山芋了。”

    听到骠叔说谭艾伦要去执行一个秘密任务,应泽也想起来谭艾伦出自哪部电影了,八十年代火爆一时的福星系列。

    谭校长饰演的狗王伦,一个能够和狗说话的家伙,狗是通灵之物,他能够和狗说话,也难怪他能够和张小瑜通上灵。

    不过,照这样看来,显然,从后勤转到前线的他是没办法来照顾张小瑜了。

    “查房了!”

    就在应泽和风叔对失忆了的张小瑜束手无策的时候,这时,查房的医生走了进来。

    “医生,她的记忆还能够恢复吗?”

    应泽眼珠子一转,忽然想到了一个主意,于是向医生求证道。

    “她也许是昏迷太久,导致大脑记忆缺失……”

    医生巴拉巴拉地开始说起来,大有和应泽交流一下心得的意思。

    “停!”

    应泽连忙制止了他,那一连串的医学术语听得他头都大了。

    “医生,我只想知道她还能不能恢复记忆?”

    “简单地说,恐怕不能!”

    “早这么说不就完了吗!好了,你可以走了!”

    应泽说完,把医生赶了出去。

    紧接着,他对风叔说道:“风叔,我记的你说过,纯阳之体是修道的好苗子,不如,你收她做徒弟吧!”

    “收徒?”

    风叔有些诧异的看向了应泽。

    “对啊,风叔,你这一身的本事,难不成让它失传吗?我虽然向你请教了不少,可是天赋实在是不高,学不到多少。

    张小瑜就不一样了,她是纯阳之体,而且,我记的她的个人资料上写着,她似乎是学美术的,我想,她一定会是个好徒弟的。”

    应泽信誓旦旦地说道。

    “可是,你怎么确定她会拜我为师呢?”

    “放心吧风叔,交给我!”

    在风叔怀疑的目光中,应泽走进了张小瑜的病房。

    十分钟,房间里传来了应泽的声音,他让风叔进去。

    风叔推门而入,只见张小瑜正站在床边,看到风叔之后,噗通一声拜倒在地,恭恭敬敬地叫道:“师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