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片里的警察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凌晨晚餐(二)
    “你们在说什么呢?”

    就在众人讨论的时候,向骠叔和署长雷蒙报告完这件事的陈家驹回到了重案组,见众人讨论的很热闹,顿时奇怪的问道。

    宋子杰把他们讨论的事情告知了陈家驹,然后,他也加入到了讨论的人当中。

    要说陈家驹这家伙,勇是够勇的,不过某些时候还真有些不靠谱。

    话分两头,因为封锁了消息,就连警局内部也没有听到传闻,所以,位于西九龙辖区的应泽他们也并不知道自己的地头上出现了这样离奇的案件。

    此时,他们正在调查一个大厦保安员离奇死亡的案子。

    距离应泽击毙女装变态杀人犯已经过去一个月了,这一个月里,风平浪静,波澜不惊,应泽他们辖区出现了久违了平静。

    可惜,这段日子没有持续多久,这不,又接到报案,他们辖区内,新建成还不到半年一座大楼的老保安员汉叔,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家里。

    应泽和金麦基接到出警的通知后,就匆匆赶到了现场。

    这是一个非常老的城区,房子的年纪估计比腐国女皇都要大,死者汉叔就住在其中一座小楼的的第二层。

    报警的是汉叔的同事,一个名叫张劲强的年轻人,大约二十七八岁,长得还挺帅。

    不过,看到他的第一眼,应泽就觉得不对劲了。

    因为,大白天的,他的身上居然缠绕着阴气,比不久前他帮忙解决过麻烦的谭艾伦还要严重很多。

    要知道,谭艾伦可是和一个女鬼朝夕相对了一个多月。

    比他还要严重,要么他也和某个男鬼或者女鬼朝夕相对了一个多月,甚至更久;要么,就是缠上他的鬼异常的凶厉。

    应泽记住了这个人的样子,然后进屋查看起现场。

    这次的死者汉叔,是一个鳏居的老人,子女都不在身边,自己长年在一家公司担任保安,半年前被调到七号警署辖区内一座刚建成的大厦任职。

    根据早一步到达的师兄们的勘察,死者死的时候似乎刚煮好粥准备吃饭,踩到地上的水滑倒,然后弄翻了桌上的陶罐,打翻里面刚煮好的粥,烫伤了自己的脸。

    在接连遭受这样的刺激之后,已经一把年纪的汉叔直接承受不住而死的。

    听完最先到达的师兄的简述,大家都以为这次的案子只是一起意外,来到现场走个过场就是了,但是应泽现在可不这么认为了。

    因为张劲强身上的阴气实在是非比寻常。

    让金麦基去应付蜂拥而至的媒体,应泽自己走进了发生命案的小楼。

    一进去,就感觉到阴风阵阵,在他的眼中,小楼里弥漫着诸多黑色的阴气。

    “又是灵异事件,最近这种事情越来越多了,该死的腐国佬,直接让港岛回归就是了,非要拖延时间,滚蛋了还要搞出这么多事情。”

    想起风叔提到过的龙气的理论,应泽不由得暗骂道。

    最近越来越多的灵异事件,全因腐国佬即将滚蛋,却不肯立刻让港岛回归,使得北方的龙气因为一纸契约无法庇护港岛,这才让港岛又有朝百年前妖孽横行发展的趋势。

    而这样一来,港岛很有可能变成法外之地,即便日后有了北方龙气的庇护也极难安定下来。

    应泽忿忿不平的咒骂了几句之后,走进了汉叔居住的房子,仔细的检查起来。

    一番查看之后,果然不出他所料,这里残留着不少的阴气,相比于上次在谭艾伦家的阴气,这次的要更加阴寒。

    显然,这场意外并不是真正的意外,而是一场人为,不对,脏东西为的意外。

    不过,现在人已经死了,出现在这里过的脏东西也早就离去,想要消灭它,还得先把他找出来。

    而想要找出线索,就只有从张劲强身上着手了。

    毕竟汉叔一个鳏居的老人,几十岁了一直平平安安,直到昨天找了张劲强,让他来自己家一趟之后,就惹来了脏东西的谋害。

    显然,这个脏东西和张劲强有着某些关联。

    不过,这个脏东西,不去伤害张劲强,反而伤害他身边的人,到底是为什么呢?

    应泽想不明白这一点,准备回去之后请教一下风叔。

    让人把尸体送到法医科,然后通知家属到法医科领取尸体后,他便和金麦基返回了警署。

    在回去的路上,他开始思考起如何和张劲强接触。毕竟他现在的身份是一名警察,直接跑去和一个普通市民说你遇上鬼了,不符合他的身份。

    刚刚又把汉叔的案子以意外结案了,也就失去了一个可以和他接触的理由。

    “泽仔,你听说了吗?”

    车子开在路上没多久,金麦基忽然对应泽说道。

    “听说什么?”

    一听到这熟悉的开场白,应泽就知道金麦基又有什么消息要爆料了,真不知道他哪来的这么多小道消息。

    金麦基道:“刚刚死掉的那个保安大爷,他的一个同事在两天前才刚刚下葬。听说是被狗骨头噎死的。”

    “这种事情你也知道,你也太八卦了吧!”

    狗骨头噎死人这种事,都不会出动他们警方,死者通常直接送到医院的太平间的,对于这样的事情金麦基都能得到消息,应泽真的是相当意外。

    “狗骨头噎死人这种小事我当然不会去打听啦,但是被狗骨头噎住的人,在动手术的时候直接从手术台上起来这么离奇的事情,自然要去了解一下啦!”

    “在手术台上起来?怎么可能,不是打了麻药吗?”

    “所以才离奇啊,听说进行那场手术的医生和护士都被吓到了,病了好几天呢!”

    “这事你怎么知道?”

    “哦,前两天陪简静美去医院的时候听到的。”

    “陪简静美去医院?”

    应泽闻言,顿时一愣,然后用看人渣一样的眼神盯着金麦基,看得他一阵发毛。

    “扑街,你那什么眼神啊,我们是纯洁的,我只是陪她去打吊针而已!”

    金麦基注意到了应泽的眼神,眼珠子一转,顿时明白了应泽的意思,连忙为自己辩解道。

    “算你说得过去,不过你小子注意点,人小姑娘才十七岁呢!”

    应泽相信了金麦基的话,毕竟他虽然不是很靠谱,但是还算正直,这种事情不会乱开玩笑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