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片里的警察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岛国之行(上)
    半个小时后,带着从胡信那里得来的消息,应泽离开了署长办公室。

    走出署长办公室的他心情有些郁闷,不为别的,就是因为胡信告诉他的内部消息。

    这一次,他们去膏药国要押解回来的是一伙悍匪中的一个。

    这伙悍匪一共有四个人,都是来自安南的华裔,曾经参加过当年的那场战役,是霉国人的炮火中活下来的幸运儿。

    这伙人在参加完那场战役后,就偷渡来到了港岛,多次在港岛犯下大案,抢劫、****、杀人、放火,总之就没干过好事。

    来到港岛短短几年,已经连续犯下数桩大案,在港岛的通缉犯中也算是有名有姓了。这次在膏药国被抓住的就是他们中的一个。

    听说,他是在红灯区被抓住的,被抓的时候,还趴在一个小姐的身上,真是应了那句老话,色字头上一把刀啊!

    因为膏药国和腐国之间有着引渡条例,再加上此时的港岛已经属于腐国管辖,所以,这个被抓了的倒霉鬼要被带回港岛接受审讯。

    因此,港岛警方在和膏药国的警视厅协商之后,决定派出两名警务人员前往押解匪徒。

    其中一个人选选定在已经是总督察的周沛,毕竟要和膏药国的警视厅打交道,派出的人职位太低也不好意思。

    因此,级别正好位于中间,不上不下的总督察成了最合适的人选。

    至于另外一个人选,应泽有幸在洪飞鸿的推荐下入围,又因为他会膏药国语这点,有了一个加分项。

    在周沛得知同行的人选中有应泽之后,因为周时劲的关照,加上他平时对杨丽青也不错,让他觉得应泽是个不错的小伙子,于是便敲定了他。

    以上,就是应泽从胡信那里听来的内幕。

    而之所以让应泽不爽的地方主要有两点。

    第一是周沛不但不会膏药国语,就连腐国语也不咋滴,所以他必须跟在周沛身边,寸步不离。

    这让应泽打算带上祖儿一起去膏药国过二人世界的想法落了空。

    第二是这次押送的倒霉蛋实在是太重要,所以,他们去膏药国的时间被规划的死死的,想忙里偷闲也不行。

    所以,这一趟公费出国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美好。这个消息直接让应泽打消了带上祖儿一起的念头。

    本来他还觉得自己虽然不能陪祖儿去过二人世界,但是让她一起跟去,在应泽工作的时候自己去血拼一下也不错。

    可惜,因为时间太紧凑,他们在膏药国停留的时间还不超过半天,总不能应泽自己回来,却让祖儿一个人在膏药国待上几天吧!

    考虑到种种因素,应泽实在是没这胆子。

    回家和祖儿说了这事后,祖儿也挺遗憾的,应泽早就帮她办了护照,可惜,因为应泽一直没有太长的假期,所以到现在都没用到过。

    这次错过了,恐怕得等到两人度蜜月的时候才有机会使用了。

    在祖儿的帮忙下,应泽很快整理好了行李。

    说是行李,其实也没啥东西可以带的,按照应泽的意思,他都想空手上飞机了。

    不过祖儿还是帮他收拾了两件衣服,以及洗漱用品,担心万一要在膏药国过夜的话,可以不用用到酒店的东西。

    既然不能陪祖儿去膏药国逛逛,应泽干脆直接翘班,陪祖儿逛街去了,反正胡信已经说了,他今天可以在家做准备,不回去也没关系。

    今天一天下来,应泽都和祖儿在一起,度过了一个久违了的二人世界。然后,第二天一早,应泽便赶到了湾仔警署,等待着和他一起去膏药国的周沛总督察。

    当见到周沛的时候,他那熟悉的脸顿时让应泽明白为什么周时劲还有个大哥了,因为现实中他们也是兄弟俩。

    周时劲已经三十多岁了,眼前的周沛比周时劲还要大上几岁,应该在四十上下。

    说实话,论年纪,这两人比应泽他爸也小不了几岁,管他们叫叔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不过,应泽已经管周时劲叫哥了,管周沛叫叔也不像话,所以当他向周沛打招呼的时候,只听他说道:“周沛大哥,你好,我就是应泽,这次由我和你一起去膏药国押解嫌犯。”

    周沛看着应泽,并没有说话,伸手和他握了握之后,就盯着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看的应泽有些不自在,总觉得他的眼神怪怪的。

    随后,就只听到他喃喃自语道:“果然一表人才,难怪青青总是在家里提起。”

    周沛自以为声音很低,然而,他万万没想到应泽的听力早就经历过强化,他的自言自语一字不落的落在了应泽的耳中。

    听到周沛的话后,应泽总算明白,为什么周沛一开始看他的眼神那么古怪了,敢情是把他当外甥女婿看了。

    “走吧,泽仔,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哦,对了,我的年纪都差不多可以当你爸爸了,叫声叔叔吧!我听说,你的父亲也是警察……”

    周沛当然不知道应泽已经听到了他说的话,自语完毕,他便笑着和应泽拉起了家常。

    不管怎么说,周沛都是长辈,而且也算是他的上司,上司发话,应泽也不好反驳,顺着他的意思叫了一声周叔,有一句,没一句的回应起他的话,一时间倒也相谈甚欢。

    大约九点钟,应泽和周沛便到达了机场,等待着飞机到来。

    等待的时间总是很难熬,不过按照时间来算,他们只需要等待半个小时就差不多了,九点半他们就是他们登机的时间。

    然而,这年头的飞机就和女人的亲戚一样,从来没有准时过,等了十分钟后,他们就听到广播里播放着飞机晚点的通知。

    这一晚,就晚了两个小时。一直到十一点半,他们才坐上了飞往东京的飞机。

    说起来,这还是应泽第一次坐飞机,以往只是在网络上当个云乘客而已。然而,对于这次飞往东京,应泽并不是很期待,相反,更多的是担心。

    因为他到现在都还记得,三个月前的那天,他吐的差点没虚脱的事,那是一生的阴影。

    虽然他不晕车,但是晕船,所以,他说不定也会晕机,一想到如果晕机的话,就要承受将近三到五小时的痛苦,时间至少是上次晕船的三倍以上,应泽觉得现在就有些晕了。

    然而,他也没有什么办法,虽然他为了以防万一带了晕机药,但是他更希望自己能够不晕机,所以此时的他也只有为自己祈祷了。

    因为飞机晚点的缘故,登机的流程也加快了很多,也没有人因为飞机晚点闹事,很快,应泽和周沛就上了飞机。

    飞机里的布置和电视电影里看到的一样,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这是一架隶属于膏药国的飞机,此时,在机舱内走动的除了刚上飞机的乘客外,就只有安排乘客入座的空乘小姐姐了。

    还别说,这些空乘小姐姐长得都挺不错的,倒是让应泽在即将面临晕机的痛苦之前,有了些许安慰。

    不过,很可惜,应泽他们坐的是经济舱,如果没人呼叫,根本看不到乘务员小姐姐,不像头等舱,乘务员小姐姐会是不是的来转悠一下。

    伴随着乘客一个个的入座,机舱里很快坐满了人。随后,舱门关闭,乘务员小姐姐在广播里播报航班信息。

    又过了十来分钟,飞机动了,一阵颠簸之后,应泽感觉自己在往后靠,显然,飞机此时正在上升。

    应泽感觉有些不舒服了,看样子,他真的有些晕机。

    又过了一段时间后,飞机渐渐平稳,往后靠的感觉基本消失,已经有些乘客离开位置做些其它事情了。

    不过,应泽依旧躺在靠背上闭着眼睛没有任何动静。这是他从金麦基那里听来的,说是这样可以缓解恶心的感觉。

    还别说,似乎有点用处,最初那种恶心反胃的感觉开始渐渐地消退。

    又过了半个小时,应泽总算是缓了过来,此时的他已经不觉得恶心了,反而觉得有些饿。

    不过,这也没办法,首先他本身饭量就大,早上七点吃的早饭,本以为九点半能够上飞机,然后就有飞机餐吃。

    可是万万没想到飞机晚点,十一点才到机场,登机起飞,一套流程下来,现在已经快要一点了。

    在机场的时候,怕错过飞机,应泽和周沛两人都只啃了块面包而已,能扛到现在已经很耐饿了。

    好在有周沛这个老司机,此时还在飞机上的用餐时间内,有了他的指点后,应泽也没含糊直接叫了两份飞机餐。

    因为他听说飞机餐分量很少,怕一份下去完全没感觉。

    吃完飞机餐后,应泽回味了一下,说不上难吃,但是也算不上好吃,只是说用来填饱肚子是够了。

    在这个没有手机,没有网络的年代,坐飞机其实挺无聊的,应泽吃完之后,和周沛聊了聊到了东京之后该怎么行动后,便开始闭目养神。

    睡觉的时候,时间过得很快,当应泽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察觉到飞机再次开始抖动的时候,紧接着,飞机一阵震动,然后缓缓的停了下来。

    经过四个小时的飞行,他们终于抵达了这次的目的地——东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