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片里的警察 > 第二百零五章 奇怪的雷蒙
    时光荏苒,又到了交,呸,上班的时间。

    应泽打着哈欠走进了警署。他昨天晚上忙活到了两点才回家,所以看起来很疲惫的样子。

    然而,虽然两点才回家睡觉,但是应泽其实一点也不困,这都是他装出来的。

    在七号警署待了这么久,他早就摸清楚署长胡信的脾气了。

    他总喜欢抓着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不放,很爱斤斤计较,所以为了防止被他念叨,应泽故意打着哈欠装困,让他认为应泽昨晚上加班的时候没有偷懒。

    这还是应泽从警署的前辈那里学来的,他们应付胡信可是一套接一套,都不带重样的。

    然而,即便如此,应泽依旧没有逃过胡信的训导,一大早又被叫道他的办公室去了。

    至于原因嘛,当然是因为雷蒙的挖墙角啦!

    对于这事,应泽真的是很无语。

    你说这个雷蒙,堂堂西九龙总区警署署长,挖墙角只不过一纸调令的事,偏偏还要做好人,结果把锅甩到他身上了,搞的胡信现在每天都要把他找来关爱一番,应泽都快被烦死了。

    偏偏胡信对他还不错,不但关怀备至,而且还用了分区署长的特权,推荐应泽去考见习督察的升级试。

    这么一来,应泽可以说承了他很大的一个人情了。

    毕竟应泽入行满打满算也才一年多,论资排辈怎么也轮不到他。现在他却即将连升三级,这升职速度简直就是坐火箭啊!

    这么大的人情,应泽就算是想跳槽去西九龙总区也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至于胡信对他的日常洗脑,就更不好意思拒绝了。

    看着已经年近花甲的胡信,应泽也做了个决定,那就是在胡信退休之前,他不打算调去其它警署了。

    毕竟他老人家在这个位置上也待不了几年了,何必惹一个老人家生气呢!

    打定了主意后,应泽也就推辞了雷蒙的好意,不过,他也没把话说绝,只是隐晦的表达了一下胡信推荐他去考升级试的事。

    雷蒙多精明的一个人啊,闻言立马就知道了其中猫腻,然后就是一阵感慨,表示他没有胡信那么有魄力!

    不过,即便如此,他也没放弃,明里暗里总是让陈家驹、周时劲时不时的来找应泽吹吹风,想要把应泽拉到他的派系。

    这不,早上刚接受完胡信的关爱,下班的时候就又撞到陈家驹来堵门了。

    看他一脸无奈的样子,显然又是被雷蒙联合骠叔给忽悠来的。

    “家驹哥,看你又苦着一张脸的样子,是被骠叔坑了,还是阿美又和你闹别扭啊?”

    看到陈家驹苦着一张脸,应泽顿时打趣道。

    陈家驹翻了个白眼道:“你小子,长能耐了啊,每次都没好话,就盼着我出事是吧!”

    “哪能啊!谁让你这张脸藏不住事呢!啥都写脸上了!今天这么有空来找我,不用说,肯定是和美玉姐闹别扭了!”

    应泽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说道,颇有名侦探的意味。

    “少来,我和阿美好着呢,她只不过是飞马来西亚去了而已。”

    陈家驹解释道。

    应泽道:“哦,那一定是骠叔他们又忽悠你来找我交流感情了,是吧?”

    “这些事咱留着等下再说,先找个地方喝一杯!”

    陈家驹没有和应泽继续讨论这个问题的意思,拉着应泽上了他的车,然后离开了警署。

    二十分钟后,他们来到了他们常去的一家大排档。

    这家大排档物美价廉,味道连应泽怎么挑剔的人也觉得不错的,所以成了他们交流感情的据点。

    “咋回事啊,神神秘秘的?”

    应泽觉得陈家驹有些不对劲,毕竟,在他的印象中,陈家驹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可今天却总给他一种小心翼翼地感觉。

    所以,点完菜之后,应泽就追问了起来。

    陈家驹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拿起桌上的一瓶啤酒,吨吨吨的往嘴里倒,一次就干掉了一瓶。

    然后,他才开口说道:“我觉得署长最近有些不对劲!”

    “署长,你是说……”

    应泽并没有把那个名字说出来,不过陈家驹已经很配合的点了点头,证实了应泽的猜测。

    应泽顿时一阵奇怪,他前两天才刚见过雷蒙,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他不明白为什么陈家驹会突然这么说。

    陈家驹没有拖延,直接开口说道:“大概是昨天吧!我一不小心砸了一个条街。”

    “啥,你又砸了一条街!”

    “这不是追犯人嘛!”

    “我的大哥诶,你可是重案组组长了,咋啥是都还自己上啊!”

    “我这不是,等等,这事不重要,你要不要听我说了!”

    “请继续你的发言!”

    “是这样的,我不小心又(我为什么要说又)砸了一条街,原本以为署长会臭骂我一顿,可是他却一反常态,啥也没说就让我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陈家驹说道着,眉头都皱到一起去了。

    “说不定是他已经习惯了呢,毕竟你也不是第一次了!”

    应泽想都不想地说道。

    走到哪里,砸到哪里,这不就是陈家驹的特性嘛!

    面对应泽的调笑,陈家驹一反常态的没有尴尬,而是说道:

    “不,不是你说的那样,这几天,署长他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以往他总是和骠叔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可是这几天,他连骠叔都爱答不理的,和以前完全是两个人,要不是他的样子没变,我都怀疑他是不是被人掉包了。”

    陈家驹说道着,脸色都凝重了起来。

    应泽闻言,也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了。陈家驹虽然直了一点,但是不代表他傻,他的警觉性还是很高的,或许雷蒙身上真的出问题了也说不定。

    不过,雷蒙一个总区署长身上会出什么问题呢?

    难不成就像陈家驹怀疑的那样,被人掉包了吗?

    要是在现实中,应泽肯定不会这样想,毕竟世界上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就算真的有,也不是那么好找的。

    可是,这是电影的世界,而且还是港片,撞脸怪什么的,简直不要太多。

    虽然应泽曾经有过正派反派不会撞脸的推测,但是如果冒名顶替的人原来只是个普通人的话,说不定真有撞脸的可能。

    再者说,一开始只是普通人,被反派发现之后吸纳然后再变成反派,这样的剧情,在电影里也是很常见的。

    应泽觉得,有必要去雷蒙家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毕竟,等胡信退休之后,他还打算抱上雷蒙这根大粗腿的,要是雷蒙真的出问题了,那他岂不是少了跟可以抱的大腿,这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

    想到这,应泽沉默了,陈家驹也没有再出声,他知道应泽需要点时间消化一下。

    就在两人沉默的时候,菜上来了,应泽和陈家驹两人没有再继续这个沉重的话题,一边喝酒,一边吹起牛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