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片里的警察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又有灵异事件
    当姚琼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康森贵也已经恢复了过来。

    有着超能力傍身的康森贵勉强恢复能力还算不错,勉强能算个肉盾。

    恢复过来之后,他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在客厅里坐了下来,正在和应泽进行深入的交流。

    说是交流,主要就是康森贵在问,应泽在回答,说的就是今天的这事。

    康森贵有着超能力,面对脏东西的时候战斗力也不弱,倒是一个不错的助力,是以,应泽把他知道的都告诉了康森贵。

    “没想到还有这种事情,难怪我总是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

    听完应泽的讲述,康森贵若有所思地说道。听他的语气,似乎也遇到过不同寻常的事情。

    不过,应泽并没有和他继续深聊的意思,因为此时姚琼已经换好衣服出来了。

    拜托康森贵多注意一下自己周围有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之后,应泽便载着红着脸的姚琼前往医院。

    当他们赶到医院,双双昏迷的雷蒙夫妇已经醒了,正和医生交流他们的身体状况。

    “医生,我姐姐姐夫怎么样?”

    一下车,姚琼就一脸焦急地地往病房跑去。

    “咦,姐姐姐夫,你们醒了!”

    她一边喊着,一边冲进了病房,这时,她惊奇的发现,原本以为还在昏迷中的雷蒙夫妇已经醒了。

    “小琼,你怎么来了?”

    姚玉看着突然出现的姚琼,顿时撇下了一旁的医生,惊讶地向姚琼问道。

    “是阿泽哥哥送我来的。”

    姚琼扭头看了门口一眼,然后红着脸和姚玉说道。姚玉见状,没有说话,一双美眸意味深长的在应泽和姚琼身上来回移动。

    跟在姚琼后面走进病房的应泽感受到了姚玉玩味的目光,连忙装作看不见,径直走到雷蒙的床边关心起他的身体情况。

    “是你啊,泽仔!没想到你会是第一个来看我的!”

    雷蒙看着应泽,笑着说道。

    应泽也笑着说道:“雷sir,好好的怎么就晕倒了呢?要注意身体啊!”

    “呵呵,年纪大了,差不多也该退休了。”

    雷蒙没有解释,事实上也没什么好解释的,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乎随口编了个理由。

    应泽闻言,知道雷蒙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于是也没有向雷蒙道明原因,又问候了他几句之后,便告辞离去。

    待应泽走后,雷蒙和姚玉又询问起姚琼来,在他们看到姚琼身上穿的是便服而不是校服,便知道姚琼是从家里过来的。

    他们的家在港岛区,而医院在西九龙,所以应泽不可能是顺路去接的姚琼,而是从他们家里接了姚琼之后送到医院的。

    家里不是没有司机,为什么偏偏要应泽去接呢?

    显然,在他们出事之前,应泽就已经在他们家了。想到着,雷蒙夫妇看姚琼的目光就有些不对劲了。

    姚琼被他们看的有些头皮发麻,面对一个警署署长和一个企业高管,她就算多几张嘴也说不明白。

    不过,好在她还记得应泽叮嘱过的话,这里人多眼杂,不适合深入交流,于是并没有把家里发生的事情说出来。

    雷蒙和姚玉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所以并没有在医院多待,当晚就离开医院回家了。

    翌日。

    雷蒙早早地来到了警署,看到已经在他办公室外等着的应泽,他并没有意外,昨天在医院的时候,应泽就已经暗示过他今天会来找他了。

    所以,看到应泽之后,他没有任何迟疑,打开自己的办公室的门后,带头走了进去。

    应泽也连忙跟了进去,关于昨天的事情,他需要好好和雷蒙唠叨唠叨。

    …………………………

    一个小时后,应泽笑着离开了雷蒙的办公室。

    昨天的事情他很快就和雷蒙复述了一遍,雷蒙一开始异常的惊讶,随后便是愤怒。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差点命丧黄泉居然是因为警署里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而且这个小角色还差点把港岛都给颠覆了。

    雷蒙异常的愤怒,足足在办公室里和他发了一个小时的牢骚,显然,他这个位置也坐得不轻松。

    不过不要紧,他手底下有着一堆得力干将,可以帮他解决任何事情,他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不要在将来站错位。

    而根据应泽曾经看过的电影来看,雷蒙显然和北边的联络很频繁,站错位这种事显然不会发生在雷蒙身上,照这样看来,站错位显然是不可能的,雷蒙上位是迟早的事。

    所以,在听雷蒙发完牢骚之后,应泽便径直离开了西九龙总区警署。后面的事情自有雷蒙去操心,他就没必要多管闲事了。

    临走的时候,应泽也没忘和陈家驹打声招呼,毕竟这是还是他告诉自己的,现在事情解决了,和他说一声,好让他安心。

    “咦,奇了怪了,怎么来了总区警署好几次,都没有看到阿杰啊?”

    在和陈家驹聊了一会之后,重案组的人陆陆续续的来了,当办公室都坐满的时候,应泽看着唯一一个空着的位置,奇怪的询问陈家驹道。

    “阿杰啊,他前两天借调到反黑组去了,听说有机密任务需要他去执行,是骠叔安排的,顾及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陈家驹也看了一眼宋子杰那空着的位置,顺口就说出了原因。

    这也就是陈家驹,他这个骠叔的亲儿子,才能会知道这种机密。不然这种问题,换其它人根本回答不上来。

    “啥,骠叔调阿杰去执行秘密任务,咋的,大哥,骠叔嫌弃你了?以前这种事不都是你去的嘛?”

    作为骠叔的亲儿子,这种立功的机会居然落到了别人的头上,这显然有些不正常,所以,应泽异常震惊地看着陈家驹说道。

    “胡说八道什么啊,骠叔找阿杰去,是因为他曾经跟过谭成的伪钞集团的案子,最近市面上又有大量伪钞出现,怀疑曾经的伪钞集体死灰复燃,所以让有过经验的阿杰去帮忙!”

    陈家驹悄悄地在应泽耳边说道。

    这种机密,本来是不能外传的,不过陈家驹相信应泽不是多嘴的人,所以才会告诉他。

    应泽闻言,顿时一愣,这案子怎么听着有些耳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