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片里的警察 > 第二百二十八章 路遇抢劫
    离开了陈大雄家,应泽嘴角不由得翘了起来。

    收获了未来的首席大法官的友谊,这对应泽来说,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尤其是对应泽日后要做的事情来说,这绝对是一大助力。

    当然啦,此时的陈大雄和日后的余铁雄大法官还有着巨大的差距,不过,应泽相信,经过他的改造,绝对能够让陈大雄一飞冲天。

    搞定了陈大雄的事情,应泽便驱车返回了警署。

    此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应泽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在外面忙活了将近一天。

    不过,好在他够机灵。

    早在陈大雄向他诉苦的时候,应泽便偷空给金麦基去了一个电话,让他按照他准备的剧本,对那几个欺负陈大雄的小子和他们的家长进行了深刻的教育。

    相信经过教育,他们的家长一定会意识到孩子之所以会犯错,绝对是因为作业太少,吃的太饱的缘故。

    然后,在给家长们灌输一下想要孩子有出息,就应该多做作业多读书的思想。这样一来,应泽为他们精心准备的港版“五三”就派上用场了,一定会让他们感受到来自学长的“关爱”。

    回到警署,应泽第一时间找谢玲汇报了工作。

    对于这种小案子,谢玲并没有详细过问的意思,事实上,往常这种案子根本不会交到重案组来,之所以会让应泽去办,完全是因为他曾经处理过很多类似的案子,经验丰富而已。

    在应泽汇报完工作之后,谢玲向应泽发出了一起共进晚餐的邀请。

    谢玲的邀请让应泽有些纠结。

    一来,谢玲长得并不算差,面对这样的一个美人,要说应泽不动心肯定是假的。

    二来,谢玲的父亲是律政司的司长,是港岛四大巨头之一,而且还是个女儿控,这让应泽更加不好拒绝谢玲了。

    看着谢玲柔情似水的目光,应泽在心中暗自长叹一声,点头答应了。

    因为最近都没有什么大案子发生,所以,当到了下午六点的时候,警署除了需要留下值班的人外,都准时下了班。

    当应泽离开警署的之后,便驱车前往谢玲早就和他说好的餐厅。

    两人约好的餐厅是最近新开的一家经营圣母国菜的餐厅,以安静优美的环境氛围闻名,很适合男女约会。

    因为谢玲早已经订好了位置,应泽来到餐厅之后,便有人引导他来到了属于他们的餐位。

    此时谢玲还没有来,早走一步的她似乎要先回家一趟,是以,应泽叫了杯水之后,静静地等待着谢玲的到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到了晚上七点,一个俏丽的身影走进了餐厅。

    一双美眸在餐厅里扫视了一眼,随后,她迈着优雅的步伐款步向应泽所在的位置走来。

    应泽也注意到了这个走向他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姗姗来迟的谢玲。

    看到谢玲的瞬间,应泽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和平时一身警服不同,今晚的谢玲应该是有精心打扮过,她身穿一身黑色真丝连衣裙,裙子的腰部和背部都有着黑色蕾丝制成的装饰,右肩部位有着一青一篮两朵绢花。

    这些简单的装饰让这条原本很朴素的裙子瞬间变的雅致了起来。

    谢玲往常总是披散着自己那如瀑的长发,而今晚,她却用一条黑色的发带扎成了丸子头,黑发和黑色发带相辅相成,宛若一朵黑色的玫瑰顶在她的头上。

    手上带着一对黑色蕾丝手套,脚上是一双黑色的高跟鞋,裙摆下的双腿并没有穿丝袜,光洁的大长腿展露无遗。

    精致的妆容配上精心挑选的裙子,迎面走来的谢玲身上,一种优雅高贵的气息同样扑面而来,显得格外的惊艳。

    这是一个惊艳了时光的女人,想必现实中也是B站诸多阿婆主的素材之一吧!

    “请坐!”

    款款而来的谢玲来到餐位边上后,应泽非常绅士的为她拉开了椅子,然后伸手示意她可以坐下了。

    谢玲冲着应泽微微一笑,托着裙摆缓缓坐下,然后将手中拿着的黑色皮包放在了旁边的椅子上,一双美眸一直看着应泽,没有离开过。

    “吃点什么?”

    应泽拿起桌上的菜单递给了谢玲,示意她挑选菜品。

    虽然是谢玲邀请他吃饭,但是,应泽也不傻,这种时候,肯定是以女人的意见为主的。

    谢玲倒是没想那么多,她以为应泽是看不懂菜单上的圣母国文字,毕竟相较于腐国文,圣母国文字还是挺小众的一个语种。

    不过,她并没有伸手去接菜单,而是直接叫来了服务员,然后报出了一连串的菜名,然后便示意服务员去下单。

    “玲姐,你似乎对这里很熟悉啊,经常来吗?”

    应泽看她一副很熟练的样子,下意识地问道。

    谢玲笑了笑,说道:“小时候我经常跟爸妈去欧罗巴旅行,去的最多的就是圣母国,所以对圣母国比较了解。”

    “原来是这样,圣母国好玩吗?”

    应泽顺着谢玲的话茬随口问道。

    “也就那样,说是到处充满了浪漫气息,可是我又没有男朋友,也感受不到啊!不过圣母国的菜倒还不错,至少每次去我都会长胖。”

    谢玲说道。

    应泽上下打量了一番谢玲,笑道:“玲姐,你对长胖是不是有什么误解啊?”

    “贫嘴!”

    谢玲风情万种地白了一眼应泽,娇嗔道。

    “玲姐你说你总是会长胖,那圣母国菜应该很好吃吧!”

    面对谢玲的风情万种,应泽的小心脏很没出息的噗通噗通狂跳,为了掩饰自己还是菜鸡的事实,应泽连忙转移话题。

    只不过,他的这个话题转移的颇为生硬。

    然而,情人眼里出西施,即便应泽如此生硬的转移话题,谢玲也没有任何嫌弃,直接接过话茬说道:

    “只能说还不错,圣母国菜重点在精致,真要论菜品的丰富性,和咱们中国差远了。”

    虽然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港岛人,但是谢玲并没有崇洋媚外的想法,甚至连此时港岛的宗主国腐国也不是很在意,反而将自己和中国放在一起,这让应泽对她的好感度飙升。

    众所周知,西餐是出了名的墨迹,而在西餐之中,墨迹程度又以圣母国菜为最,足足半个小时之后,第一道菜才上来。

    这是一道火腿蔬菜沙拉,第一道上的是冷盘开胃菜,是圣母国菜的传统上菜顺序。

    “尝尝看!”

    谢玲说着,拿起了手边的叉子,叉起一小口送入嘴中,然后咀嚼了起来。伴随着咀嚼,她红润的双唇微微蠕动,显得格外诱人。

    谢玲吃的很优雅,一小盘沙拉愣是吃了十分钟,相比之下,三口就将盘子里的两片火腿和各种菜叶一扫而空的应泽简直粗鲁的要命。

    不过,在谢玲的眼中,应泽这番粗鲁的行为却显得那么真实,倍现男儿本色。

    当两人都吃完第一道菜之后,第二道菜菜姗姗来迟。

    这次上来的是一道汤,圣母国洋葱汤,是圣母国菜里一道极为经典的菜品,因为口味适合普罗大众,所以流传的极为广泛。

    晚餐的主菜是牛排,按照法国菜红酒配红肉的基操,谢玲点了一瓶红酒配菜。两人就这么一边聊天,一边喝酒,一边等待新菜。

    因为圣母国菜上菜出了名的慢,所以,这一顿饭足足吃了两个多小时。当应泽搀扶着谢玲走出餐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谢玲今晚似乎很高兴,那瓶红酒有大半瓶是进入了她的肚子,因此,她已经有些微醺,整个人都靠在了应泽身上。

    为了今晚的约会,谢玲打扮的异常靓丽,而靓丽的衣物通常即为纤薄,是以,搀扶着她的应泽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她身上传来的温暖和丰腴。

    “玲姐,我送你回家!”

    车子停在了附近的停车场,从餐厅走过去需要一点时间,应泽便揽住了谢玲的要,让她整个人都贴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搀扶着她走向停车场。

    就在两人走向停车场的时候,不远处的一条小巷子中,几个穿得异常前卫的古惑仔正对着他们指指点点。

    一番交流之后,一个头发染得金黄的古惑仔走出了巷子,快步往应泽和谢玲的方向走去。

    因为搀扶着谢玲,所以应泽走的并不快,很快,那个古惑仔便靠近了两人,并即将超越过去。

    也就是在这个古惑仔和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忽然暴起,一把抓住了应泽左手上帮谢玲拿着的皮包,然后用力想夺过来。

    与此同时,他的脚下也开始发力,打算往他走过来的方向逃跑。

    这个古惑仔将一切都算计得很好,一男一女一起走在路上,女人已经醉了,为了扶住女人,男的肯定把注意力都放在女人身上,这个时候抢包,可以说一抢一个准。

    而且,在包被抢之后,醉酒的女人还会成为累赘,托住男人的脚步,使得抢包的人可以轻松摆脱失主的追击。

    可以说,一切都非常的完美。

    然而,这一切都建立在被抢的人只是普通人的基础上,这个抢包的古惑仔万万没想到,他挑选的对象是多么的恐怖。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黑手,应泽反应异常的迅速,在这个古惑仔抓住他手中的包的瞬间,他便攥紧了手中的皮包。

    紧接着,他的手上一用力,直接把想要把包往自己身边拽的古惑仔拽了一个趔趄。

    然后,不等他反应过来,应泽的拳头已经在他眼前放大,眨眼间就和他的脸进行了亲密的接触。

    KO!

    挨了应泽一拳头,古惑仔直接就晕了过去,然后软到在地上。

    应泽顺手一捞,将正在往地上掉的包捞回到了手中,然后看向了似乎清醒过来的谢玲。

    整个人都挂在应泽身上的谢玲扶着自己的额头,抬眼看了看周围,询问应泽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应泽随口回应道:“没什么,遇到一个不长眼镜的小毛贼而已。倒是你,没关系吧?头还晕吗?”

    “你在关心我啊?”

    谢玲并没有在意应泽口中的小毛贼,见识过应泽武力值的她完全相信应泽能够处理好一切,反倒是应泽的关心让她不禁心中一喜。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没有什么比来自喜欢的人的关心更能让她们在意的。

    是啊,再怎么说你也是我的上司,如果没保护好你的话,那我岂不是失职了。”

    面对谢玲灼热的目光,应泽不敢直视,转头避开了她的目光,然后说道。

    “只是因为我是你的上司?”

    谢玲没有放弃,已经无数次向应泽表露自己心意的她,此时迫切的想要知道一个答案。

    应泽闻言,下意识地便回应道:“只是……”

    话说到这里,戛然而止,不知道为什么刚刚明明很肯定的话,此时应泽却有些说不出口了。

    “难道我真的喜欢上了谢玲?”

    应泽心中暗道。

    “可是,我已经有祖儿了,怎么能够移情别恋呢?”

    就在这一瞬间,应泽的脑中开始进行激烈的自我拷问。

    然而,还不等她得出结果,谢玲的声音便打断了他发自内心的灵魂拷问。

    “送我回家吧!”

    或许是从应泽的戛然而止中看出了什么,谢玲甜美的一笑,然后说道,说完,她再一次将自己贴在了应泽身上。

    被打断了脑中的思绪,应泽也没有再思考下去的心思,或者说,他已经没有勇气再去想这件事了。

    拿出手机报了警,随后应泽从腰间摸出手铐,把这个自己送上门的倒霉的古惑仔铐在了路边的栏杆上。

    “我先扶你上车。”

    应泽对谢玲说了一声后,便打算先带她去车上,然后他自己再回来等附近警署的同僚来把人带回警署。

    “嗯!”

    谢玲点点头,没有反对,在应泽的搀扶之下来到了附近的停车场,坐进了自己的车的副驾驶。

    安顿好谢玲之后,应泽便回到路边,盯着那个不自量力的古惑仔,等待着附近警署的同僚到来。

    五六分钟后,一辆警车停在了应泽面前,然后从车上下来了两名军装警员,和他们说好明天去警署做一份笔录之后,应泽便回到了停车场,然后开车送谢玲回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