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片里的警察 > 第二百二十九章 韩琛
    “处理好了?”

    一回到车上,谢玲便开口询问道。

    应泽点点头道:“嗯,都处理好了,只要明天过去做份笔录就好了!”

    “这个古惑仔可真不走运,居然遇上了你。”

    谢玲侧过身子,靠在椅背上,眉目含春,柔情似水的看着应泽道。

    “不,他幸亏是遇上了我,让他轻轻松松的就晕过去了,这要是遇上家驹哥他们,一顿毒打肯定是免不了的。”

    面对谢玲的恭维,应泽不可置否地说道。

    谢玲闻言,沉默了片刻,随后笑道:“你说的很对,警队里能够像你这样轻松KO一个人的家伙还真不多。”

    这并不是谢玲在恭维应泽,也不是在贬低其他的警务人员,她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因为港岛警队的警务人员水平参差不齐。

    因为,大多数警务人员都来自于社会,在进行警校培训之前,他们大多没有任何的基础。

    虽然说港岛有着极为专业的警校,专门对这些预备役的学警和见习督察,进行针对性的训练,但是,这些训练当中,更主要还是培养学警的纪律性。

    更何况,在进入警校之后,学警们需要进行训练的项目多达十五项,但是,他们接受训练时间却只有短短的二十七周。

    刨除训练期间的假期,真正接受训练的时间不会超过半年。

    半年时间能干嘛?

    撇开应泽这个挂逼不谈,他那些常年习武的师兄弟光是打熬身体就需要数年的时间,掌握各种技击技巧也需要数年时间,一来一去,从小习武的他们在二三十岁的时候方能有所成就。

    而对于这些学警来说,他们要在半年内把自己的各个方面都提升到平均水准,然后通过各项考核才能成功毕业成为一名见习警员。

    相较之下,他们其实并不算厉害。

    毕竟格斗技巧等技能并不是那么容易掌握的。

    不然,像陈家驹那样的干探也不会是凤毛麟角了。

    当然,在警校里接受训练的不仅有学警,还有参加见习督察训练,毕业于高等学府的高材生。

    但是,即便是这些直接参加见习督察培训的高材生,也只有三十六周的培训时间,只比学警多了两个月而已。

    看似多了两个月,但是他们的训练课程比学警还要多一项,一共有十六项,三十六周的时间均摊在十六项训练项目上,在每个项目花费的时间比学警也多不了多少。

    是以,若非在进入警校之前就接受过专业的训练,这些警校出来的学警和见习督察的水平其实都差不多,也就比普通人好一点而已。

    因此,警队里的那些精英中,除非是真的天赋异禀的天才,不然绝大多数在加入警队之前就已经学了一身本事。

    而偌大的港岛警队,精英毕竟是少数。

    是以,大多数警务人员即便手中有枪,在面对一个长期混迹于街头的古惑仔的时候,谁输谁赢还真不一定。

    因此,在面对古惑仔的时候,普通警察肯定是全力出手的,而古惑仔面对警察有种天然的弱势,被揍的鼻青脸肿是必然的。

    再加上这个年代港岛警队的行事风格还依旧残留着多年前的风气,进了警局之后,一顿杀威棒亦是免不了的。

    相比之下,因为应泽向来不喜欢墨迹,而且实力强大,无一合之敌,遇上敌人都是直接放翻了事,这就让这个古惑仔直接少了一顿毒打。

    所以,两人都说这个古惑仔遇上应泽还真是走运。

    谢玲的酒似乎醒了不少,一路上都在和应泽聊天,二十分钟后,应泽将车子停在了她家楼下,然后把谢玲送上了楼。

    谢玲并没有和她的家人住在一起,这在港岛很是平常,大多港岛人只要有足够的经济能力,大多会在成年后搬出家。

    所以,在将谢玲送到她家门口后,谢玲对应泽提出了邀请,让他进屋喝杯咖啡。

    望着眉目含情的谢玲,应泽艰难地婉拒了她的邀请,然后逃也似的离开了谢玲住的大楼回到车上,迅速启动了车子,开车回家。

    从铜锣湾谢玲的住所回到自己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应泽打开房门后,惊讶的发现,祖儿居然趴在餐桌上睡着了,餐桌上摆满了一桌子的菜,显然祖儿很早就会来准备了。

    一瞬间,应泽的鼻子有些发酸。

    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在帮他打理公司的祖儿可谓是忙的天昏地暗,然而,即便如此,祖儿经常会挤出时间回家为他准备晚餐,这让应泽怎么能不感动呢?

    走到近前,应泽清楚地看到,祖儿因为衣着有些单薄,所以在睡梦中颤抖,应泽的心中更是不忍,于是伸手想要抱她回房。

    然而,就在他接触到祖儿的瞬间,她醒了,一双美眸悠悠地睁开,看到了站在她身旁的应泽。

    下一秒,祖儿脸上露出了一丝惊喜,从椅子上直接蹦了起来,抱住了应泽,叫道:“你回来了!”

    然而,这一丝惊喜并没有持续多久,祖儿的脸便瞬间皱了起来,似乎很难受的样子。

    应泽连忙问道:“你怎么了?”

    “麻了!”

    感受到祖儿抱住他的手似乎失去了力气,应泽立马明白了个中缘由,祖儿显然是趴着睡太久了,导致体内血液不流通,所以四肢发麻。

    应泽反手抱住祖儿,将她放回到椅子上,然后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身上,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回来的时间不确定,干嘛不早点休息呢?”

    坐回到椅子上的祖儿嘴里嘶嘶的直吸凉气,似乎想借此缓解身上的麻木感。

    而在听到应泽充满关爱的责备之后,她立马小嘴一撅,说道:“人家想给你一个惊喜嘛!”

    “惊喜?”

    应泽有些诧异,这不过年不过节的,好端端地为什么要给他惊喜呢?

    祖儿见应泽一脸茫然的样子,娇哼一声,道:“我就知道你忘了,一年前的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说完,祖儿把头扭到一边,不在理会应泽。

    尴尬!

    此刻,应泽的心里充满了大写的尴尬。

    不仅如此,他还有些没来由的心虚,连忙坐到祖儿身边,哄起了一脸我不高兴了,快来哄我的样子的祖儿。

    “我这不是忙吗,别生气了,大不了,我把这些菜全部吃光,绝对不会浪费你的手艺的!”

    说完,应泽伸手抓起一只鸡腿就往嘴里塞。

    “等等,菜凉了,我去热一热!”

    看到应泽一脸讨好的样子,祖儿连忙抢过他手里的鸡腿,放回盘子里,然后一手一个盘子走进了厨房。

    看着在厨房忙碌的祖儿,应泽不禁感叹:这个年代的女生真是太好哄了,哪像后世那些,动不动就我和你妈掉水里了你救谁。

    祖儿忙碌的身影让应泽目不转睛,脑中也是思绪万千,最后,他的脑中的画面定格在了祖儿和谢玲身上,不断的来回闪烁。

    这时,他不禁扪心自问道:“我是不是太渣了?”

    问题刚问完,应泽又立刻反驳道:“不,我只是犯了每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而已!”

    刚说完,他又意识到不对劲,暗道:“不对不对,不能怎么说,我可什么都没干,我还是处男呢!”

    想到这,应泽瞬间释然了,毕竟他纯洁得就像一张白纸一样。

    半个小时后,放下了心里一块大石的应泽将一桌子的菜一扫而空,然后抱着祖儿进入了梦乡。

    翌日。

    应泽来到了尖沙咀警署,为昨晚的事情做笔录。

    都是自己人,流程什么的都很熟悉,所以,这份有关昨晚的抢劫案的笔录很快就完成了,在尖沙咀警署同事的欢送下,应泽起身准备离去。

    就在这时,尖沙咀刑事组的办公室门口出现了一个矮矮胖胖的男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