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片里的警察 > 第三百三十四章 猛鬼差馆(二)
    “呵呵,呵呵呵呵……”

    吐槽了一番自己的顶头上司,美丽显得异常的嗨皮,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胡信从应泽和金麦基的身边走过,冷着一张脸走到了美丽身边。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强大的气场,围在美丽身边的几个反黑组同事发现了突然出现的胡信,连忙说着局长好,然后迅速闪人。

    只有美丽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吐槽已经被正主发现了,还在咯咯笑个不停。

    不过,身边的人忽然走开,也让美丽有些奇怪,一边笑着,一边扭头想看看其他人搞什么鬼,然后,她的笑声便戛然而止了。

    “对不起,局长!”

    美丽吐了吐舌头,低眉顺目的道歉道,说完,不等胡信有所反应,立马夹着尾巴逃走了。

    “哼,一帮小兔崽子,就知道在背后说我坏话。”

    胡信扶了扶自己的眼镜,一双小眼睛瞪了四散而逃的几人一眼,看向了警署外面。

    都说有人在背后说自己坏话的时候,耳朵会变的特别的灵,胡信就处于这种状态,所以,美丽说外面有个和尚这话自然也落到了他耳中。

    赶跑了美丽等人,他也对外面的和尚产生了好奇,遂看向了警署外面。

    果然,警署外面站着一个穿着黄色僧袍的光头男子,显然就是美丽口中的和尚。

    只见他背着一个包裹,撑着一把蓝色伞面的油纸伞,胸前挂着一串佛珠,慈眉善目,颇有些得道高僧的样子。

    盯着这个光头僧人看了几秒,胡信的脑中忽然浮现出了一张熟悉的面孔,渐渐地和眼前的这个僧人重合了起来。

    “咦,你不是三九二十七吗?”

    胡信惊讶地说道。

    他认出来了眼前的这个和尚,正是他多年前不知何故辞职的同僚,编号为三九二十七。

    “阿弥陀佛,六四二十四,贫僧已经不是过去的三九二十七了,贫僧现在的法号叫慧清。”

    这个看上去像是一个得道高僧一样的和尚一开口,便露出了满口黒牙,明显是烟抽多了的结果,着实有些破坏他的形象。

    “慧清,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之外了,曾经那么勇猛的警察,竟然出家做和尚。身为你的老同事,我觉得实在是太遗憾了。”

    胡信闻言,一副非常可惜的样子说道,然而,言语中的嘲讽之意,谁都能听得出来。

    慧清和尚并没有因为胡信的嘲讽而生气,反而淡淡地解释道:“因为贫僧当年实在是太勇猛了,杀孽太重,所以我看破红尘,皈依我佛!”

    “唉,这个警察故事的下场,实在是太悲惨了!”

    胡信叹了口气说道。

    “确实挺惨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应泽和金麦基已经躲在了警署大门后面,偷听着两人说话。当胡信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两人相视一眼,对此深表赞同。

    发表完对慧清和尚的评价,胡信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这个老同事消失这么久,从来没有回来过,这次突然出现,肯定有什么事,于是询问道:

    “对了,什么风把你吹来的?”

    “我是想考验一下自己是否进入了化境!”

    慧清和尚高深莫测地说道。

    胡信闻言,一本正经地说道:“太深奥了,你来看我,跟你是否进入化境又有什么关系呢?”

    “施主有所不知,实不相瞒,贫僧出家之前最恨的人就是你,可是今天我是来拯救你的,你作为我曾经最恨的人,我却愿意来拯救你,这就证明我已经化了!”

    慧清和尚说得有板有眼,跟真的一样,把胡信说得一愣一愣的。

    对于慧清和尚的话,胡信有些将信将疑,自从上次见到僵尸之后,他的世界观早就变的不一样了。

    虽然不可能完全相信慧清和尚的话,但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慧清和尚的话等于在他心中埋了一颗种子。

    当然,胡信作为一个分局局长,面对自己的老同事,面子还是要一些的,于是,他异常装逼地说道:“你根本就是不化,我身为分局的局长,手下文武双全,用得着你救?”

    “化了,化了,贫僧有两件事通知你,希望你好自为之。第一,七天之后,到了晚上十二点,千万不要让穿粉红色衣服的女人在警局出入,要不然的话,会冤鬼缠身。”

    慧清和尚并没有理会胡信的嘴硬,转身边走边说道。

    “你简直胡说八道,无聊,幼稚,你……”

    胡信刚想痛骂慧清和尚一番,然而,他才刚说几句,那和尚便打断他的话说道:“第二,千万不要骂人,否则你就会有血光之灾,信不信由你。”

    “尼玛的!咚!”

    胡信刚想继续骂,然后才刚说仨字,一个网球从天儿降,直接命中了他的头。

    “谁打我!”

    胡信暴怒,作为一局之长,胡信已经很久没有挨过打了。

    他低头一看,只见一个绿油油的网球正在他脚边滚动。他捡起来一看,上面用黑笔写着一个硕大的金字。

    “金麦基,那不是你的网球嘛!”

    “是啊,我明明放在抽屉里的,谁把我拿出来了!”

    “这好像不是重点,重点是,你的网球砸到署长的头了!”

    “惨了,署长该不会以为是我干的吧!”

    “自信点,把该不会改成肯定!署长肯定以为是你干的。”

    “……”

    “金麦基!”

    因为署长和慧清和尚的撕逼大战很生动,应泽一时间都忘了还有这一茬了,当球砸到胡信的头是,他才想起来,然而,这时候已经来不及,显然,金麦基要替真正扔球的人背锅了。

    果不其然,他和金麦基直接的讨论刚结束,便听到了胡信那能够传遍整个警署的怒吼。

    “你自求多福吧!”

    此情此景,应泽果断闪人了,兄弟嘛,有福可以同当,有锅,一个人背就够了。

    “署长,你听我解释!”

    球就在胡信手里抓着,逃是逃不掉了,金麦基连忙跳出来,想把事情解释清楚,期望胡信能够给他一个机会把真的黑手找出来。

    “咦,这种球也能打破头,难道这小子没忽悠我?”

    虽然亲眼见过僵尸,但是胡信还真不相信慧清和尚这个曾经的死对头会这么好心,所以他刚刚才会使劲的怼他。

    但是,感觉到头上有些湿湿的,发现被球砸到的位置真的有血渗出来,胡信有些不淡定了,连修理金麦基的事也抛之脑后了,开始考虑慧清和尚的话的真实性。

    “去吧应泽叫来,你们俩到一起办公室来见我!”

    三秒钟后,胡信便做出了决定,拿着球,捂着头,走进了警署。

    此时的金麦基看着走进警署的胡信,心中也是一阵纳闷,总是那么暴躁的署长今天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