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片里的警察 > 第二百六十六章 高秋与高进(六)
    当高秋再次从卧室里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全副武装了。

    一身厚厚的棉袄把他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脖子上,一条毛线织成的围巾挡住了他大半张脸,若不是熟悉的人一时间还真认不出来他是谁。

    应泽看了看窗外已经升起的太阳,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夹克,一脸么懵逼的看着高秋说道:“大哥,今天十几度,你确定你要穿成这样子出门?”

    “这样才不容易被人认出来。”

    高秋说道。

    “你还要继续执行任务吗?”

    应泽道。

    “不然呢?”

    “你可以先去婚姻登记处。”

    “但我首先是个警察。”

    高秋说完,拿上了放在桌上的钥匙走了出去。

    应泽见状,也连忙跟了上去,他还想再劝一下高秋,让他先稍安勿躁,看看情况再说。

    但是,也不知道高秋是怎么想的,也没和应泽道别,自己一个人朝着一个方向匆匆离开了。

    应泽本想跟上去,但是就在他准备迈出脚步的时候,敏锐的五感让他察觉到附近有人在监视。

    凭借着超乎常人的洞察力,应泽很快就发现了监视的人,是一个长得很像王祖蓝的男人,但是看上去要比他老成很多。

    应泽认得这个家伙,最近这段时间,就是他和另外几个人一直在跟踪高秋。他们都是刘定光的四对头罗继的人。

    看样子,刘定光应该还没有跟郭学华汇报高秋的事情,不然郭学华早就下令让罗继不要派人盯着高秋了。

    既然他们已经开始跟踪高秋,那么应泽只有放弃和高秋继续聊聊的打算了,转而尾随在了他们的后面,随时准备支援高秋。

    高秋出门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他先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去自己常去的早餐店吃了一顿早餐,然后开始向保龄球场走去。

    能够成功卧底这么多年,没有露出任何的马脚,高秋也不是吃素的,很快,他就发现了身后跟踪着自己的人,于是,他带着这些人在街上兜起了圈子。

    高秋企图爱兜圈子的过程中甩掉那些跟踪他的警员,但是,高秋聪明,这些警员也不傻,他们知道自己的跟踪技巧不行,所以分成了很多小组,守在了高秋常去的保龄球馆的路上。

    只要有一队人发现高秋,就立刻跟上他,同时通知其他人过来埋伏在高秋会去的其他地方,继续蹲守。

    这样一来,即便高秋的反侦察技术非常高超,但是依旧被他们跟的死死的,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摆脱。

    目睹了这一幕,应泽叹了口气道:“说了让你不要着急的,被人堵了吧!”

    就在应泽准备出手帮助高秋拜托追兵的时候,高秋不知什么时候跳上了一辆卡车,随着卡车的远去,只留下刚刚一直跟在高秋后面的那几个警察在原地干瞪眼。

    “哟,还是有两把刷子嘛!”

    见高秋成功摆脱跟踪,应泽感叹了一声,便没再继续跟着,扭头离开了这里。

    …………………………………………

    与港岛隔海相望的亚洲赌城,此时正在举办亚洲首次赌神大赛。全亚洲的赌徒都汇聚到了这里,进行着激烈的赌术较量。

    赌神大赛已经举办了好几天了,此时已经进入到了最最紧张,最最刺激的决赛环节。

    赌桌上,高进,高傲,靳轻三人相邻而坐,他们的对面则坐着另外三个进入决赛的赌术高手。

    想要拿到赌神,就必须在这张赌桌上打败除自己外的所有人,这是高进的目标,也是高傲的目标。

    而在这场谁能成为赌神的较量中,靳轻也好,其他人也罢,都只是来陪跑的而已,他们真正的阻力,其实只来自于从小一起长大,互相知根知底的师兄师弟。

    果然,赌局开始了,局势就如同他们预料的一样,一个不知名的老外率先退场,他的筹码都被高进收入囊中。

    在这次的赌神大赛中,高进意外的高调,和平时那个装傻充楞的他完全是两个样子。

    事实上,这才是真正的他,运筹帷幄,将对手玩弄于股掌之间,此时的高进意气风发,颇有少年英雄之色。

    当然啦,高进虽然年轻,但是他其实很成熟,并不是一个高调的人,之所以这么高调其实也不是他的本意,而是出自于靳能的授意。

    开赛之前,靳能就叮嘱过他,要他小心此时坐在他对面的那个名叫苏图的男人,装作高调,也是靳能为他制定的战术之一。

    高进暗中看了一眼苏图,在他的脸上看到一丝不屑,看样子,他的计划很成功。

    紧接着,没过多久,另一个来自岛国的赌术高手也黯然退场。他的筹码一部分输给了高进,一部分输给了苏图,还有一部分输给了靳轻。

    至于高傲,从赌局开始至今,他一直不温不火,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输,偶尔赢一次两次,也没赢太多,始终保持着自己的筹码处于中间的水准。

    “这把我不跟!”

    高进扔掉了自己手中的牌。

    在他弃牌之后,高傲也盖上了自己牌,然后扔进了牌堆,他也弃牌了。

    现在,只有靳轻和苏图在继续往下玩。

    靳轻的牌面是两张七一张Q,而苏图的牌面是两张八,一张Q,两人都在赌,赌下一张牌是自己需要的,或者底牌可以让自己反败为胜。

    从牌面上看,苏图要略胜一筹,所以他先开口说话。苏图是个谨慎的人,虽然牌面看上去是他大,但是他依旧没有押太多,只跟了一百万。

    “哼,一百万,我跟,我再大你五百万,看你跟不跟!”

    苏图下完注,靳轻便一脸轻蔑地说道,同时抛出了不少的筹码。

    “现在场上七一对,八一对,我一张Q,她也一张Q,就算她的底牌也是Q,总不可能下一张还是Q,我的赢面很大。”

    苏图看了看双方的牌面,回想起自己的底牌,评估了一下敌我双方的胜率后,露出了胜券在握的笑容:“好,我跟。”

    说完,他也抓起手边的筹码抛了出去。

    筹码下桌,荷官开始发牌,首先发的是靳轻的牌,是一张八。看到这张八的时候,靳轻的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了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

    当轮到苏图的时候,新开的牌则是一张三,对于苏图来说,绝对算是一张烂牌。

    见此,靳轻笑的更得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