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片里的警察 > 第二百九十三章 重案A组的第一个案子(六)
    “两位小姐,喝点什么还是吃点什么?我们酒店的甜品是在港岛是出了名的一绝。”

    要说这大酒店,服务是真的不错,两人刚一坐下,立马就有服务员过来询问。

    因为要监视马当娜的缘故,两人都没有太在意服务员的话,接过菜单,翻了两下就随口要了一杯鲜奶。

    虽然说来酒店,不点酒也不点咖啡有些掉价,但是谁让她们现在在工作呢!身为一名警察,上班时间不喝酒是基本要求。

    “好的!”

    服务员立马记下了,然后拿回菜单回到吧台去下单。不一会,两杯乳白色的牛奶被端了过来,放在了两女的面前。

    跑了大半天了,两女也有些渴了,端起牛奶就是一大口,这时,一直坐在那里,左顾右盼了半天的马当娜忽然有了动作。

    只见她收回了一直四处打量的目光,然后紧了紧一直没有放下过的白色皮包,起身走进了酒店的洗手间。

    “她进洗手间了!”

    张晓敏见状,起身就打算跟进去。

    好在关晓娴及时拉住了她:“别着急,这里就只有一个出口,她溜不了的,我们还是不要打草惊蛇的好。”

    没想到,关晓娴还挺有当警察的天赋,这些只有老警察才知晓的经验她居然无师自通了。

    张晓敏也不傻,关晓娴这么一说,她立刻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于是假装换了一下姿势,再次坐了回去。

    另一边,马当娜走进洗手间之后,便看到了一个女人,一个穿着十分前卫,顶着一头大波浪的女人。

    女人手中同样拿着一个白色的皮包,和马当娜手中拿着的皮包十分相似,只不过,这个女人的皮包袋盖上,有这一条V字形的黑色条纹。

    这个女人本来是在洗手间的洗手台前,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妆容的。但是,当她看到马当娜走进来之后,先是瞥了她一眼,然后拿着自己的包包走进了一个隔间。

    马当娜进来之后,也注意到了这个女人,先是上下打量了女人一眼,然后目光集中在了女人的包包上。

    紧接着,两个女人对视了一眼,那个女人便转身走进了洗手间里的一个隔间。进入隔间之前,她又回头和马当娜对视了一眼。

    正是这一眼,让马当娜确认了什么事情,然后也走进了那个女人所在的隔间旁边的隔间。

    进入了隔间,马当娜并没有解决生理上的问题的意思,而是在她和刚刚那个女人的隔间中间的墙板上敲了三下。

    声音未落,对面也传来了三声敲墙板的声音。马当娜见状,立刻把自己手中的白色皮包从隔间和天花板中间的缝隙中塞了过去。

    她的包被塞过去的同时,另一边也塞了一个白色皮包过来,正是刚刚那个女人拿在手里的皮包。

    马当娜接过皮包,立刻就打开来查看了起来。只见里面装着的是一叠叠港币,看厚度,少说也有十几万。

    另一边,接过马当娜包的女人也打开了包,从里面拿出了一包白色的粉末。

    价值十几万的白色粉末,显然不可能是面粉,也就是说,刚刚两人就在这里完成了一次毒品交易。

    女人把这包白色粉末拿在手里掂量了一番,然后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紧接着,她把白色粉末塞回到了皮包里,打开隔间的门走了出去。

    待女人走后,马当娜也打开了隔间的门,探出头来张望了一下,见洗手间里并没有其他人,于是她一直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然后离开了洗手间。

    回到自己坐过的位置上,马当娜立刻找来了服务员买单,准备离去。

    这时,关晓娴忽然开口说道:“你发现了吧!”

    “发现什么?”

    张晓敏被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问的有些发懵。

    “她手上的包啊!”

    关晓娴脸上带有三分诧异,三分鄙视,还有三分无语,一分无奈的表情提醒道。

    张晓敏顺着关晓娴的话看了一眼关晓娴的手中的皮包:“还是刚刚那个包啊,白色的,和刚才一样啊!”

    “你这个笨蛋!”

    关晓娴恨铁不成钢地嫌弃了张晓敏一句,然后说道:“那个女的刚刚拿着的包,是LV今年的新款,陪她身上这件衣服很不错。

    而她现在手上拿着的,虽然和刚刚那个很想,但其实是去年的老款,现在已经过时了,很明显,她刚刚在洗手间里和别人交换过了。”

    “是吗?我怎么看不出来?”

    张晓敏还是有些发懵,从小到大一直都专注于学习的她还真不知道一个包包还有这么多门道。

    “唉,你还年轻,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关晓娴一副我是过来人的样子说道。

    “诶,她要走了,我们怎么办?”

    “跟上去,这个女人一定有问题。”

    两女连忙叫来了服务生结账。

    服务生过来之后,看了一眼已经见地了的杯子,笑着说道:“承惠,一百块!”

    “等等,一百块?”

    “两杯牛奶要一百块,你敲诈啊!”

    听到服务生报出的价格,张晓敏和关晓娴两人顿时异口同声的质问道。

    “两位小姐,怎么会是敲诈呢?我们的牛奶可都是从奶牛身上挤下来,然后当天就从新西兰空运过来的,是世界上最高级牛奶……”

    面对两女的质问,这个服务生是一点也不慌,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堆,全是在吹他们的牛奶有多好。

    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我们的牛奶是好东西,就是要比别人家卖的贵。

    面对如此能说会道的服务员,两女实在是无法反驳,也没时间去反驳,只能扔下一张百元大钞,然后扔下一句:“我回去物价局告你们的!”

    说完,两女便急匆匆的离开了酒店。

    待两女走后,服务生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然后转身离开了。

    另一边,当张晓敏和关晓娴匆匆追出酒店所在的大楼时,正好看见马当娜离开坐上计程车扬长而去。

    两人顿时一阵气结,要不是刚刚被拖住浪费了时间,她们又怎么会被甩开呢!

    “怎么办?”

    两女互相看着对方,异口同声地说道。

    显然,两女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还是经验不足的缘故啊!

    就在这时,张晓敏的身上传来了一阵悦耳的铃声,是她的手机响了。

    张晓敏拿出手机一看,顿时一慌,道:“是应sir打来的!”

    “你发什么愣啊,赶紧接啊!”

    刚刚任务失败,领导就打来了电话,关晓娴闻言也是一阵心慌,好在她比张晓敏大了两岁,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连忙催促张晓敏,让她接电话。

    在关晓娴的提醒下,张晓敏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掩盖自己错误的时候,连忙接起了电话。

    电话接通了,话筒里传来了应泽的声音:“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让你们去带马当娜回来,需要这么长时间吗?”

    “应,应sir,对不起,我们把人跟丢了!”

    应泽的质问让张晓敏十分不好意思,扭扭捏捏地回答道。

    “跟丢了,什么情况,你们不是去健身俱乐部找人的吗?怎么会跟丢了?”

    张晓敏的回应让应泽有些诧异,按理说,即便没带回来人,也应该说没抓到才对,怎么会是跟丢了呢?

    见张晓敏吞吞吐吐的,关晓娴连忙接过电话,飞快地把刚刚的事情向应泽说了一遍。

    关晓娴的讲述言简意赅,应泽很快就明白了她们遇到的情况。他并没有责怪两人,因为这事不能怪他们,作为新人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很不错了。

    现在最终要的是做出补救措施。沉思片刻,他便想到了办法。

    只听见话筒里再次传来应泽的声音,询问道:“马当娜走了多久?”

    “不到五分钟!”

    “记得马当娜坐的计程车车牌号吗?”

    “记得的!是……”

    “不用告诉我,找找看旁边有没有计程车,让司机问问那辆计程车开去哪里?先不要挂电话,问出地点之后告诉我。”

    “是,长官。”

    得到了应泽的指点,张晓敏继续拿着电话,关晓娴则去询问正好停在一旁的计程车司机应泽刚刚说的事。

    作为一个女人,关晓娴很会利用自己的优势,只见她甜甜的叫了一声司机大哥,驾驶座上的老司机立马找不着北了,热情的回应了起来。

    “司机大哥,刚刚我和朋友吵架了,我想找她道歉,可是她坐上了车牌号XXXXX号的计程车走了,你能帮我问问那辆车的司机大哥要开去哪里吗?我想去找我朋友道歉!拜托了!”

    因为过去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港岛人对警察并没有什么好感,所以关晓娴并没有用警察的身份去压那个司机,而是瞬间就编出了一套谎话,忽悠起他来。

    不得不说,英雄难过美人关这句话说得实在是太对了,英雄都过不去,更何况一个小小的计程车司机。

    只是瞬间,那司机就在一声司机大哥中沦陷了,二话不说就拿起车上的对讲机呼叫器之前开走的计程车的司机。

    “沙皮狗,沙皮狗,四眼仔呼叫,四眼仔呼叫!”

    “什么事啊,四眼仔?”

    “你现在在哪里啊?”

    “哦,我现在在渡船街。”

    “要去哪里啊?”

    “葵芳街七十九号!”

    “生意怎么样啊?”

    “马马虎虎,怎么你要请客啊?是的话那我早点下班咯!”

    四眼司机用无线电对讲机和刚刚开走的计程车司机交谈了起来,很轻松地就套出了他的去向。

    对讲机的声音不小,关晓娴和站在她后面的张晓敏都听到了对讲机里传来的声音。

    张晓敏连忙把马当娜要去的目的地告诉了应泽。

    应泽一听,顿时发现了异常。

    这个地址离马当娜的家差不多有十个公里,要从尖东的这家酒店过去就更远了,而且那里鱼龙混杂,显然不会是马当娜这种气质优雅的瑜伽教师会去的地方。

    马当娜突然会去那里,显然是因为她的哥哥毒蛇炳就藏在那里。再结合刚刚关晓娴说过的,马当娜可能是来这家酒店进行交易的,更是让他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毒蛇炳一定是让马当娜来帮他进行交易的,帮他把他偷出来的毒品卖掉,然后把钱送到他那里去。

    “你跟司机说,就说你刚从朋友那里听到,那条街发生车祸,已经堵死了,让他走别的路。”

    关晓娴连忙把张晓敏转告她的话告诉了四眼司机。四眼司机大概真的是被关晓娴迷住了,根本不疑有他,直接就把这话告诉了载着马当娜乘坐着的计程车的司机。

    马当娜乘坐着的计程车司机也没怀疑自己被骗了,毕竟对于按路程计费的计程车来说,时间就是港币,所以他们经常交换路况信息,以免遇上堵车,浪费时间。

    于是,他询问了马当娜的意见之后,改道去了稍微要绕一点路的青山道。

    “长官,接下来我们该怎办?”

    “现在那辆计程车司机正带着马当娜绕道,你们立刻出发,抢在他们前头赶过去,然后跟住马当娜,不要再让她溜了,我这就赶过去。”

    “是,长官!”

    对于应泽做出的安排,两女都没有任何意见,连忙回应了一声,然后挂了电话,准备前往马当娜将要去的葵芳街七十九号。

    就在两女刚想去开车的时候,四眼司机忽然探出来,对着两女说道:“两位美丽的小姐,需要我载你们一程吗?”

    “不用了,我们有车!”

    关晓娴毫不客气的卸磨杀驴,直接堵死了四眼司机的话,然后和张晓敏上了就停在马路对面的车,掉头赶往葵芳街七十九号。

    半个小时后,马当娜总算是来到了葵芳街七十九号。下了车,她随手扔给司机一张百元大钞,道了声不用找了之后,匆匆走进了路边的一栋大楼中。

    “跟上!”

    因为应泽的计划争取了不少的时间,所以张晓敏和关晓娴早已经守在这里了。

    看到马当娜下了车之后,两女也立刻下了车,然后跟着马当娜走进了那栋已经十分老旧了的大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