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港片里的警察 > 第三百一十七章 无题
    “老板,那些警察不见了,应该是放弃监视了。”

    一间豪华的办公室里,端着一杯红酒站在窗前的一个男人闻言,转身看向了身后。

    而当这个男人转过来的时候,自然也露出了他的真容。

    他看上去保养的很好,单凭外表分辨不出年龄,但是,可以从他身上清晰的感觉到一种少年人没有的成熟稳重,这显然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培养出来的,想来应该有点岁数。

    武馆算不上英俊,但是嘴角的两撇小胡子却让他的颜值上升不少,难怪会有男人没有胡子是不行的说法。

    这两撇小胡子不但提升了这个男人的颜值,顺带的,也证明了他的身份,正是不久前被发现其实是个gay的贺家年。

    顺着贺家年的目光,可以看到在离门口不远的位置,站着一个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刚刚说话的人就是他。

    “撤了吗?”

    贺家年暗自嘟囔了一声,似乎松了一口气。

    自从警察找上门的那天起,他的心头就如同压了一块大石头,整天都是惶惶不可终日的状态。

    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外人也许并不清楚,但是他自己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也许,在外人看来,他是一个风光无限的船舶大王,并不像是会惹上官非的人,但事实上,他暗中做的那些事,随便拿一件出来,就足够他在赤柱待到老死了。

    所以,当警察找上门的时候,贺家年其实一直心虚地不行。好在多年的经历让他能够喜怒不形于色,三言两语的总算是把警察搪塞了过去。

    再加上港岛一向号称是法制社会的缘故,没有证据之下,他完可以不用理会警察,所以,他一直对找上门来的蓝嘉文和张晓敏避而不见。

    当然,能够把生意做到这么大,他也不是什么善茬。虽然一直对警方的人避而不见,但是暗中他其实一直派人反监视着警方的人,以便能够及时的掌握信息,做出应对。

    这不,刚刚他就收到了监视的人传来的消息,警方似乎撤走了这几天一直盯着他的人,心中不由得一阵轻松。

    “老板,韩先生来了!”

    就在贺家年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这时,他的秘书推门而入,告知了他有人来访。

    闻言,一丝不悦的神情在贺家年的脸上一闪而过,看得出他其实很讨厌自己秘书口中的这个韩先生。

    但是,他似乎又拿这个韩先生没有办法,只能淡淡地回了一句:“知道了,让他去会议室等我。”

    然后,他再次看向了窗外,时不时地抿一口杯中的红酒,大约三五分钟后,他猛地将剩下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转身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

    “老大,贺家年这家伙不会耍什么花样吧!”

    会议室中,等待了许久也不见贺家年出现的几人脸上露出了一丝不耐烦,其中,一个人高马大的壮汉对房间里唯一一个坐着的中年男子如是说道。

    相比于自己小弟的不耐烦,中年男子倒是非常的淡定,瞥了他一眼后说道:“贺家年好歹也是个大老板,事多人忙是正常的,有点耐心。”

    话是这么说,但是中年男子的语气看似平淡,但是听在其他人耳中,却给了他们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熟知自家老大性子的几人顿时闭口不语了,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老大已经有些生气了。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门被推开,几人口中刚刚提到过的贺家年看似匆忙的走了进来。

    一进门,贺家年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快步上前,朝那个坐着地中年男子伸出了手,非常客气地说道:“韩兄,来到港岛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去接你啊!”

    “呵呵,贺先生说笑了,这种小事,那里需要劳烦贺先生您亲自出马啊!理应由我登门拜访才是。”

    贺家年口中的韩兄,也就是那个坐着的中年老帅哥微微一笑,开口回应道。

    紧接着,这两人就你一言,我一语地交谈了起来,只是他们口中的话,看似只是在嘘寒问暖,互相吹捧,实则夹枪带棒地交流了起来。

    所以说,应泽一向不喜欢和这些人交流,太累。相比于经营公司,和这些人虾扯蛋,他还是更喜欢警察的工作。

    (作者:这就是你把公司扔给祖儿的理由?应泽: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

    你来我往的商业胡吹了一番之后,贺家年似乎是有些不耐烦了,遂把话题引入正轨:“韩兄,不知道你千里迢迢从大马来找我,所为何事啊?”

    闻言,韩政,也就是那个中年老帅哥,贺家年口中的韩兄,笑了笑,反问道:“贺先生难道不知道吗?”

    “莫非,韩兄又有什么好生意要照顾我?”

    贺家年立刻就想到了生意上的事,毕竟,他和韩政之间非亲非故,也就只有生意上的这点联系了。

    “有好事的话,我当然不会忘了韩兄,不过,今天我并不是为了这件事来的。”

    说道这,韩政的脸上,原本和煦的笑容瞬间消失,变的面无表情,看样子,他应该是要给贺家年带来一些坏消息。

    和韩政打交道了这么就,贺家年深知眼前的这个男人的习惯,平时对总是对你笑呵呵的,看上去温文尔雅。

    但是一旦遇上让他不高兴的事,他就会冷着一张脸,变的面无表情。显然,他最近一定遇上什么事了。

    再联想到前两天找上门的警察,贺家年的一颗心不由得提了起来。

    下意识的,他提高了自己的音量,质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手下办事不利,你的事不小心暴露了,不过你不用担心,知道这事的人已经被我们解决掉了,你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不要漏了口风。”

    韩政若无其事地说道,仿佛他并不是弄死一个人,而是碾死了一只蚂蚁。

    “你杀人了?”

    贺家年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声音也变的有些颤抖。

    也难怪,他虽然年纪轻轻已经是港岛的船舶大王,但那其实是父辈的余荫,他只是一个继承者而已。

    继承了家族产业的他,得益于港岛是一个海港城市,必不可缺的就是船运,再加上父辈友人的诸多关照,这才让他成为港岛的船舶大王。

    也正因如此,一直以来,贺家年做什么都是顺风顺水,完没有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可谓是单纯无比。

    所以,当得知韩政杀人了的时候,他已经彻底懵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