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一章 人生颠峰即穿越
    每次你觉得生活OK的时候,生活都拿个铁锤暴打你的头,跟你说:OK么?

    ——南希日记

    墨初九是一个写了六年网文的作者,从一开始的小菜鸟写到现在,已经有几篇小说改编影视,也算是一个比较成功的写手了。

    昨天突然接到主编电话,说是早期的作品《景苑情深深几许》要改编成电视剧,而且可以作为助手编剧进组,方便随时修改剧本。

    对于从天而降的喜事,初九表示因为太开心,一不小心喝大了。

    恩

    故事从此开始。

    “呃……”

    头好痛,大脑里仿佛面藏着个手持银针的容嬷嬷。

    “宿醉的后果,果然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天大地大,自己最大。但凡以后谁找我喝酒,那都是阶级敌人。”

    墨初九心里如是想着,眉头微皱。

    “老公!你看九儿是不是醒过来了!谢天谢地!九儿终于醒了!”

    一声高昂的女声响起,语气中夹杂着丝丝激动。

    “嗯,是醒过来了,我马上去叫医生。”男人的声音随着脚步声渐渐远去。

    没一会,纷乱的脚步声又由远及近。

    “嗯,人醒了就没什么大碍了。”低沉的声音响起,带着浓重的消毒水味。

    墨初九感觉沉重的眼皮被人扒起,不悦的哼了哼。

    “再观察一晚,如果没问题就可以出院了。”

    “谢谢您,吴医生!”

    在一阵道谢中,墨初九又沉沉的睡过去了。

    再次醒来,已经是晨光微曦。

    头微疼,不过在可以忍受范围内。

    墨初九眉头微皱,打量着周身所处的环境。洁白的床单,散发着谈谈的消毒水的味道。

    这是一个高级病房。

    “醉到入院?”这是初九心头泛起的第一想法。长了二十九年,第一次这么丢人。

    感觉到来自马桶的召唤,初九快速地从病床上爬起来,却在低头看到肉乎乎的小手时愣住了。

    这不是她的手。

    顾不上穿鞋子,初九飞奔至卫生间内。看着镜子里陌生的肉嘟嘟的微白的小脸,墨初九心里仿佛一万匹马儿奔驰腾而过……

    “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一句句来自灵魂的拷问,可惜无人解答。

    墨初九失魂一样走出卫生间,抱膝缩在病床的角落,目光失焦,大脑却在高速运转,一个念头一闪即逝,脑中又一片空白。

    “咔嗒”病房门被打开。

    “九儿小睡包,醒了么?妈咪给你带好吃又营养的早餐了哦!”温温柔柔的女声响起。

    思绪被骤然打断。

    打扮精致而优雅的女人,拿着保温饭盒,身后跟着一个穿着柯南同款套装的小正太。

    当她的目光落到小正太的脸上时,一个疯狂的猜想在这一刻轰然炸裂在脑海。

    九儿,柯南迷,一样的脸……

    这是她第一次写书时书中的情节!

    初时无经验,又是个起名废,文文中的一个十八线反派女配,实在不知道要取什么名字,就用了自己的本名。文中的墨初九有背景,有家势,重要的是,她有一个双胞胎哥哥。为了小说情节设定,双胞胎两个在幼时除了姓别不同,其他都一模一样,如果两小只刻意装扮,不是非常熟悉的人,根本认不出两人有任何差别,就连他们的亲哥哥都成功被骗到过。

    也正是刚刚在镜子中目睹了本尊目前的尊荣,这会儿看到复制粘贴的脸时,初九仿佛被雷劈中了。

    其实《景苑情深深几许》是墨初九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本书,由于缺乏经验,写的并不是很顺利,而且新人写手总有自己的坚持,有些剧情总想按照自己的想法开展,有的地方没有按读者的呼声写,可谓是一路磕磕绊绊。

    好在大多读者对这本书还算好评,只有关于书中反派男二的结局争议很大。在众多读者心中,男一向来是走剧情的存在,而男二才是真爱。

    但是在墨初九的书中,从一开预定的便是男二的悲剧之路。

    也正是因为作者与读者的互不相让,当时还在网上闹出一阵风波,最后结果,以加更一篇男二的番外结束。

    可随着《景苑》准备开拍的消息传出,书粉们又开始新一轮的轰炸,有些名气的编剧都不想沾手,怕惹的一身腥。最后剧组方面表示将由小说作者亲自操刀改编,这才让原着粉们停止了轰炸。

    明明自己培养的好好的孩子,被很多人指责不好,还被告知要再教育教育就可以成材。在这种欢喜与愤懑交织的情绪下,墨初九喝多了,然后悲催的穿越成了现在的小娃娃。

    人到极其无可奈何的时候,往往会生出一种比悲号更为沉痛的滑稽感。

    而此时墨初九只想骂一句:“我勒个去!”

    机械的吃完早饭,初九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本身的妈咪说着话。

    顾攸宁看着九儿有了点血色的小脸,心微微放下,交待了小三墨维桢看着妹妹,就出门寻医生去了。

    病房中此时只剩下双胞胎小两只,互相瞪着眼看着对方。

    “你在想厉谦那个小子么?他什么事都没有,早回家了!就你这个小笨蛋还惦记着人家,人家早不知道躲哪里偷着乐了!”

    小正太抬手扶了扶眼镜,语气充满了不屑。但是偷瞄的眼神,出卖了他此刻的关心。

    “呃,我没想他。”

    墨初九摸了鼻子,丝毫没有被人说教的感觉。只是看着四五岁的小正太,摆出一副大人说教的模样,奶凶奶凶的,莫名的被戳中了萌点。

    “那你在想什么?和三哥说,三哥给你摆平!”墨维桢肉肉的小手用力的拍了拍胸脯,一脸“我是你哥”的傲娇与坚定。

    初九别开眼,忍笑忍的肩膀一抖一抖的抽动。

    “你别哭啊!等我回去我一定教训教训厉家的那个臭小子!三哥帮你出气!”小正太上前拍拍小妹的肩膀,左手握拳,似是在显示揍人的决心。

    “我想吃锅包肉!”害怕自己忍不住笑出来,初九默默转移了话题。

    “原来你是想吃肉想到哭鼻子?!”小正太似乎是被初九的话惊到了。“等回家了,我让宋妈天天给你做!”

    墨初九抬头,惊讶的看着墨维桢,心里惊奇这小正太的脑回路,不是说双胞胎有心灵感应的么?这怎么感应到肉上去了?

    小正太以为自己猜对了妹妹的心思,嘴角上扬,颇有一种“我真厉害”的自豪感。

    以至于更加坚定了执行这一任务的决心。

    后来大院流传墨家小九儿想吃锅包肉想到住院的流言时,墨初九表示,真想拿一盘锅包肉呼在墨小三的脸上。当然,这是后话了。

    当漂亮妈咪回来时,看到的是笑的跟地主家的傻儿子似的小三,和呆呆的小四一对画风诡异的兄妹。

    “妈咪问过医生了,已经办好出院了,九儿我们回家喽!”顾攸宁揉了揉初九的头说道。

    “妈妈,小九说她想吃锅包肉!非常非常的想!”小正太扯着漂亮妈咪的衣袖大声的说着。

    “你闭嘴!吵死了!”初九黑着脸,这哪里是奶凶奶凶的小正太,这分明是地主家的傻儿子!

    “好好好,回去就让宋妈做给你吃啊!”顾攸宁笑着宠溺。

    对此,墨初九表示生无可恋!好想摔东西……

    就这样在墨小三的叽叽喳喳中,走上了回家的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