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二章 可怜之人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必有可悲之苦。

    ——南希日记

    一路上,墨初九回想着文中有关本尊的人物关系及出场情节,思考现在的处境。

    这应该是她五岁时发生的事。

    由于人物只是戏份不多的女配,所以描写的并不多,只是由于她与男二童年有些许交集,对于她的家世描写的还算详尽。

    墨家算是个比较大的家族。

    由于墨家墨至诚墨老爷子在部队任职,立过不少战功,所以墨家老宅也就位于大院里。

    墨家长子墨汶庭,跟老爷子一样从军,现任上将职位。平日墨汶庭带着妻子顾攸宁,长子墨闻天,二子顾秉文,三子墨维桢以及小女儿墨初九一家住在老宅,陪着老太太唐恬。

    墨闻天是墨汶庭已故妻子舒德纯的儿子,今年二十,虽然在上军校,却已经为军方做事了。其母舒德纯在生墨闻天时候难产而死。现任的妻子顾攸宁是后娶的顾家的女儿。

    顾秉文是顾攸宁姐姐顾攸静的孩子,年十五,顾秉文是遗腹子,顾攸静当初不顾家里反对,执意嫁给农村出来的当兵的穷小子魏峥,为此和家里决裂。

    其实穷点倒也无所谓,顾家不差钱,主要是魏峥家里有一堆奇葩的亲戚,其父母更是奇葩中的奇葩。好在魏峥也算是上进,还肯拼,在地方当兵三年,立了几次功,当上了连长,两个人的小日子也算越来越好。顾老爷子和顾姐姐时常会挂念对方,只是彼此都舍不下脸面认错。好在顾攸宁从中周斡旋,顾姐姐与顾家的关系也有所缓和。

    只是在一次执行任务中,魏峥不幸牺牲。顾家姐姐孕期已经深了,部队给了一笔抚恤金。

    也正是这笔抚恤金,让本就贪婪的人性暴发出了最大的恶。

    怀孕八个月的顾姐姐本就倍受打击悲伤过度,魏家人又上门来逼迫交出抚恤金,并且还霸占了小夫妻俩的房子。在一次争执中,将顾姐姐推下楼梯,导致顾家姐姐早产,幸而被路过的人送到医院,最后只保住了孩子。

    顾家后闻此事,顾老爷子勃然大怒,闪电一般的手段处理了魏家的事情,将外孙和女儿的骨灰接回。

    对于女儿的死,顾老爷子陷入深深的自责。顾攸宁自小就与姐姐感情甚好,看到顾父与顾母天天伤神,就索性把顾姐姐的孩子养在自己的名下,取名顾秉文。

    老三墨维桢与小四墨初九,今年四岁,他们是墨汶庭与顾攸宁生的龙凤胎。顾攸宁是半夜发动,初八晚上十点生的墨维桢,等墨初九出生时,已经过了晚上十二点,也就是初九了。虽然不同天,不过小两只长的却极像。

    后来墨初九有问过为什么自己叫初九,墨小三却可以叫顾维桢而不是墨初八。

    得到的答案是,家里人盼星星盼月亮盼来的女儿,每个人都兴奋的要取名字,结果谁也不服谁。最后还是老爷子拍板,将出生的日期做为名字,大家都没有异议。墨初九就这样诞生了。

    对此,墨初九表示……信了你的邪……

    墨家次子墨汶轩从政,目前在外任职,政绩突出。二婶苑琼华是军队的医生,工作上也方便调动,就带着二个儿子墨舜英、墨舜华和二叔墨汶轩一起赴任。

    墨家幺子墨汶礼,是墨老爷子的老来子,与墨家长孙墨闻天同年。由于先天不足,身体素质较一般人差一些,好在一直在精心调养,平素与常人也没什么差别。

    墨汶礼既不从军,也不从政。他从商。

    墨初九后来能有宠大的商业帝国,离不开墨汶礼和二哥顾秉文的帮助。当然,这是后话了。

    由于是顾汶庭中年得女,墨家什么都不缺,就少女儿,所以平时对于小初九可谓是万千宠爱于一身。

    也正是由于这份宠爱,养成了小初九嚣张霸道的性格。在大院的孩子里,是个孩子王一样的人物。大院刺头多,却没有人敢惹小初九。恩,因为她是最大的刺头。

    但是这个大院的“孙悟空”,也有个能降服她的“唐僧”。

    这个“唐僧”就是同在大院里的厉家的长孙厉谦。厉谦长的白白净净,倒也有几分唐僧的风采。

    至于为何说厉谦能降住小初九,这是因为小初九三岁时,厉谦的妈妈来墨家坐客,看到小初九活泼的样子便心里欢喜,想到平时家里安安静静的厉谦,便和顾攸宁玩笑说两个孩子干脆定娃娃亲算了。

    小初九虽小,也懂得家家酒里的成亲就是以后要一直在一起玩的人。从那以后,她对谁都可以不假辞色,唯独对厉谦分外的宽容。

    但厉谦对于墨初九的宽和并不当回事,反而越发疏远她。

    墨初九之所以受伤住院,是因为周末那天她找厉谦玩,看到厉谦和一个穿着像小白莲一样连衣裙的女生一起在体育场玩耍,厉谦忽然要去卫生间,就把女孩交给她照看下。

    小初九突然有种自己的玩具被抢走的危机感,小初九就问她是谁。因为平时在大院里大姐大当久了,问话的语气不自觉的带着点威吓。在得知是厉谦家的远房表妹后,就自觉把她当自己人了。

    小初九的小圈子里像小白莲许婉清这样的不多,小初九好奇宝宝一样看着许婉清。忽然看见她头顶上有片小小的叶子,就想伸手摘下来。

    结果小白莲以为要挨打,吓的哇哇大哭。

    正在这时厉谦回来了,看着喜欢的表妹梨花带雨的模样,以为她受了欺负,伸手就推了小初九。

    墨初九本来站在台阶上,被厉谦这么一推,直接从台阶上滚了下来,头也撞到了台阶的棱角上,当时就晕过去了。

    厉谦吓的不知所措,后被许婉清拉着手,跑开了。

    好在小初九被在球场散步的小叔叔发现,送了医院,昏迷了三天,才醒过来。

    虽然醒过来了,可是此初九已非彼初九了。

    在原文中,墨初九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怨恨厉谦,反而把责任归疚于许婉清的身上。

    原本初九只是性格带点小嚣张且率真的性子,并不是坏孩子。只是在经历这事以后,越发缠着厉谦,对许婉清使绊子。而厉谦每每看到许婉清委屈的样子,就越发厌恶起墨初九。这也就导致了墨初九最后的悲剧。

    其实厉谦对于墨初九而言,不过是吃不到的葡萄。骨子的执拗,让她做出别人不喜欢,自己也讨厌的事情来。

    原文中的墨初九,也是个可怜之人。

    “哎~”墨初九不自觉的叹气。这样撒狗血的小说,真的是自己写的么?还真应了那句话:写文一时爽,穿书火葬厂。

    “九儿是不是累了?”顾攸宁抬手抚了抚初九的头发,“九儿累了就躺妈咪怀里睡会,我们很快就到家了哦!”

    “我不困的。”对于陌生人的怀抱,她还是有些排斥的。

    怀着对未知的纠结与迷茫,墨初九终于见到了等在老宅的墨家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