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四章 奇怪的梦
    初九这一觉睡的并不安稳。

    她做了一个奇怪梦。

    那是一个宁静的小镇。曲折蜿蜒的小河从镇子中缓缓流过。夏日午后的阳光,烘烤着地面,知了伏在河边的柳树上,撕心裂肺的叫着。

    远处走来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大一点的是个女孩,约莫有八九岁的模样。她穿着短袖碎花的长裙,扎着清爽的马尾,看起来像是姐姐。

    她的右手牵着一个小男孩。男孩穿着印有粉色小猪的白T恤,看起来五六岁左右。

    男孩的鞋子被泥水浸透,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浅绿色的裤脚卷到了膝盖上面,小腿上和手肘处还有几块泥巴印子。

    他的右手拿着根冰糕,粉红色的小舌头不时的伸出来舔着。

    他们好像在是在说着什么。

    女孩忽然停了下来,面容稍显严肃,双手压在男孩的肩膀上。

    男孩顾不上吃冰糕了,伸手抱着女孩的左手,轻轻的摇着,看起来像是在撒娇。

    女孩表情有些无奈,指尖点了点男孩的额头,重新牵起男孩的手向前走着。

    男孩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两排洁白的小牙呲着。一边舔着冰糕,一边开心的跳着走。

    初九看着这一切,感觉很怪异。

    她可以听见汽车经过时鸣笛的声音,可以听到柳树上知了的鸣叫声,甚至可以听到小桥下潺潺的流水声,只是姐弟俩人说话的声音却一丝一毫都听不见。

    这种怪异,就好像在喧嚣的街头播放着默片。

    初九努力的走向他们,终于站在了小男孩的面前。她努力地想要听清他们说话的内容,可他却像没有看见初九一样,从她的身体中穿过去了。

    初九感觉好像是平静的水面,突然被丢下一颗大石头,灵魂深处,一片震荡。

    心头的疑惑更重了。

    初九又跑到小男孩的身边,大声的喊着,想叫住他们,他们却仍像是听不见一样,也不停留。只留初九一人,站在烈日下无人的街头,像极了被抛弃的小奶狗儿。

    一阵猛烈的摇动,初九被摇醒了。

    太阳穴突突的疼,脑袋一阵阵眩晕,脸颊带着潮红,整个人仿佛脱力了一般。

    “九儿!九儿!快醒醒!”

    顾攸宁轻轻摇晃着初九的肩膀,面容中带着焦急。

    “别摇我……唔……哇……”

    墨初九成功的吐了自己一身。

    “你快松手!”墨奶奶拉开了顾攸宁,“九儿脑袋刚被撞过,脑震荡哪能这么晃!好好的人都得让你给晃散了!”

    墨奶奶顾不得初九身上的脏污,把她抱在怀里轻轻的拍着后背。

    “还不快去给汤医生打电话,看看九儿这是怎么了!”

    “我这就去!”顾攸宁来不及穿上掉落在地上的鞋子,飞快的跑到楼下,给家庭医生打电话。

    再上楼,初九已经被换过衣服,躺在卧室的沙发上,墨奶奶在旁边寸步不离的守着。

    “妈,我在这里看着,你去换身衣服吧,这一会儿让宋妈收拾一下,汤医生已经在来的路上了。”顾攸宁扶起墨奶奶说道。

    “好吧!”看着孙女脸色微白,却也不再吐了,心下稍稍放开。

    看着病弱的女儿,早没有了平时的鬼马精灵的样子,顾攸宁心疼的不得了。也越发对自己没有看好女儿感到自责和惭愧。

    汤医生到的很快。

    他仔细检查了初九的情况,又细细的问了之前的住院记录和回来后的症状,初步诊断是脑震荡后遗症,但还是建议再去医院做一下全面的检查,尤其是脑部的CT,最好是重新再做一次。

    于是墨家人又慌慌张张的把初九带到了军区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连刚刚完成执行任务的墨父,来不及换训作服,直接赶来了医院。

    一个小时后,江大夫拿着检查结果出来了。

    “有些情况我需要了解一下。”江城默默的和墨父交换了一下眼神,“病人出院前的检查单带了么?给我看一下。”

    “带了,带了!”顾攸宁忙把早上出院前的检查单递给了江大夫。

    匆匆扫过检查单,江大夫的眉头微拧,“老墨,到我那坐一坐,顺便了解点情况。”

    进了值班室,江大夫直接将二份检查报告单递给了墨父。这二份检查报告单,一份是仁爱医院的,就是初九之前住的医院,一份是军区医院的,新鲜出炉的报告单。

    “情况有点不太好,小九脑中有二个出血点,其中一个靠近后脑的出血点虽然量不大,但是它在神经交汇的地方,对于视觉神经和听觉神经很可能会造成压迫。但具体会造成什么影响,还要等小九醒来做进一步的检查,才能知晓。”

    江城面容严肃。

    “而且这个地方的出血点,我们无法进行手术,只能用药物治疗,等待血块自行被机体吸收。”

    “另外小九的血糖是突然间急速下降,我看了上午的检查报告,无论是CT还是血糖等其他的指标都没有任何问题。所以我建议先住院观察并找出发病原因,才好对症治疗。”

    “好,我们全力配合!”听着江大夫的嘱述,墨父心下微沉。

    江城沉吟了一下,说道:

    “我说老墨,咱孩子是不是和谁有仇呀?”

    江大夫本就是军区医院的主治医师,墨汶庭经常出任务,受伤是难免的事,接触自然不少。两人又是一起长大的朋友,他把初九也当做自家孩子,说话也就比较随意。

    “为何这样说?”墨父有些疑惑。

    “我看了孩子的伤,是从高处摔下的没错吧?”江城看向墨父。

    “对,说是在大院体育场那边跳台阶玩,脚踩空了摔的。”墨父回忆妻子攸宁的说法。

    “那就不对了。”

    “怎么不对?”墨父面容一肃,目光直直的看向江城。

    江城没在意墨父的目光,或者说是习惯了他这样的眼神。

    “小九的伤主要是在后脑的会枕部,另外她的后背,左肩膀靠后的地方,右肩膀前侧及两支手臂外侧,以及膝盖上都有淤青。其中后脑的伤最是严重。”

    “所以我判断她应该是后脑先着地的,或者应该说是后脑先接触到台阶,然后才滚下去的。”

    “也就是说,她整个人是后仰的状态下摔倒的。”

    说到这里,江城顿了顿,接着说道:

    “如果是自己踩空摔倒,人一般是向前摔,大脑会第一时间做出应激反应,双手拄地支撑。那么受伤的部位应该是膝盖下方,以及小腿和手掌。”

    “而小九的手掌完好,膝盖下方以及小腿均未受伤……”

    “所以……”

    “所以小九是被人推下去的!”江城还未说完,就被墨父打断。

    “那么……”

    “那么,说小九是自己摔倒的人,就是推她的人,或者说是,和推她之人有关。”

    “谢了,大江!”

    墨父转身出了值班室。

    江城摇了摇头,看来有人要倒大霉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