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五章 是时候搞点事情了
    人生得意需收敛,打脸来得太突然。

    ——南希日记

    墨汶庭回到病房,就被等在病房中的墨母及妻子围住。他却绕过她们,径直走向病床了。

    顾攸宁刚想要问墨汶庭有关小九的病情,就被墨母拉到了一边。她张了张嘴,终究没有问出。只是满脸的疑问,看着他手上的动作。

    墨汶庭先是抬手探了探初九的额头,确定触感温和,并没有发热。于是轻轻拉开被子,解开初九病号服领口的扣子,并拉到肩膀处,左右都查看过后就系上了扣子。随后又仔细查看了初九的手臂、手掌处以及腿上的淤青。

    他越是看下去,就越是心惊,一切都与江城说的无二致,而自己却毫无察觉。

    查看好后,就重新给初九盖好被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宁宁”墨汶庭顿了顿,“是谁告诉你和妈,说九儿是跳台阶玩不小心摔倒了的?”

    墨汶庭语气平和,似乎没什么波澜。

    但是病房中的二人,一个是生他、养他的亲妈,一个是多年的枕边人,哪里会不晓得此时的墨汶庭是在压抑着自己的怒火。

    “是厉谦的妈妈,许静。”顾攸宁如实回答。

    虽然不知道丈夫为何会如此问她,但是生活在大院中的人,又有几个是蠢的呢?

    再结合刚刚丈夫的动作,她想,这必定是与九儿的受伤有关,那么九儿的伤就有很大的问题了。

    或许,她们都被骗了。

    “那天下午二点左右,她急急忙忙跑到家里,说是九儿在体育场那边摔倒了,妈当时也在的。可是当我们到达体育场时,九儿已经不见了,一直守在旁边的警卫员小陈说,是三弟抱着九儿去了医院。”

    顾攸宁把那天发生的事,前前后后都说与了墨汶庭。

    “小宁说的没错,我们担心九儿的伤,急急忙忙的就跑出去了,家里门都忘了关。”

    墨母附和道。

    “只有许静去报信?她没说是谁看到九儿摔倒的么?厉谦呢?”

    “她说是厉谦看到九儿摔倒,一直没有动,就吓得跑回家找她了。她自己过来报的信。”顾攸宁说道。

    墨汶庭听后,脸色黑的厉害,拳头攥的咯吱咯吱响。

    “许静……呵……”

    看见丈夫儿子如此表情,哪里还有不明白的,不约而同的张口问道:“九儿是……”

    “没错,九儿是被人推下去的。”

    “是……”

    “是厉谦!”病房门不知何时被打开,墨汶礼就那么站在门口,身子微倚着门框。

    “老三,你怎么过来了!”看到三弟过来,墨汶庭脸色平和了一些。他对这个自己亲手养大的弟弟,从来都是温和的。

    “啊!厉谦哥哥!不要!”病床上小人忽然叫出了声音,只见她双眼紧闭,猛然伸出的双手,在空中散乱的抓着。

    “九儿没有要打许姐姐,九儿……九儿只是在帮姐姐摘头上的树叶!不要!厉谦哥哥!不要……呜呜”

    听着女儿歇斯底里地呼喊,墨父、墨母与墨奶奶心里眼里都是心疼。

    只有墨小叔叔在门口一直留意小初九的反应,看到她的眼皮微微一动,嘴角不由扯出一丝笑意,“这个小机灵鬼!”

    其实墨初九早在墨父进来时就已经醒了。

    她是被许多人的“说话声”吵醒的,但是醒来却发现病房中只有墨奶奶和墨妈妈在。就在她想出声询问时,墨父进来了。她刚想睁眼,就见墨父进前来检查她身上的淤青,墨初九条件反射般迅速地闭上眼睛,再怎么说她也是有着成年人的灵魂,只能尴尬的硬着头皮佯装昏迷。

    只是后来听着墨父的话,越听越激动,心里不由的想:“许静自以为聪明,她墨家人也不是傻的!拿谁当二百五呢!哼!”

    话说回来,自己居然将屋子里的人都骗过去了,看来自己还是很有影后的潜质嘛!

    也就是她兴奋的有点忘形,一不留意,就被小叔叔墨汶礼察觉到了。

    这个时候不搞点事情,更待何时呢?!墨初九暗戳戳的计划着。

    本来初九还在想,要怎么才能将“狗皮膏药”厉谦撕掉,这简直就是磕睡了就有人送枕头。

    她才不会承认之前是自己缠着厉谦一起玩的,明明是他自己凑上来的嘛!哼!

    揣着一心想搞事情的激动心情,于是在小叔叔确认是厉谦失手推了自己时,初九就装作梦魇,将事情锤死。

    就连她自己都为自己这一波操作六到不行。

    果然搞事情的感觉太爽了。

    总算是丢开了压在心头的大石。以后天高海阔,任我到处浪!

    就在初九得意的快崩戏的时候,小叔叔快步上前将初九抱在怀里,一手将她的头微侧,靠近自己的胸膛,另一只手轻抚着她的后背。用只有二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句:“别动。”

    墨初九登时心里的粉红泡泡碎了一地。蜷缩在小叔叔怀里一动不动。

    嗯,不敢动。

    原以为自己是神枪,却原来是根棒槌!

    人,果然到什么时候都不能太自负。

    打脸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她许静当我墨家是可以随便糊弄的人吗!”看着最心爱的小孙女苍白的小脸,毫无生气的模样,唐恬顿时就怒了。

    “还有那个厉家的小子,也太没有担当了!居然还对女孩子动手!幸亏他妈之前说要定娃娃亲,被我给拒绝了!都说三岁看大,五岁看老。就他家那小子,以后谁嫁谁糟心!”顾攸宁气愤的说,丝毫不觉得对一个七岁的孩子上升到人身攻击有什么不对。

    对于儿媳妇的说辞,墨奶奶表示,媳妇说的对!

    墨家人护短,那是遗传。

    初九在小叔叔怀里听到这么一个大瓜,心里震了震。

    原书中的墨初九的命运,是起因于一句玩笑话,她最后也终于把自己活成了一个笑话。

    忽然心中有点悲凉,为书中的墨初九,也为自己。

    “大夫说九儿要住院观察几天。妈,您年龄大了,先回去歇着。宁宁,你回去收拾一下小九要用的东西,出来太匆忙,什么都没带。我和三弟在这里看着。”墨汶庭安排着。

    “厉家的事,我自有安排。还从没有人欺负了我的人,能安然无恙的。只是厉伯伯到底是和父亲是故交,这件事暂时不要让他知道。”墨父叮嘱道。

    “什么事不能让我知道!”病房门口传来一声严厉的质问。

    空气瞬间凝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