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七章 许静的结局
    人之所以走入迷途,并不是由于他的无知,而是由于他的自以为知。

    ——南希日记

    墨初九始终对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持保留态度。

    这里既然能成为一个独立运行的世界,那么必然会有一个自己运行的规律。

    万物都是守恒的,有得必有失。无一例外。

    在不清楚这个规则时,墨初九决定静观其变。

    对于这次的事情,就当做一次试探,试探崩坏剧情的底线。

    但愿有所收获。

    墨宅

    老爷子回去之后就与墨父进了书房,一个小时后墨汶庭离开。

    墨老爷子仍坐在书房的靠椅上,手上缓缓的转动着玉石的健身球,轻轻地叹了口气,看着窗外从树梢透进来的阳光,久久不语。

    墨母与老太太一起在初九的房间默默的收拾着要带去医院的衣服。

    “宁宁,”唐恬放下手中的衣物,斟酌着语气,“妈一直都知道你是个善良的人,与人相交始终保持着最大的善意。妈这一辈子见过太多的人。之前你与厉家的媳妇交好,我就和你说过她心机太重。”

    唐恬顿了顿。

    “妈说这些,不是在责怪你。只是宁宁,爱你的邻居可以,但不要拆掉你的篱笆。你是个聪明的,好好想想妈今天的话。”

    拍了拍媳妇的手,老太太便转身走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顾攸宁一个人。她攥着初九的衣服,低着头,眼眶红红的。

    她知道婆婆说的都对,而自己这些年被墨汶庭宠爱着,很多时候都被丈夫当成小孩子宠着,被保护的太好。

    如果不是江城大夫发现伤口有问题,墨家肯定会当许静为初九的救命恩人。那样一来,许静不但可以抹掉儿子故意伤人的事实,而且还可以从墨家得到巨大的利益。

    是自己不够成熟,对人的防备心太弱。

    都说“为母则强”,就算了为了阿九和维桢,自己也要强大起来。这是一个母亲的责任。

    是爱,让她有了软肋。

    同样为了爱,她也可以身披铠甲!

    就在初九住院的这段时间,厉家从上到是一团糟。

    先是儿媳妇许静开的静安制药厂被举报,新药开发与试验流程不符合规定。新开发的治疗心脏疾病的速心康,未经审核批准,就进行人体试验,其副作用更是引起受试者死亡。

    消息一经爆出,引起全民关注。

    因为医药问题涉及广泛,性质严重。上面的人对于这一次的事件责令严查。

    再就是派系之争,厉家敌对派系对于这次的事件开始运作,借机打压。导致原本今年升迁有望的厉父厉中正,被停职调查,升迁无望。而厉老爷子更是气到血压飙升,住进了医院。

    墨父原是想从厉中正身上下手,毕竟夫为妻纲,那许静敢如此作态,也是厉中正默许的。谁知在调查的过程中发现许静的制药厂存在巨大的问题。

    政治博弈无可厚非,但如果涉及民生、人民的生命财产问题,那就是天大的事,任何的情面、权力,都不足以与之相抗衡。

    在墨父将搜集到证据交给墨老爷子后,老爷子将自己关在书房一整天。晚上出来把东西递给墨父,默许了他的行为。

    厉家这些年为了追逐权力,做下的事不少,就是墨至诚有心放过,都过不了自己心里这一关。

    更何况这次的事情影响太大了。那许静为了利益,做下这般,已经不是任何人可以说了算的了。等待她的必定是法律的严惩。

    当初九得知消息时,许静的事情已经是毫无翻身的可能了。

    厉家为了自保,积极提供许静违法的证据。而厉中正以与许静分居多年为由,提出了离婚。

    没了静安制药厂的资金支持,厉家也算是自断膀臂,而且受到的牵连,更是让厉家元气大伤。

    要不是厉老爷子早年的威名,厉父大义灭亲之举,这才让厉家的损失减少到最小。

    表面上看,厉中正及时止损并没有因为此事而受到太大的影响。实际上厉家子孙再无寸进的可能。

    许静自认为有手段,又不缺心计,最后落到这个下场,实在是咎由自取。

    其实厉中正与许静只是表面夫妻。许静爱的是她的表哥许文书,也就是许婉清的父亲。

    当初这段爱恋遭到许静父母的强力阻挠,最后许静被其家人火速嫁给厉中正,而表哥许文书也娶了妻子。这段恋情就地被掩盖。

    厉中正也是在婚后发现许静仍对其表哥怀有情意,在生下厉谦之后,他与许静的夫妻关系名存实亡。至于没离婚,则是因为利益。

    墨初九受伤住院,本是因为许婉清引起的,而许静为了保护许婉清,对于她只字不提,匆匆把她送走。只说是厉谦不胜墨初九的纠缠,失手推了她。

    对于许静的维护,厉中正恶气难咽,再加上事态发展愈发严峻,索性将她推出去,来个大义灭亲。

    起初许静并不答应,她的药厂暗地里为厉中正做了很多事。她自认厉中正能有今天,靠的就是她的金钱和各方面关系打点。现在出了事,便让她来背锅,那是不可能的,她死也要拉厉中正做垫背。

    但当厉中正拿出她出轨自己表哥的证据时,许静“嗤”的笑了。

    她全心爱着的人,成了她致命的匕首,她全力相帮的人,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狠狠地插了她一刀。

    果真是“以利相交,利尽则散”。

    最后为了表哥一家,也为了儿子厉谦,许静默默的认下了所有事。

    一切尘埃落定。

    “果真是剧情啊!”墨初九在心里感慨。

    即使许静倒了,厉家仍然在。只要厉家在,厉谦就在,剧情就能延续下去。整个事情都只是许静一人承担,而其他人似乎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

    但有些事,确实是改变了。

    这样看来,主要的剧情是真不容易崩的。但支线的崩坍对主线就一点影响没有么?

    墨初九没有想到,她不过是想断绝与厉谦的关系,来脱离自己既定的命运。然而自己一个十八线开外的小角色,竟会对剧情造成如此影响。看来以后想要修正自己的路,还是要尽量避开主线上的人和事为好。

    任重道远,徐徐图之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