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八章 再次病发
    生命中的全部偶然,其实都是命中注定,是为宿命。

    ——南希日记

    墨初九在医院当了一周的米虫,各种检查都做了,均无异常。就连头部的血块,也吸收的差不多了,对身体无甚影响。

    江城把医院的资料库翻遍了,都没有找到与初九相似的病例。只好把初九的病历资料整理好,发给远在美国的老师辛普森,让他帮忙查询。

    辛普森医生是美国权威的脑科专家,拥有大量的临床经验。如果有他的帮助,对于初九的病情会有很大的转机。

    “九儿今天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告诉妈妈。”顾攸宁坐在病床边削着苹果。

    “九儿没有哪里不舒服哦!”初九笑着回答,嘴角的梨涡浅浅。

    看着女儿明显红润的小脸,顾攸宁眼底盛满了温柔。

    将削好的苹果切块,递给初九:“明天最后再做一次检查,我们就可以出院了哦!九儿出院了想吃什么,告诉妈妈,妈妈都给你做!”

    “我知道妹妹要吃什么!”墨维桢兴奋的跳着。

    由于初九住院,墨维桢已经一周没有见到妹妹了。这也是二人自出生以来第一次分开这么久。

    好不容易挨到周末,幼儿园放假,墨维桢就缠着顾攸宁一起来了医院。

    遥记上次出院时,就因为初九一句“想吃锅包肉”,结果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每天饭桌上都会有这道菜。

    对于那种,你明明不想吃,但你家人认为你很想吃,并且不停给你夹菜的心理,初九表示,好想把当初的话吃掉。

    至于后来大院里流传着:“试问初九为何愁,今天没吃锅包肉”时,初九真的想“磨刀嚯嚯向维桢”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身体的原因,墨初九感觉自己的思想和行为都越来越趋向于孩童。

    呃,扯远了。

    在意识到墨小三即将要出口的话,初九伸手想阻止,已然来不及了。

    “她想吃锅包肉!”墨维桢拍手叫道。

    “墨小三,你自己想吃就让宋妈做,不要乱讲别人!”初九看着熊孩子墨维桢,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穆清哥哥说女孩子都会害羞,想要什么不会直接说的,她们说不要,其实是想要的。”墨维桢低头用手指抠着衣角认真的说道,“其实妹妹你跟哥哥不用害羞的哦!”

    初九听的有点抓狂,顺手拿起一块苹果,就塞进了他的嘴巴。

    至于乱讲话而带歪墨小三的穆清,初九表示,都记在小本本上了。

    看着嘻笑打闹在一起的一双儿女,顾攸宁心里满满的,满满的满足。

    ——我是雨夜分割线——

    暮色犹如一张灰蒙蒙的巨网,悄无声息的罩下来,抽走了天边最后一丝阳光。

    是夜。

    一道惨白的闪电,从东方发出,直照到西边。

    隆隆的雷声唤醒了沉闷的空气,化作无尽的雨滴,从高空坠落。

    床上的人儿,依然在沉睡。

    她似乎睡的并不安稳,眉头紧紧的皱着,满头大汗。

    “现在插播一条通知:受台风‘海鸥’影响,未来有三天江浙一带将面临大范围的降雨,局部地区有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请观众朋友注意出行安全。”医院大厅休息区的电视机,兀自播报着。来来往往的医患,无人驻足。

    一辆从市区开往秀峰山的中巴车,从大雨中缓缓驶来。

    车上载有十数位乘客,车子靠近车门的位置,坐着一对年轻的夫妻。年轻的女人抱着个男孩,坐在靠窗边的位置,同行的男人坐在外侧紧挨着过道。

    那男孩看上去四五岁左右,他穿着一套淡黄色的短袖套装,头上戴着印有粉色小猪的鸭舌帽,帽沿反扣在脑后。

    男孩半趴在女人身上,睡的很熟,小小的身子随着车子摇动的频率,一晃一晃的。

    初九看着眼前的小男孩,认出他就是先前梦里吃冰糕的男生。

    想到那个朝着姐姐撒娇的样子,就很可乐。那俏皮的样子哪里像现在这样安静。

    安静?

    不对,太安静了!人在睡熟的时候身体也会不自觉的动作,比如眼球的转动,嘴巴不自觉的张合,鼻子随着呼吸或长或短的翕动等等。可猪猪男孩一动不动,呼吸均匀而绵长,看起来像是昏迷。

    对,就是昏迷!

    初九的大脑高速运转。

    先前梦里的姐姐和猪猪男孩还有些地方相像的,一看就是有血缘关系。但面前的年轻夫妻却与姐弟二人无甚相似,而且太年轻了。至少以她的年龄不足以有个十岁左右的女儿。

    而且眼前的男女看起来虽像是夫妻,但是他们的交流并不多。女人一直抱着孩子,偶尔在别人聊天问到孩子时,眼底会掠过一丝慌张。而男子看似随意的与人聊天,但是他的眼神不停的扫视周围的情形,似是在警戒。

    越是观察,疑点越多。

    拐卖!一个念头迅速在初九脑中炸开。

    对,就是拐卖,这对“夫妻”一定就是人贩子。

    看着窗外的暴雨,初九心里有些着急。

    车子马上就要进入在盘山道,再有半个小时的车程,就要进入山区了。

    要怎么才能救猪猪男孩呢?初九为难着。自己也是个小孩子呀!如果能出点意外,车子停下来就好了。初九默默的想着。

    忽然,一道闪电,劈在路边的树上,四米高的大树应声而倒,横在了道路的中间。

    变故一刹那发生。

    司机紧急刹车,但由于雨天路滑,车身失控,中巴车车头撞上了倒落在地上的树干,车子猛的向右甩尾,右侧车门大开。

    车厢内大多的乘客由于系了安全带,只是七扭八歪的倒在座位上。

    年轻的女人头部撞在破碎的车窗上,鲜血汩汩地流出。同行的男人撞击在车门旁扶手的栏杆上,似乎受了不轻的伤。

    粉色猪猪男孩由于是被抱着,并没有系安全带,在车辆遭受撞击甩尾的时候,从车门直直的被甩飞了出去,消失在雨夜中。

    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战栗,突然暴发。

    “不要!”初九大喊!身子朝着淡黄色身影飞去的方向飞奔而去……

    病房的窗外,雷声隆隆的轰响着。

    “滴滴滴滴……”一阵急促的警报声响起。

    “江大夫,特护病房的病人血压急速下降,心率已降到30,目前陷入昏迷,急需抢救!”

    “马上准备抢救!”这一刻江城的脸上满是严肃,他最担心的状况发生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