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原来全世界的熊孩子,都是一样的!

    ——南希日记

    急救室的灯光一直亮着,提醒着人们,这里正在进行一场与死神的较量。

    初九躺在手术台上,苍白的脸色,好像易碎的娃娃。

    雷鸣声,叫不醒沉睡着的人。

    世界,大雨滂沱。

    初九感觉自己像在空中飘着,怀里是软软的。

    然后轻轻的,轻轻的,落下。落在山下茶园旁的小路上。

    “猪猪!猪猪!”初九检查了怀抱中的小男孩,见他并未受伤,就轻轻拍了拍他。

    至于为什么叫猪猪,可能是觉得小男孩比较喜欢猪吧!

    男孩依旧睡的香甜。

    “得先找个地方躲雨。”初九想。

    她环顾这片茶园,发现不远处有个供采茶人休憩的小屋。

    初九吃力的背起猪猪,向着小屋踉跄而去。雨水打湿了男孩的衣服。

    小屋里还算整洁,角落里摆放着一张一米宽的小床。

    初九把猪猪放在床上,脱掉湿透的衣服。又找来屋子里备用的毛巾,帮他擦了起来。

    守着猪猪的睡颜,初九不自觉的打着呵欠。

    好想睡呀!真希望明早醒来,阳光明媚,猪猪也能回到家人的身边。

    初九窝在猪猪的身边,慢慢地闭上了眼。

    雨渐渐停歇,远处蛙鸣蝉噪。

    这一夜,是安宁的夜。

    这一夜,是不眠的夜。

    抢救室

    经过三个小时的抢救,初九的血压终于趋于平稳,血糖回升,脱离了生命危险。只是人还是一直昏迷着,没有醒来的迹象。

    远在江南的X市,靠近淞河桥边的河滨派出所灯火通明。

    走廊的长椅上,坐着一对夫妻和一个小女孩。

    这对夫妻,面容憔悴,神情悲怆。

    小女孩红肿的眼睛依旧在流泪。她把弟弟弄丢了。

    二个小时前,警方接到报案,今天下午他们派出所所在辖区发生一起恶性绑架事件,被绑的是个四岁的小孩子,在街头当众被掳走,事情影响非常恶劣。

    经调查,发现案件发生地点距离河滨客运站较近,嫌疑人很有可能带着受害者一起逃离。

    经过走访,有目击者称看见一对年轻夫妇,抱着个孩子,坐上了去往秀峰山的车子。

    严密排查后,最终锁定一辆开往秀峰山的中巴。

    “吴队,已经确认孩子就在中巴车上。目前已经离开市区一个小时了。”负责排查的技术人员说道。

    “今天有暴雨,车子不可能开太快,应该还没进入山区。马上通知秀峰山警方协助前往拦截,一定要在进山前拦截住,否则人一旦进入山区,搜查范围太大了!”吴警官看着X市周边地图,圈定了匪徒逃跑的路线。

    “另外通知道路救援队一起出发,这种天气很容易发生灾祸。除了值班人员,所有人跟我走!”

    吴恒安排部署好一切事务,就出发了。

    经过了一段塌方的隧道后,在晨光微曦时,终于抵达了中巴出事的地方。

    二个嫌疑人,男的重伤,女的当场死亡。车上没有男孩的踪迹。

    “你们是在找人么?”一个获救的乘客问道。

    “你有看到一个四岁左右的男孩么?”吴恒问道。

    “车子发生事故的时候,孩子顺着车门方向飞出去了。”

    吴恒心里“咯噔”一声,怕是凶多吉少了。

    救援队负责救治伤员,其他人开始搜索周围。

    雨后的阳光,褪去了夏日的躁热,清爽明媚。

    初九在晨光中醒来,心情舒畅。

    “你是天使吗?”

    初九回头,一双澄澈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她。

    “你在跟我说话么?”初九惊讶,还记得上次梦中,那穿身而过的酸爽。

    “你看得到我?”

    “对呀!你是天使么?”

    “呃……是……吧……”初九摸了摸鼻子。。

    “那你怎么没有翅膀?”

    “救你的时候折断了。”初九接着编,反正梦里的事情,谁会考究呢!

    “啊?那你还痛么?慕慕给你呼呼就不痛了哦!”小慕白认真的说道。

    “……”初九编不下去了……

    远处传来一阵阵呼唤:“慕白!林慕白!”

    “是妈妈!妈妈来接我了!”小慕白兴奋的跳起来。

    “快去找你的妈妈吧!”看着慕白阳光的小脸,初九颇有种“老母亲”般的欣慰。这是自己救下的孩子呀!

    小慕白飞快的下床,在跑到门口时忽然停了下来:

    “我还会见到你么?”小慕白歪着头问。

    “会的!”初九点头。

    “那什么时候会见到你呢?”慕白又问。

    “在你需要我的时候。”

    “那是明天吗?”慕白又又问道。

    “不是。”

    “那是后天吗?”慕白又又又问。

    “……”

    “你妈喊你回家了!”初九抚额,这是‘十万个为什么’吗!

    “那天使姐姐再见!”

    “再见!”

    听着外面的人相聚时的欢呼,初九很开心。至于为什么慕白从车内飞出来这么远都没有受伤,初九表示,世界上那么多未解之谜,不在乎又多一个。

    终于送走了小慕白,初九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果然,全世界的熊孩子,都是一样的!

    原来作梦都带续集的!

    不过感觉还不错。

    连作个梦都能救人,情节连贯,剧情也不错,就算是写小说也会是个不错的章节。

    初九开心的想着。

    不过自己这觉睡的有的长,整个人都有点晕晕沉沉的,也该醒了,妈妈说今天要出院的!

    “病人醒了!”ICU值班护士惊呼,“快去通知江大夫!”

    随后开始了一阵“兵荒马乱”的检查。

    初九想不通,自己只不过是睡的时间长了一些,怎么会又做这些奇奇怪怪的检查。心好累。不过还是十分的配合了。

    在确定病情已经稳定后,初九被移送到了加护病房。

    看着父母关切的眼神,爷爷奶奶心疼的模样,哥哥们无声的守护,墨初九心里软软的,也暖暖的。这一世,她不再是一个人。她有最新最爱的家人了!

    就连一向闹腾的墨维桢,都变得安静起来。

    他们二人本是双生,就在初九昏迷的那一刻,他的心里忽然沉甸甸的,仿佛压着块大石头,喘不过气来,和之前初九受伤那次一样,总有一种要失去妹妹的感觉。

    还好,阿九回来了!妹妹回来了!

    “阿九妹妹,江叔叔说你睡着了。你以后不要再睡这么久了,好不好?以后我一定不抢你的锅包肉了,全都给你吃,好不好?”

    他以后都要妹妹好好的,只要妹妹好好的,他可以少吃点肉的!真的!

    作为全家快乐的源泉,果然不负众望,逗笑了在场的所有人,也冲淡了房间内的伤感气息。

    果然不愧是熊孩子,正经不过三秒。

    不过看在今天阳光比较灿烂的份上,不跟他计较了。

    关阳光什么事?

    初九表示,心情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