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十章 决定离开
    所谓听天由命,是一种得到证实的绝望。

    ——南希日记

    由于身体过于疲累,初九醒过来的时间并不长,在和家人们说了会话后,又沉沉的睡过去了。

    这次真的只是睡着了而已。

    因着病人需要安静,大家在看过初九后就都出去了。

    在踏出病房的那一刻,顾攸宁再也忍不住,捂着嘴,跑到无人的楼梯间,痛哭起来。

    那压抑的哭声,听得人整个心都揪起来,就像是一颗心被一簇不旺不灭的小火,仔仔细细的煎着。

    墨老爷子叹了口气。无论外表多么强悍的人,都会有他的软肋。初九是他心中唯一的柔软。但是有些事情,纵使你拥有再多的金钱,再高有权利,你都无法去改变。

    呵,有些事,即使年纪大了,依旧是无法看开,放下的呀!

    顾秉文看着爷爷奶奶相携而去却已稍显佝偻的背影,听着妈妈撕心裂肺的声音,一个决定在心里越发的坚定。

    其实看不开,放不下的,何止老爷子一人。

    墨汶庭看了看妻子离去的方向,示意长子跟过去,就转身去找江城了。男人的责任,让他的感情不能过多的表现出来,而且初九的病情,他也需要更进一步的了解。

    墨闻天牵着墨维桢,往顾母的方向去了。只是并没有进去,隔着安全门,默默的站着。

    “哥哥,我们不进去陪妈妈么?”小维桢拉着大哥的手,抬头问道。

    “小三儿乖,我们就在这里陪着妈妈。”墨闻天答道。

    他知道母亲现在需要发泄。自从九儿出事,她就一直沉浸在悲伤里,自责、悲恸,恨不得躺在床上的是自己,她太压抑了。如果这时候再看到和九儿一样的脸,他怕母亲会受不了。

    至于让九儿承受这一切的厉家,爷爷顾忌情面,爸爸也有他的立场,那就自己来好了。

    九儿是他养大的妹妹。从没有人在动了他的人后,还安然无恙的。也许是他经常出任务不在家,沉寂太久了,让那些敢动作的人忘记了,他曾经是大院里人的噩梦。

    是时候让人们重温一下“旧梦”了。

    十年磨一剑,锋芒未曾试。第一个试剑人,就厉家好了。

    墨小叔靠在病房外的窗旁,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初九,眸子深了深。

    他原本在国外出差,忽然接到通知,初九病危,就立马往回赶,公司的业务全都推给了下属,就为了怕有遗憾。

    从机场到医院了路上,还出了一点事故,导致左手小臂受了点伤。为了赶时间,他把司机独自留下处理事故,自己打了车来了医院。

    其实他早在初九转到加护病房时就到了,知道阿九暂时没事,就没有进去再添乱了。

    就差一点,就那么一点,他就再也见不到九儿了。还好九儿挺过来了。他的九儿一定是个福气大的,一定会长命百岁!

    “先生!先生!您的手臂在滴血,您是受伤了吧,您现在需要急救!”

    路过的护士看见墨汶礼一直看着病房不出声,以为他是太过担心病房中的人,就想上前来安慰一下,结果看到这个人居然受伤了,而自己却不自觉。但她还是本着“医者父母心”的原则,上前劝说。

    “嗯。”墨汶礼随意的答了句,转身就走。墨绿色的眼镜,挡住了眼底晦暗不明的神色。

    “哎!哎!这位先生!急救室在这边!”护士企图叫住墨汶礼。但是他却充耳不闻,自己走开了。

    “可真真是个怪人!”护士低喃了一句,然后摇摇头走了。

    脑外科办公室

    “阿城,九儿突然昏厥的原因到底什么,检查出来了么?”墨汶庭径直走到江城的办公桌前。

    “我查遍了医院档案室所有的病例,没有一例与阿九的病情相似。这也是我从医以来,第一次发现这种怪异的情形。以我们国家目前的医疗水平,怕是无能为力。”江城扶了扶眼镜。

    “我已经联系了我在美国进修时候的老师辛普森医生,并且把阿九的病例发给了他。他是目前美国脑科方面的权威专家。就在刚才,他回复我说,他对阿九的病情很感兴趣,但要看到病人的具体情形,才能进一步诊断。”

    “所以我建议你们去美国。辛普森这边,我来联络。”江城说道,“虽然我知道你们都舍不得阿九,但是治病更重要不是么?”

    “九儿如果去美国治疗,有多大的把握?”墨汶庭皱了皱眉头。

    “每一种病都会存在风险,我不能说在美国治疗会有多大的机率,但是如果在国内,恐怕连病因都检查不出来,只能瞎子过河——摸着走。一切听天由命。”江城对于目前国内的医疗水平还是有非常明确的认知的。

    有些事情,真的不是说你可以就真的可以的,尤其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这不是没有民族气节,而是需要学习的地方真的太多了,而医学,更是需要终身学习的一项科学。

    “我墨家人从不认命!谢了!我回去和老爷子说,到时就辛苦你了。”墨父点头,表示了解。

    “我们之间不用客气。”江城站起身拍了拍好友的肩膀,“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男人之间的信任,或许就是一个眼神;朋友之间的安慰,或许就是一个肩膀。

    墨老爷子在知道这个消息时,也表示支持。

    所谓的听天由命,是一种得到证实的绝望。墨家人要是认命,就不会有今天。

    但是由谁陪着去,人选上又犯了难。

    因为墨家人的工作性质,不能轻易出国。

    “让我去吧!”顾攸宁说道,“我是九儿的妈妈,让我照顾她!”

    “宁宁,你不只是一个孩子的妈,您还有维桢要照顾!”老太太唐恬说道,“维桢也离不开你呀!”

    “我去吧!”墨汶礼匆匆处理完伤口就回了医院。为了掩饰受伤的事情,还特意换了身衣服,喷了古龙,来掩盖消毒水味。

    “我在加州也有一些生意要照料,正好可以照顾九儿。”

    “我也去,我想在美国读书,这样也可以照顾妹妹。”顾秉文说道。

    他本就父母双亡,是小姨让他又有了个家,是墨家人让他体会到了什么叫爱,是初九让他有了血脉相连的感觉。也是初九让他在这个家不再感觉是一个人,至少还有个人和她有着相同的血,哪怕只有一点点的相同。虽然维桢也是,但是还是妹妹最贴心。

    或许大院的孩子都觉得初九太张扬,但是他的妹妹,就应该活的快乐、张扬不是么!自己的妹妹,自己宠,谁管得着!

    所以美国,他是一定要去的!

    “那就都去吧!”墨汶礼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