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十一章 奈何奈何奈若何
    我们在逃离命运的途中,却与命运不期而遇。

    ——南希日记

    “那就都去吧!”墨汶庭说道。

    “宁宁,你和老三带着秉文、维桢,都去吧!”

    毕竟是多年夫妻,顾攸宁这段时间的压力他比谁都清楚。

    她把这一切都归疚到自己的身上,她始终认为,如果不是她与厉家的许静交往过密,初九也不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也是因为她太信任许静,差点将她当做恩人,使墨家人陷入两难的境地。

    虽然大家都没有怪过她,但是她的心理压力一直都很大。再这样下去,人会崩溃的。倘若初九能在她眼前好起来,她才会真正的放下,作回当初那个温柔、纯真的顾攸宁。

    所以,让妻子去美国陪九儿治疗,虽然不是最好的安排,但却是目前情形下,最佳的选择。

    而且老三也能照顾他们母子几人。墨汶礼虽然年轻,身体也稍弱,但是他却有着超一般的睿智,且人也沉稳。有他在,他很放心。

    而让顾秉文去,则是因为他知道顾秉文虽然看似在墨家待得很好,但他终究少了一份归属感。他不会想留在墨家发展,而且墨家的路也不是他的路,他应该有更广阔的世界。

    而美国,或许就是能让他飞翔的天空。

    至于墨维桢,让他去美国闹腾闹腾也好,妻子心情不好,弟弟又不爱说话,秉文还是个闷葫芦,正好他去可以缓解气氛,同时也能转移一下妻子的注意力。而且小儿子太闹,就别吵着老爷子和老太太了。

    就是老太太会想孩子们。不过也可以远程视频来缓解思念,大不了休假的时候一起去看看就完了。

    一切安排就绪,剩下的就等医院的检查结果,看初九何时可以出发,前往美国。

    尚在睡梦中的初九,此刻还不知道,她努力的想要避开剧情的操作,反而把她更早的推向了命运。

    我们总在逃离命运的途中,与命运不期而遇。

    当初九被打包好,送上飞往美国的飞机的时候,她的心情是这样的“……”

    怎么形容呢,大概就是“奈何奈何奈若何”吧!

    虽然人生在世,总会有种种的不如意,但是我们仍有选择。

    只要你还在笑,那这个世界,就不算太糟糕。

    一切准备就绪,出发的时间定在七天后。

    初九的病情着实奇怪,发病突然,好的也突然。不过是睡了一觉,整个人就生龙活虎的了。于是,她在第二天检查完就出院回家休养了。

    她终于“如愿以偿”的吃上了锅包肉。

    是的,没错!就是如愿以偿了。如了墨小三的愿。

    这个锅,大概……可能……要背一辈子了……吧?

    在家休养的这几天,她还在思考人生。

    “啊!好烦啊!”在初九第十七次感叹后,房门被打开了。至于她如此烦躁的原因,初九表示不太想说,因为,丢不起那人!

    呃……要说原因……

    这,还要从初九上次出院的时候说起。

    总之,烦躁的起因就是一盘锅包肉。而烦躁到暴躁的原因,是墨维桢的不切实际的说话,空口无凭的言语,彻头彻尾的诋毁她,因为吃不到锅包肉摔倒住院了。使得她在大院里,无论走到哪,遇到谁,都会被问一句:“今天有吃锅包肉吗?”

    自此,锅包肉就被她划入了黑名单,然而这并没有阻止它成为墨初九“人生的污点”。

    房门打开,二哥顾秉文和三哥墨维桢走了进来。

    “阿九!阿九!你是不是很无聊呀?我们出去玩吧!”墨维桢跳着走到初九旁边,拉着她的手兴奋的说道。

    “不去!”初九拒绝道。

    她一出去,就会被那些怪叔叔怪阿姨围着问,她是真的招架不住啊!

    也不知道哪个糟心孩子,还整出了打油诗,什么“试问阿九为何愁,今天没吃锅包肉”,“莫问前路无知己,今天没吃锅包肉”,“何当共剪西窗烛,今晚没吃锅包肉”。

    她就想问问:谁家的熊孩子,诗词学的真不错,这么能耐,都能自由发挥了,他咋不上天,和太阳肩并肩呢!

    “去嘛!去嘛!”维小桢摇着初九的手,那撒娇的样子,像极了梦里的猪猪男孩,哦不,叫慕白的男孩。

    只是忽然想到他,初九的心神莫名的有些晃忽。

    她甩了甩头,才回过了神。

    “您还有脸说!是谁到处说我想吃锅包肉的!还有那些诗是怎么回事?”初九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控诉着自己的愤怒。

    “哎呀!人家又不是故意的啦!”椎小桢捏着衣角解释,眼神有些闪躲,“我就是和穆清哥哥说,您出院了想吃的嘛!我也不知道大家怎么都知道了。再说那诗,那诗编的也挺好听的嘛,特别顺溜!您也别怪人家了嘛!”

    又是那个穆清,这已经已经第二次了。

    初九默默的记着账。

    “那怪我喽!”初九抽出自己被墨小三蹂躏的手。

    “那也不能怪你的嘛!”维小桢嗫喏着。

    “那您说要怪谁?”初九气笑了!

    “怪……怪……反正不怪我的嘛!”

    “好了,好了,谁都不怪,我们也不在大院玩。”二哥顾秉文笑着说道。

    “九儿快收拾一下,二哥带你们出去吃好吃的。齐北路小吃街那里新开了几家店,听说味道不错,我们去试试看。顺便买些回来给妈妈和奶奶她们吃,等我们离开了,可就吃不到这些东西了!”

    “哦!哦!二哥哥最好了!我最爱二哥哥了!”椎小桢开心的拍起手来。

    “我看你是谁有好吃的,就最爱谁!出去以后,小心别人拿一根冰淇淋,把你给骗走!”初九不客气的怼着墨维桢。

    “笑话!”椎小桢撇了撇嘴,“一根冰淇淋就想骗走我,开什么玩笑!那怎么也得二根才行!”

    说完,墨维桢还特意用手指比划了一下。

    初九全程无语,这二货,绝对不是和她一个胎里出来的,太二了!

    当然墨维桢也只是在亲近的人身边,才会暴露“二货”的属性。在外人面前,包袱重着呢!

    顾秉文捧腹大笑,眼泪都笑出来了。

    墨小三不愧是墨家的“搞笑担当”,有他在的地方,想不笑都难。就连平时不苟言笑的顾秉文,都能笑到没形象。

    其实这样也不错的!

    生活太难,总要找点乐趣不是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