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二十九章 或许,她错了
    打脸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南希日记

    时装周结束后,初九给一起准备时装周的同事放了假,可以在巴黎到处逛逛,两天后,返回洛杉矶。她自己则另有安排。

    有人像家雀儿,不愿意挪窝。有人像候鸟,永远在路上。

    费舍打来电话说,她的拍摄的《心旅程》,已经入选电影节最佳记录片奖项。

    所以她要从巴黎转去JN,参加JN电影节。

    是以,候鸟九儿又要出发,飞往下一站目的地。

    助理已定好隔天的机票。

    由于这几天太累,初九早早的就睡了。

    凌晨二点,初九被一阵夺命般的电话铃声吵醒。

    这对于平时消耗太大,睡眠不足就容易低血糖的初九来说,是致命的。

    说来也巧,初九平时休息都会将手机静音或者关机,所以一般人即使有事,也会联系她的助理。今天刚巧,助理不在,她也忘了调,才有了现在的情况。

    初九拧着眉头,坐了起来。但愿打电话的人是真的有事,不然她会想要杀人的。

    电话再次响起。居然打的是她的私人号码。

    初九皱了皱眉,知道这个号码的并不多,可能真的是有急事吧!

    “你好?”初九接通了电话。

    “您好,这里是圣菲罗堡酒吧,您的朋友在这里出了点状况。我们找不到他的身份证明和手机,只有您的电话。您能过来接一下他么?顺便结一下账。”

    电话那端操着一口流利的法语,听起来应该是酒吧的酒保。

    “我大概三十分钟后到,在我到达以先,请帮我照顾好他。”初九挂断电话,略一思索,就知道醉酒的是林慕白。

    “他的经纪人干嘛去了?”初九有些恼火。

    这异国他乡,大晚上的,放着一个十八九岁的男生在酒吧,自己却不见了,还有比这更不靠谱的么?

    然而在后来的接触中,初九不断被刷新认知,让她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不靠谱。

    初九因为这次工作的原因,不适合住在酒店,就租住了郊区的一个别墅。因为与市区有段距离,所以也有租车。不然这么晚了,想要叫个车还真不容易。

    当她全副武装,到达圣菲罗堡酒吧时,林慕白独自躺在一个包厢的沙发上,旁边的桌子放了一杯清水。看来酒保有好好照顾他。

    她上前拍了拍他的脸,企图叫醒他,却没有成功。

    林慕白睡的很沉,哦不,是醉的很深。

    结清了所有的费用,初九给了酒保丰厚的小费,

    “有人拍过照么?”初九不放心,林慕白本就相貌出众,又刚在时装周露脸,如果此时被人拍了,会有点麻烦。

    “我让他们立刻删除!”酒保瞬间明白了初九的担心,这怕也是公众人物吧,不过初九全程带着帽子,遮住半张脸的眼镜,又带了口罩,将整个脸挡的严严实实,他是真的没看出来是谁。

    “能借用一下你们酒吧的网络吗?”初九拿出手机,她可不放心别人,一般都是自己动手的。

    “当然!”

    于是,酒保全程目睹了初九的操作。

    只不过用一个手机,短短几分钟,就将他们手机里存储的有关醉酒之人的照片删除的一干二净。不由得惊掉了下巴。

    这是什么X操作!这也太溜了!

    当然她也顺手删除了那一通通话记录。她不会在自己知情的情况下,给人留有可乘之机。

    一切防患未然。

    她可不想明天一觉醒来,头条上飘着有关她的话题。

    在酒保的帮助下,林慕白被扶上了车。

    所以他身上真的是什么身份证明都没有,手机也没带一个,就连那张名片,都是在里衣兜里翻出来的。

    初九不由不怀疑:“这孩子莫不是碰上了贼?”

    这心也是大的,自己都差点丢了!

    真的是......

    初九走后,一个身着黑衣的金发男人走近了酒保,“知道是谁么?”

    “不知道,完全看不出。”酒保恭敬的回答。

    “电话号码发给我。”

    “好的,我有打过她的电话。哎?通话记录不见了!”酒保惊呆了。

    “算了!”金发男人轻轻一笑,那种情况下,仅凭一个手机,一个网络IP,就能筛选并清除所有人手机里有关的照片,那么删除一个通话记录又算得了什么!

    直是个有意思的小朋友!

    不过他斯威特想知道的事情,还没有不能知道的!今天的这趟没白来,居然能遇到如此有趣的人。

    今晚,是个美妙的夜晚!

    今晚,是个“美妙”的夜晚!

    林慕白睡了一路,在快到达的时候醒了。

    这里的“醒”,仅指眼睛睁开,不代表神志上的清明。

    醉酒的人,都以为自己是最清醒的,只有清醒的人知道,他们只是睁开了眼睛。

    “南希姐姐!”林慕白在看到初九的那一刻,眼睛亮的像夜空中的星。

    “南希姐姐,是你吗?”他想要上前确认,这不是自己的梦。

    “别动!坐好!”初九大声吓住林慕白,开车可不是玩笑。

    “你凶我!”林慕白像是被欺负了的小奶狗,可怜兮兮的看着初九。

    “我在开车,你乖乖坐好。”

    “你就是凶我!”他像个孩子一样,嘟着嘴巴生气。

    “乖,马上就到了!”初九真的是无奈了,谁能想到十四年后,她依然要哄着慕小白。

    终于停了车,初九松了一口气。

    然而打脸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很快,她发现,她放心的太早了。太太早了。

    一下车,林慕白就像是只大型犬一样,黏了上来。

    “南希姐姐,你为什么才来找我?慕慕好想你的!”林慕白整个人粘在了初九的身上。

    “你喝多了!”

    “我才没有喝多!”林慕白瞪着眼睛反驳道。

    “嗯,你没喝多,是我喝多了!”

    “嗯,喝车不开酒!这次就算了,下次你可一定不能开车了!知道么!”林慕白一本正经的说教。如果忽略他语句上的语病的话,再正经不过了。

    “你说的都对!”初九翻了个白眼,她是有多傻,和一个醉酒的人能说清什么!

    “那必须的!”林慕白傲娇的扬了扬头。

    “我今天碰见一个人,她也叫南希,可她不是我的南希姐姐。你知道她有多可恶么?”

    都说酒后吐真言。看着林慕白愤愤的模样,初九倒是想听听,她有多可恶。

    “哦?她怎么可恶了?”

    “她不让我再找你,她说我们不会再遇见了。她说......她说......呜呜呜呜......”林慕白趴在初九的肩膀上大哭。

    “她就是太可恶了!”

    “林慕白,你看清楚我是谁了么?”初九气笑了,当着她的面,居然说她可恶。

    “当然!”

    “我是谁?”

    “你是南希姐姐,我的南希姐姐!”他那开心的样子,像是得到了糖果的孩子。

    这话初九还真没办法反驳。

    “可是你明明就在这里,她凭什么说我们不会遇见!你看,我们现在就在一起,我们在一起呢!”林慕白紧紧的抱住初九不放手。

    “慕慕,放开我,你弄疼我了!”初九试图去推开他,可是没成功。他的双臂很用力,仿佛要将初九锁进身体。

    “不放!放开了,你再走了怎么办?就不放,明天就给那些人看看,我找到你了!”林慕白固执的不放手。

    初九竟不知,林慕白的执念,竟会那么深。

    或许,她错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