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三十章 我会负责的
    人们常说,当你无从选择时,要遵从自己内心的想法。

    所以,我选择了那条不安全的道路,去追随我内心的热情。

    ——南希日记

    请记住,永远不要试图和醉酒的人讲明白一件事,因为他们没有任何逻辑可言。

    这是初九这一刻最真实的想法。

    她已经被林慕白磨的没脾气了。

    从一下车开始,他整个人就跟粘在她身上一样,撕都撕不掉的那种。

    “林慕白,去洗漱。”

    “不要,你会不见的!”林慕白拒绝。

    “我不走,你身上都是酒味,臭死了!”

    “那你保证不会走!”他还是不太放心。

    “我保证不会走!”

    “拉钩!”

    “好,拉钩!”

    “现在可以去洗漱了吧!”

    “不要!你站在我能看见的地方!”林慕白又换了要求。

    “慕小白!快点去洗漱!”初九折腾一晚上,额头突突的疼。

    “你凶我!”林慕白又露出受委屈可怜兮兮的样子。

    “没凶你,你去洗漱好不好?”

    “那你不要走!”

    “好好好,我不走!”

    “你保证!”

    “我保证!”

    初九心好累!他小时候也不这样啊!但是自己捡回来的孩子,能怎么办呢!养着吧!

    好在她自己住一栋别墅,不然她都不知道怎么跟人解释。

    解释什么?

    出去拣了个醉汉,然后醉汉化身成一个粘人的小妖精。说出去你信么?

    初九匆匆收拾好自己,就打开电脑,准备查看酒吧的监控。

    由于时间关系,她只是删除了照片,现在则是要查监控视频。

    轻车熟路的黑入酒吧监控,从林慕白进入酒吧后,一直到她们一起出酒吧,她将整个时间段的视频拷备后全部销毁,依初九的技术,她删除的东西,别人想恢复,怕是要费一番力气了。

    她自然有看到酒保后面和一个人交谈,只是监控只有画面,没有声音,初九就没太在意。

    就在她刚收好电脑,那边就传来了林慕白的呼唤,

    “南希姐姐!南希姐姐!你在哪里?”

    初九认命的出去,把巨婴领回来。

    “来,喝杯牛奶,然后去睡觉。”

    初九把刚温过的牛奶放在林慕白的手中,然后又将他换下来的衣服丢到洗衣机里清洗。而林慕白一直捧着杯子,跟在她的身后。

    无论她怎么说,他都不肯走。

    在反复告诉自己:‘这是自己养的孩子’后,初九就随他去了。

    一切收拾妥当后,已经快凌晨四点了。

    就在初九准备睡觉的时候,又出了问题。

    “我要跟你睡。”林慕白拉住初九的衣角不放手。

    “不行。回你的房间睡。”初九拒绝道,她的耐心快要告罄了。

    “你是不是又要丢下我?”林慕白上前直接抱住初九,死死的抱住,头埋在她的肩膀上。

    “我不准你再丢下我!”

    缺乏睡眠加上低血糖,使初九头疼欲裂,就在她想要动用武力来解决眼前的事情时,一滴滚烫的眼泪,滴在她的肩膀,灼烧着她的肌肤。

    这一刻,她所有的烦躁都平息了。

    随他吧!

    就这样,林慕白成功的“绑住”了初九。

    这一夜,初九做了个梦。梦里,她回到了当初那个有河的小镇。

    那应该是秋天的黄昏,残阳掩映着淞河桥,勾勒着明明暗暗的轮廓。风托着柳叶,旋转着飘落,落在小河旁,落在石头上。河面细细的水流,将落叶,送向远方。

    在这萧瑟的风景里,一个瘦小的身影,孤独的伫立在桥头,“今天是第三百九十九天,她还是没有来么?”

    初九哭了。所以在这五千多个日日夜夜里,他都不曾忘记自己吗?

    人们常说,当你无从选择时,要遵从自己内心的想法。

    所以,她选择了那条不安全的道路,去追随内心的热情。

    他所有的酸涩眼泪,将会成为她往后的救赎。

    一阵轻快地电话铃声,打破了宁静的空气。

    林慕白艰难地从被子里伸出手,在床头柜子上摸来摸去,终于找到了扰人清楚的罪魁祸首——手机,原来是有电话过来。迷迷糊糊中接通电话,

    “喂?你找谁?”林慕白低低地问道,嗓音带着没睡醒的沙哑。

    “九儿,早上好!九儿……你是谁?九儿呢?”电话那头传来女人的疑问。

    “你打电话问我是……”林慕白猛地睁开双眼,想问电话那头到底是谁时,忽然感到一阵低气压,气压中心,来自自己左边的床上。

    床上?这不是自己的房间!所以他在哪里?

    在对上低气压中心的那双布满红血丝的眼睛时,他闭上了嘴。

    “找我的?”初九哑着嗓子问道。

    林慕白乖乖的交出手机。

    “喂?妈咪。”

    “嗯,是我。”

    “男人?哪里有男人?”

    “真的没有!”

    “妈咪,我四点睡的,你让我再睡一会儿吧,晚点再给你打电话。”

    “真没有,有的话一定会告诉你的!”

    “妈咪再见!”

    在挂断顾攸宁的电话后,初九松了一口气。好在搪塞过去了,不然不出十分钟,她就得挨全家电话轰炸。

    而罪魁祸首,这会儿正咬着被角,呆呆的看着初九不说话。

    “醒了?”初九瞟了一眼林慕白。

    “嗯!”他点头。

    “我是说你酒醒了!”

    “醒了。”继续点头。

    “昨天的事,还记得么?”

    “记……不记……记记得。”林慕白先是点头,再又摇头,忽然发现初九脸色变得难看时,又立马改为点头。

    “那到底是记得,还是不记得?”

    “记得一部分……”林慕白掐着手指,比划着记得的程度。

    “那你记得什么?”初九挑眉。

    “我记得我喝多了,没带钱,然后酒保让我打电话给朋友,我没找到手机。后来他们就打给了你。”林慕白努力回忆着昨天的事。

    “嗯,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不记得了……”他皱着眉头努力回想,可就是什么也想不起来。

    “不记得了?”初九无语了,她就不应该高估醉酒之人的记忆力。

    “我好像做个梦。”

    “做梦?做什么梦了?”第一次听说喝醉了还记得作梦的。

    “我梦到南希来接我了!啊!我说的是我的南希姐姐!”林慕白连忙解释。

    “呵,然后呢?”

    “然后我不想让她走,就一直抱着她,还和她一起睡的……”林慕白越说,发现初九的脸色越黑,吓的他赶紧闭上了嘴巴。

    “说,怎么不说了?”合着他都记得,只不过是都当做作梦了!

    “我……我……”林慕白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忽然脑袋一亮,一个念头瞬间被放大:“昨天是你?!”

    “你说呢?”初九重新躺下,她感觉头有点晕。

    林慕白低下了头,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猛然抬头,直直的看着初九的眼睛:

    “我会负责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