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五十九章 郭导的苦恼
    人生在世,看似自由,却又无往不在枷锁中。

    ——南希日记

    看着初九那边欢声笑语,许婉清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她一定是与这个叫南希的有仇!几次三番的坏她的好事!

    她前阵子只顾着追回陆景苑,都没怎么关注娱乐新闻。在仔细回想了一下,她发现她并不认识她,但是总觉得哪里熟悉。

    她翻出手机,搜索有关南希的微博,在看到她因为曝光与墨维桢的关系而登上的热搜,许婉清的记忆慢慢的翻涌。

    墨家!这个南希不会就是当年的那个没死掉的小女孩吧!还真是命大,竟然还风风光光的回来了。

    墨家可不是现在的她能惹得起的。

    不过她惹不起,不代表有人惹不起。当年她不是缠着厉谦么?她就不信她现在会对厉谦没有一丝想法,不然她巴巴的回来干嘛!

    她哪里知道,初九连看都不想看见她与厉谦,就算是有想法,也只是想怎么摆脱他们而已。

    有了计较之后,许婉清反倒放松了下来,端想手边的鱼汤刚想喝一口,闻了味道就忍不住想吐。

    助理硬着头皮上前,想要换一碗鸡汤。意外的没有迎来想象中的责骂,许婉清只是摆了摆手,让她退下去。助理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感受到背后森森的恶意,初九装作不经意的回头,原来是许婉清。

    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不过还是要尽快把人弄出剧组,她有种预感,只要有许婉清在,一定会整出幺蛾子来!

    可是有些事情,不是想避免,就能不发生的。

    欢乐的午休过后,剧组又开始了日常拍摄。

    “小九儿,听说你导演系毕业了,你今儿要没别的事就帮我掌掌镜,讲讲戏!让你郭叔我看看你的功力。”郭明中拍拍初九的肩膀说道。

    “好啊!我没在国内的剧组待过,正好可以多学习一下。”初九答应的干脆。

    下午的戏份,刚好是林慕白饰演的陆浮生与许婉清客串的夙卿初见的那场戏。

    《青城》有关陆浮生的大致剧情是这样的:

    陆浮生风乃洛阳郡首之幼子,生性单纯,素来讨厌官场上的尔虞我诈,却向往江湖快意恩仇的生活。

    一次贪玩,晚归。发现郡首府火光通天,府上从上到下,皆死于曲肠剑之下。

    江湖皆知,曲肠剑乃魔教圣女的佩剑,是圣女身价的象征,从来都是剑不离身。

    为了复仇,陆浮生拜在武林第一大派青山派门下,苦练武艺,就为了有朝一日,手刃仇人。然而却在拜师的路上险些遇害,被下山寻找曲肠剑的夙卿所救,二人暗生情愫。

    陆浮生终于习得一身武艺后,前往魔教复仇,却意外得知夙卿是魔教圣女。奈何灭门之仇,不共戴天,陆浮生还是选择了复仇。

    就在复仇大计将成时,女主素婉不忍他被蒙骗,告知他,这一切都是青山派大长老的灭魔计划,现任魔教圣女乃是前二年上任的,陆浮生方知自己被利用,他想去救夙卿,无奈杀局已布,无力回天,夙卿枉死。

    最后陆浮生杀了真正的仇人后,带着夙卿的遗体消失于江湖。

    有人说他救活了夙卿,两个人永远的在一起了。也有人说他死了,尸首与夙卿合葬在一处。

    后来人们为了祭奠这一对痴情男女,谱了一首《浮生为卿》的乐曲,以作纪念。

    今天下午要演的这段戏,就是陆浮生遇袭受伤,被夙卿所救的这段。

    林慕白虽然不是专业的演员,但好在他好学,也有天赋,所以一直表现都不错,演的也很有灵性。

    但是今天,他有点紧张。

    林慕白的古装扮相很好,一身利落的白衣,长发高高的束起,颇有一种少年如玉的感觉。

    由于郭导对片子质量的要求,尽量用真实的景色进行取景。所以《青城》的取景地,一般都在“深山老林”,植被旺盛的地方。

    今天的拍摄地,就是附近的一处山坡。

    一切准备就绪,场记开始打板。

    镜头从远处切近。

    一个衣衫微微凌乱的白衣少年从远处跑来,他一边跑,一边不时的回头看,仿佛后面有人在追赶着他。

    忽然,白衣少年表情变得惊恐起来,他加快了奔跑的脚步,奈何他力已竭,脚下一个踉跄,向前扑倒在地。

    他挣扎着站起来继续往前跑,但他似乎扭到了脚,才又跑了二步,又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这时追赶他的人,近了。

    少年眼里透着深深的绝望。

    他祈祷有人能从天而降,救他于水火之中。然而他知道,在这深山老林中,死亡,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他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卡!这条过!”

    郭导反复看着摄影机里的画面,确定没有需要补拍的镜头后,就叫化妆师给他补妆,准备拍接下来夙卿出现的镜头。

    “九儿你看,这个孩子演戏有点灵性吧!我跟你说,那么多试镜的人,我一眼就看中他了!这叫啥?这就叫慧眼识明珠!”

    郭明中上扬的脸,写满了得意。

    “这我不跟你犟,郭叔看演员的眼光自然是好的!只不过我更倾向于德艺双馨。”初九话里有话。

    “你说慕小子德行有亏?”

    郭明中惊讶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初九和林慕白的互动,他们可都看在眼里的。

    初九翻了个白眼,

    “慕慕自然是好的!郭叔,我眼神好着呢!看得比谁都清楚!”

    “啊!你说她呀!”郭导瞬间就明了初九所指何人。

    “哎!人生在世,看似自由,却又无往不在枷锁中!我一烂片小导演,哪能什么都自己说了算的!还不是一样要向资本低头!”

    郭明中无奈的叹了叹气,有谁能真正的为所欲为呢?都是有着这样或那样的束缚。

    就比如说一个公司,员工上面有部长,部长上面还有经理呢,经理又是为总裁打工的,总裁看似高高在上,却也要保证所有股东的利益。

    所以说,人啊!没有谁是单独脱离社会生活的,但只要你在社会这个圈子里,那就是一个相互需要、相互制约的链条,生生不息。

    但是链条与链条之间还有区别,你链子粗,锁住的人多,那你相对就有一定的权力,这是纵向的比较。如果横向来比较的话,无非就是大鱼吃小鱼呗!

    所以说,还是得看各自的本事,财大气粗,听着虽然俗气,却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很显然,他现在属于气不太粗财也不大的那类人。

    初九听了,默默点了点头。

    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一点就透。

    又是陆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