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六十三章 林慕白坠马
    世界在你掌中,你在谁掌上?

    世界在你梦中,你在谁梦里?

    ——南希日记

    初九是上午十点钟的飞机。

    由于机场距初九住的酒店比较远,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所以初九早早的就起来,与舒窈、林慕白等人告别之后,就收拾东西,准备去机场了。

    今天剧组的戏份比较多,而且大多是外景戏,拍起来有些难度。所以众人分开后,各自开工。

    初九昨夜没有睡好,整晚都在做梦,早上醒来,却想不起一丝。

    这是她之前从未有过的事情。

    坐上去机场的车,初九用力的揉了揉眉心,靠坐在车椅后背,睡着了。

    狂风卷集着落叶。

    西去的迟迟的云是忧人的,载着悲切而悠长的鹰呼。

    一匹火红的骏马奔驰在广阔的草原上,四蹄翻腾,长鬃飞扬。

    马上一白衣少年,鲜衣怒马,明眸皓齿,恣意潇洒。

    忽然,天刮起了一阵狂风,马儿受了惊,疯狂的奔跑着。

    白衣少年惊恐万状,他试图拉紧缰绳,奈何风太大,风沙迷住了他的眼,他看不清前路,只能骑坐在马背上,抓紧马缰,使自己不至于掉下去。

    马儿越跑越远。

    白衣少年伏在马背上,随着马儿跑动的幅度上下起伏。他抓着缰绳的手,已经开始渗出丝丝血迹,但他不能放手。

    少年努力的抬起头,透过马鬃,看见前方已经没有了路,他挣扎着坐直了身体,身体向后紧紧的拉住了马缰。

    骏马嘶吼着,扬起前蹄,只后腿直立在地面,巨大的惯性,使马儿向右侧翻。

    白衣少年在马上颠簸太久,早已脱力。他从马背上掉了下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咴咴嘶吼着的骏马,咆哮着,马蹄乱踏,踏在了少年的脸上,胸口,腹部和腿上。

    渐渐地,马儿停止了嘶鸣,低头噗噗的喷着气。

    白衣少年,躺在在血泊中,他的眼睛充血,脸颊尽是鲜血的痕迹。灰黑的马蹄印沾满了白色的衣襟。

    他伸出右手,慢慢地伸向太阳,正午的阳光透过指缝,落在他的脸上,明媚而刺眼。

    渐渐地,他闭上了双眼,右手重重的垂下,溅起一片灰尘。

    远处赶来的一群人看见眼前的景象,纷纷落泪,他们将少年抬到车上,送往了医院。

    手术室的灯光亮了又灭。

    抢救的医生摇着头,离开了。

    等候在手术外面的人们,一个个垂首丧气,为首的一个头须微白的中年人,面色灰败。

    后来剧组解散了,人们也都离开了。

    只是每年的这一日,那一片草场上,总会出现一把火红的花束。

    “不要!”初九嘶喊着。

    “你会救他么?”

    一个白色的身影,背对着初九,站在向阳处。初九看不清他的相貌。

    “你是谁?”

    “你会救他么?”

    白色的身影缓缓转过身,露出一张初九再熟悉不过的脸。

    初九的瞳孔紧缩,而后,她缓缓的闭上眼。

    “你不是他。”

    “你很聪明。我是曾经的他,嗯,确切的说,我是你书中曾经的他。”白衣人说着,他的声音,平白直叙,没有任何起伏的情绪。

    “不,你不是!”初九说的坚定。

    白衣人嗤笑了一声,又继续问道:

    “你会救他的吧!”

    “我会救他。”

    “即使,这会要了你的命呢?”

    “我本就不是这里的人,不是么?”初九反问道。

    “所以我会在这里,是因为你么?”

    初九猛的睁开眼,紧紧的盯着与他的慕慕一模一样的脸。

    “是,也不是。”

    “你什么意思?”

    初九有些抓狂。她并不是没有耐心的人,但是这件事情关乎着她的到来与离开,关系着与她有联系的每个人,不管事情如何,她所做的究竟是对是错,她都想知道这一切。

    “你不觉得这个世界与你笔下的世界很像么?”

    “那又如何,我根本不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我没有那种能力!”

    “你当然没有那种能力,我只是说这个世界与你笔下的世界很像。”

    “但是也有不同,不是么?”初九不想被他带着节奏走。

    “就是因为不同,所以你才会站在这里。”

    白衣男子的话,说的云里雾绕,初九不甚明白,她也不想明白,她只想知道她为什么会来,还会不会走。

    “所以,你把我带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他很美好,而且不应该这么就走了,不是么?”

    “所以,你会把我带来这里,是为了慕慕么?”

    “是,也不是。”

    “但是剧组发生的事情,并不是我写的。”

    “所以你才有机会。”

    “你知道我生平最讨厌什么人么?”

    “哦?什么人?”白衣男子似乎被初九挑起了好奇心。

    初九:“话说一半,总玩你猜,我猜,大家猜这样的游戏的人。”

    “佛曰:‘不可说。’”

    “所以,你其实不信佛。”

    “你果真是个有趣的人。”白衣人笑笑。

    “我的时间有限,你可以问些我能回答的问题。”

    “我还能回去么?”

    “既已在这里了,你还想去哪里呢?”

    “那我会死么?”

    “每个人都会死。”

    初九隐忍着,额头青筋突突的跳起。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我回答的也不是这个。”

    “下次能请你不要变成他的模样么?你这个样子,让我看了想揍人。”

    “哈哈,下次呀,再说吧!”白衣男子笑着说道。

    “哦,对了,你的时间不多了哦!”

    “你可以滚了!”

    回复初九的,是一连串渐行渐远的笑声。

    坐在车后座上的初九,猛然睁开双眼,她的瞳孔之间,似乎有一道闪光划过。

    恍然间,她想起曾经看到过的一句话:‘世界在你掌中,你在谁掌上?世界在你梦中,你在谁梦里?’这一刻,她突然的升起一种感悟:世事如梦。

    “墨总,您醒了?我们过了前面的路口,就到机场了。”助理阿清见初九醒来,习惯性的与初九做着汇报。

    初九看了看手表,已经九点十分了。

    “前面调头,回剧组。”

    “啊?”

    阿清被初九的话惊到了,她不明白,为何一觉醒来初九就突然改变了主意。

    “前面靠边停下,我来开车!”

    “好的,墨总。”

    孙实初虽然不知道初九为何改变了主意,但听话总是没有错的。

    初九坐上驾驶位,对车上的二人说了声“抓紧了”,就一脚油门轰到底,沿着来时的路,返了回去。

    她不敢赌,如果一切真如梦境中一样,她真的不敢赌。

    但愿,一切都还来得及。

    不,一定来得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