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六十四章 是你吗
    既然认准了一条路,何必去打听要走多久。

    ——南希日记

    黑色的车子,在公路上飞驰。

    初九一边操纵的方向盘,一边回想梦中的情形,每每回想到林慕白躺在血泊中的那一幕,心就像是被人狠狠的揪住一般,痛到不能自已。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不忍心看到林慕白受伤,哪怕是受到一丝丝的委屈,都会让她觉得难过。

    初九甩了甩头,赶走悲伤的情绪,一定会来得及的。

    深呼一口气后,初九开始细细的回想,企图在梦境中寻出一些蛛丝马迹。

    宽阔的草场,火红的骏马,还有风?狂风!

    这不是前二天的拍摄场地。

    难道是马场?

    “阿清,打电话给阿窈,问问她们今天在哪里拍戏。”

    阿清忍住高速带来的不适感,拨通了舒窈的电话。

    “墨总,剧组现在在清江马场。”

    初九在来之前,有刻意查过影视城附近的地图,有看到过这个马场。她迅速的在脑海中回想有关清江马场的信息。

    当车子抵达清江马场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半了。

    但是马场空无一人。

    初九告诉自己要冷静,一定要冷静。她找到最近的工作人员,询问剧组的去向,才得知,剧组已前往马场深处的草原那边拍戏。

    问清楚具体方位后,初九快速上了一辆马场专用的代步车,往剧组的方向驶去。

    “孙总,你快跟上墨总,这里交给我处理,你快去,我随后就到!”阿清朝着孙实初喊道,多年的经验告诉她,一定是出事了,她从未看到初九如此惊慌过。

    孙实初快步跑到一边的停车场,同样开出了一辆代步车,追随初九而去。然而他一个十年驾龄的老司机,愣是没追上初九,反而被越落越远。

    孙实初心里着急,却也忍不住在心里吐槽着:这怕不是把代步车开成了跑车吧!就这水平,基本是专业赛车级别的了吧。

    近了!更近了!她已经看到了剧组用来布景的白幡。

    忽然,天刮起了凉风,初九心里越发的焦急,却不得不放慢车速。

    郭明中看着突变的天气,刚好契合接下来要拍的剧情。

    就吩咐大家马上准备开拍,争取在变天之前,拍完这一场戏。

    专注工作的众人,并没有看到远处驾车而来的初九,俱各自忙碌着。

    林慕白一身白衣,骑在一匹火红的骏马上,瓷意潇洒,意气风发。

    一人,一马,在草原上飞驰。

    风越刮越大,草场上飞沙走石,吹的人睁不开眼睛。

    “啾啾”一声凄厉的马鸣声,从远处传来。受惊的马带着林慕白狂奔起来。

    这突发的情况,让整个剧组的人都慌了。

    初九终于赶到。

    由于代步车在草场上本就跑不快,而且她自己开车,也无法施救,所以初九果断的舍弃了代步车,翻身上了最近的一匹马,朝着林慕白消失的方向,策马狂奔。

    此时她的内心一片平静。

    她大概已经知道,从那一年,他穿过她的灵魂开始,她就已被选中;在她从车上跳下的那一刻起,她就逃不掉了。

    所以,既然认准了一条路,又何必去打听要走多久呢!

    郭明中看见林慕白的马受惊之后,立刻呼叫马场人员采取措施进行施救。然而还没等他们有进一步的行动,就见一个红色的影子,从身边一晃而过,驾着一匹白马,朝着林慕白的方向追去。

    “刚刚追过去的人是谁?”郭明中看到一个红影飘过,并没有看清是谁。

    “我也没看清?所有人都在这里!”小助理回答道。

    “阿九早上离开的时候,穿的好像就是红色的衣服......”舒窈望着远去的背影,嘴里喃喃着。

    “你说什么?”舒窈的声音太小,被大风吹散,郭明中没有听清。

    “我说,那个人,是阿九!”舒窈指着远去的背影,看向郭明中,一字一顿的说道。

    “她不是早上离开了?”郭明中没有反应过来,当他仔细回忆初九早上的模样时,恨恨的拍着大腿:

    “快,备车备车,快点!我的小姑奶奶啊!这可叫我如何是好!”

    小助理立刻四处张望,寻找可以用来代步的车子,刚好看到初九开过来的车,立马上前,见车钥匙都没有拔,就直接开过来,喊上郭导一起上车,也朝着林慕白的方向追去。

    这时孙实初终于赶到剧组,见剧组中没有初九的身影,就问在一旁焦急等待的舒窈:

    “舒小姐,墨总呢?”

    舒窈见是玖文分公司的孙总,就直接上了车,

    “追人去了!快!追上前面的那辆车!”

    此时的初九眼看就快要追上林慕白了,但她不敢再继续靠近,怕再惊到他身下的马,只能坠在距林慕白十米之后的位置。

    初九放慢马速,与林慕白持平。

    她在寻找机会,一个将伤害降低到最小的机会。

    马上就要到断崖了,初九计算好林慕白坠马的位置,操控着身下的马儿朝右边的位置奔去,在快要靠近断崖的时候猛然向左转,加速,耳边是呼啸的风声。

    “啾啾!”骏马嘶吼,扬起前蹄,林慕白终于脱力,从马背上掉了下来。

    就是现在!

    初九换左手持缰绳,驱马靠近,在林慕白掉下马的一瞬间,她身体右倾,伸出右手,揽住林慕白的腰,直直地拉向自己所在的马背。

    由于林慕白已经力竭,没有挣扎的被初九带了过来,只是在落在马背的瞬间,条件反射的搂住最近的“物体”。

    没有想象中的疼痛,怀中是软软的触感。

    林慕白缓缓睁开双眼,入目的,是他早上刚刚告别过的一张脸。

    眼前的一幕,让他感觉莫名的熟悉,就好像多年以前,他们也曾靠的这样近。

    ‘我还会见到你么?’

    ‘会的!’

    ‘那什么时候会见到你呢?’

    ‘在你需要我的时候。’

    ‘那是明天吗?’

    ‘不是。’

    ‘那是后天吗?’

    ……

    记忆中的脸,渐渐的与眼前的人慢慢重合,他找不到一丝的违和的感觉。

    林慕白伸出累累伤痕的手,试图去触摸那与记忆中一样明亮的双眼,就在即将触摸到的时候,他又蜷起指尖,不敢继续下去,他怕这一切又是一场梦。

    他贪恋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是你吗?

    南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