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六十五章 马背上的吻
    你不需要坚强,我从远方赶来,奔赴有你的时光,丢盔弃甲,遍体鳞伤,只为给你成长的力量。

    ——南希日记

    林慕白的一举一动,初九看在眼里。他还是当年那个笨笨的、傻乎乎的猪猪男孩呀!

    一样的神情,一样的目光。

    真是笨的可爱。

    初九忍不住笑了起来,闷闷的笑声,带动着胸腔发出震动的声音。

    “笨猪猪!”

    初九策马停下,微笑着看着林慕白,嘴角深陷的梨涡,显露了她的好心情。

    初九的鲜明,让林慕白意识到,他并没有在做梦。

    “南希,真的是你吗?真的是你吧!”

    林慕白双手捏着初九的脸颊,反复的确认。在发现初九是真实的在他身边的时候,他一把抱住了初九,大滴的泪水,滴落在初九的脖颈上。

    “你终于肯来找我了么!”

    他紧紧的抱着初九,不肯撒手。

    “你不是说你是男子汉,已经不可以再哭了么?”初九轻轻地抚着林慕白的背,一下一下的安抚着。

    “哼,我不管!我今年三岁!我就哭,就哭!谁让你那么多年都不来找我的!谁让你找到我了还不告诉我的!我就哭,就哭给你看!”

    林慕白像个小孩子一样,粘在初九的怀里撒娇。

    “好好好,你是林三岁,想怎么哭都行,可以了吧!”

    初九满眼宠溺的哄着林慕白,他刚刚应该是吓到了,这会儿发泄出来,对他也好。

    她不需要他有多坚强,她可以从远方赶来,奔赴有他的时光,哪怕丢盔弃甲,遍体鳞伤,也只为给他成长的力量。

    但是,她怎么感觉,自己好像养了个小朋友呢?

    林慕白默默地哭了一会儿,就止住眼泪,他抬起头,双手捧着初九的脸颊,每一寸每一寸的细细的察看,像是在注视着手中的珍宝。

    初九看着林慕白肿成核桃的双眼,桃红色的嘴唇轻抿,她轻轻地卷起衣袖,细细地擦着他脸上未干的泪痕。

    倏地,林慕白低下头,吻住那一抹桃红。

    她的唇,和想像般一样的柔软,带着甜甜的味道。

    林慕白轻轻柔柔的吻着,用舌尖描绘着初九的唇形。

    阳光透过层层的云,映照在他们二人的身上。就连风儿也停息下来,不忍打扰此刻的美好。

    这时导演和孙实初的车终于赶了过来。

    郭明中远远的看见林慕白与初九都好好的,终于放下了心。

    不过他俩这样的镜头,真的很美,不过他没带摄像机啊!可惜了!郭明中的职业病,让他遇见美好的事物时,总想用胶片记录下来。然而,条件不允许啊!

    无奈地挥挥手,叫小助理调头往回开,顺便也招呼了一下孙实初的车。

    一边的舒窈看见好友平安无事,也放下了心。她的阿九才不会被轻易打败呢!

    收起了担心后,舒窈开始欣赏着眼前这不多见的情景,并悄悄地用手机记录下了这一珍贵的时刻。她独自欣赏着照片,摆摆手,让孙实初调头往回走,把空间留给这两个狗粮派发者。临走的时候,还不忘从车窗里朝初九竖了个大拇指。

    初九瞄到舒窈的手势后,顿时觉得老脸一红。

    想她母胎单身二十五年,加上到这里的十四年,即使这些年在好莱坞拍戏,都不曾有过亲热的戏份。保留了这么多年的初吻,就这么被一个小鲜肉给夺走了,总让她有种诱拐祖国花朵的感觉。

    而且接吻全程被围观,这让她从脸颊一直红到耳根。

    羞死个人!

    该死的舒窈,别以为她没有看到她在拍照,看热闹不嫌事大是不!

    她不要面子的啊!

    林慕白放开初九,看着她的眼睛说道:

    “你在走神!”语气间流露出一丝丝的幽怨。

    初九轻轻的推开林慕白:

    “我们刚刚被围观了。”

    “你很介意?”

    初九:“总不能免费给人表演不是?”

    林慕白回头看向远去的车影,

    “现在没有人了。”

    初九被林慕白的话给逗笑了,她是那个意思么!

    “你确定你要一直维持这个姿势么?”

    初九单手将林慕白揽上马背的时候,林慕白是侧坐在马鞍上的,从远处看去,此时的林慕白,仿佛被初九公主抱一般,抱着侧坐在初九的怀中。

    画面是好看的,如果人物能反过来的话。

    被初九提醒后,林慕白终于发现了此时的不妥。

    “你怎么不早说!好丢脸!”

    他双手捂着脸,一副羞于见人的模样,笑坏了初九。

    “哈哈哈哈......”

    “你还笑!”林慕白又用他那幽怨的眼神看着初九。

    “你可爱嘛!”

    初九忍不住捏了捏林慕白鼓成包子的脸。她家慕慕真的是太好玩了!

    “你才可爱呢!”

    “好好好,我是可爱,那你是可爱的男朋友!”初九笑的乐不可支。

    初九的话,让林慕白脸挂上明显的红晕。

    看见林慕白的脸红得快要滴血了,初九终于收敛了笑容,她怕她再笑下去,林慕白就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难得看见他如此可爱的一面,可不能就这一次就给扼杀掉了,她要慢慢地开发。

    “你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有没有哪里受伤了?”

    初九虽然及时接住了林慕白,但她还是要确定一下他有没有其他受伤的地方。

    林慕白把手摊在初九面前,

    “这里受伤了......”

    他的手掌虎口的位置,被缰绳磨的脱了皮,在食指与手掌相连的地方,有个明显的血泡。

    初九心疼的吹了吹气,

    “还有其他的地方受伤么?”

    “没有了。”看着初九眼里满满的心疼,林慕白把手背到背后,不再让初九看了。

    “那我们回去吧,回去给你上点药。”

    “好!”林慕白笑得眉眼弯成新月。

    “那你要不要换个姿势?”

    “那必须要换!”

    “那你坐前面,还是后面?”

    “嗯,后面吧!我太高了,会挡到你。”

    “那你会骑马么?在后面的话万一掉下去怎么办?我可没能力再接你一次了!”

    初九忍不住的想要逗弄一下林慕白。

    “那我就紧紧地抱住你,要掉一起掉!”林慕白上下耸耸眉,装作一副不怀好意的模样。

    “才不要!”

    “不行!反对无效!”

    最后,初九还是顺了林慕白的意,坐在了前面。鉴于林慕白不会骑马,所以由初九拉着缰绳,林慕白则如愿的紧紧的搂住初九的腰。

    当二人回到剧组驻扎地的时候,迎来了一片祝福的掌声。

    一方面,众人是对林慕白死里逃生的祝福,也是对于初九的不顾自己的安危,于危难中救人的敬佩;另一方面,他们已经知道初九与林慕白之间的关系,也是真心的祝福他们两人。

    毕竟患难见真情,在危难中都不曾放弃彼此的人,一生也难遇。

    郭明中看着眼前安然无恙、甜甜蜜蜜的二人,老怀大慰,激动难抑,大手一挥,今晚聚餐放松一下。

    郭导的提议,得到剧组所有人一致赞成。大家兴致极高,就连接下来要拍的戏,都变得极为顺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