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六十七章 墨怼怼上线
    你身上最神奇的地方大概就是你的脸皮了,有时候很厚,有时候很薄,有时候还可有可没有的。

    ——南希日记

    初九离开露台,下楼的时候,忽然一阵眩晕感袭来。她抓住楼梯的扶手缓了好一会儿,眩晕感才消失。

    回到包厢,初九若无其事的坐在靠墙一边的沙发上,拿起桌上的糖,剥了一颗,放入了口中。浓郁的甜味,在舌尖蔓延,驱走了不适感,但还是有点乏力。她将头枕在林慕白的肩膀,闭眼休憩。为了能让初九靠的舒服一点,林慕白微微放低了身子,调整好坐姿。

    目睹了这一画面的舒窈表示,等她以后有了男朋友,一定会放狗一条生路。

    然而世事无常,当她真的谈起恋爱来,活生生的演绎了一部大型屠狗现场记。当然,这是后话了。

    “我想回去了。”初九在确保自己不会露出异样后,转头对林慕白说道。

    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总感觉有声音往脑子里钻,或许是包厢里太吵了吧!

    “好的,那我和郭导说一下,我们就回去。”林慕白揉了揉初九的头顶,转身去找郭明中去了。

    “阿清,我们先回去了,舒窈助理没在,你留在这里照顾她!”初九拍了拍阿清的肩膀,眼神扫过剧组后勤人员所在的方向。

    阿清点点头,表示明白。

    初九与郭明中打了招呼,就带着林慕白离开了。孙实初则继续当他的全职司机。

    到了酒店,初九就让孙实初回去休息了,并让他明天上午十点过来接她去机场。

    酒店的大厅,灯火依旧,前台的经理坐在柜台后面偷偷的打着瞌睡。

    初九和林慕白绕过大厅,直接进了电梯,按了楼层号后,就半闭着眼,懒懒地靠在扶手上,她今天是真的有些累了。

    就在电梯门快合上的时候,忽然从电梯的外面伸出一只手,阻断了电梯门的关闭,初九瞟了一眼,复又闭上了眼睛。或许她下次出门前,应该看一看黄历?

    然而,很多时候不是你不想惹事,事就不会找上你的。

    进来的人是陆景苑与许婉清。

    感受到身侧打量的目光,初九站直了身体,将林慕白拉到自己的右手边。

    “你就是南希?”陆景苑用肯定的语气问道,他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任何起伏。

    “你认识我?”

    “认识倒谈不上,听说过而已,南希影后不在好莱坞拍戏,倒是跑到别人的剧组里好一番指手划脚,这手伸的属实有点长啊!”陆景苑的目光在初九与林幕白身上转了两圈后,眸光微闪。

    “呵!”初九冷冷一笑,看着眼前的电梯门,连眼神都没给陆景苑一个。

    “看来许小姐在家倒是经常做饭啊!我看你挺会添油加醋的。”

    “不过我觉得你们谈恋爱还真的不错,不用花钱还有帽子戴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还不等陆景苑说话,许婉清就瞪着眼睛看着初九,湿漉漉的眸子显的特别无辜。

    “字面上的意思。”初九笑了笑,而后透过电梯旁的镜子反射的视线,直直的看着许婉清的眼睛,盯的她表情有些不自然。

    “其实我还挺佩服你的!你身上最神奇的地方大概就是你的脸皮了,有时候很厚,有时候很薄,有时候还可有可没有的。”

    怼人谁不会!她要是想怼人,都能怼到你怀疑人生!

    “你!”许婉清气的双眼含泪,手指指着初九,哆嗦半天,也哆嗦不出一句话来。

    “许小姐有话就说话,别动不动就哭,你是想感动苍天,还是感动大地啊!”

    “南希小姐这样当着我的面,欺负我的人,是没有把我陆某人看在眼里么?”陆景苑的语气明显带着不悦。

    无论初九说的真假与否,没有一个男人能忍受自己被戴帽子的事实。况且许婉清是有前科的,这让他下意识的就认为初九说的是事实了。但是面子上还是要撑着的。

    “陆少这么大个一人在这挡着,我南希又怎会看不见呢!我又不瞎。”初九摇了摇头,笑眯眯的说道。

    “不过我还真的为宋小姐感到不值得,陆少大概长了脑袋,就是为了显高的吧!”

    “南希小姐还真是牙尖嘴利呢!让人看了忍不住想要掰开嘴看看,这么锋利的牙齿是否会割破嘴唇呢!”陆景苑冷笑。

    “陆少说笑了,难道有人上赶着来找茬,还不行人回两句了?陆家人向来就这么霸道的么?”

    “不准你这样说阿景!”许婉清作势上前要推初九。

    初九微一侧身,从后面拉住了许婉清的胳膊,她的肚子再往前一寸,就是电梯的扶手。

    初九眸色一冷,一甩手,就将许婉清甩回陆景苑的怀里。

    想让她背锅,许婉清还真是有脸。

    真当她是泥捏的了!是不是她好人做久了,都觉得她好脾气了!泥人还三分土气呢!

    初九转过身,靠在刚刚许婉清扑向的位置旁边的扶手上,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哟,这么厉害,你咋不上天,和太阳肩并肩呢!”

    “话说投胎到你肚子里可真是太难了!既然怀着孕,就消停的在家养着,都说前三个月不稳定,你这少说已经两个月了吧!左不过再熬一个月的时间,挺挺就过去了,到时候随便你怎么折腾都行!”

    “两个月?”陆景苑顾不得初九与林慕白在这里,紧紧抓住许婉清的手臂,面露厉色,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不是说才四十天的么?许婉清,你可真行!”

    “阿景,不是的,你别听她胡说!你听我解释!”许婉清顿时慌乱了,她不知道初九从哪里得知的消息,居然这样笃定。她明明已经处理好了的!

    陆景苑抽出被许婉清抱着的手臂,站到电梯门口,不再去理会她。

    连一眼都不看。

    “叮”陆景苑按的楼层到了,他回头深深地看了墨初九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开了。

    “阿景,你听我解释......阿景!”许婉清在后面狼狈的追着。

    电梯门缓缓闭合。

    初九看着林慕白低头躲闪的目光,就知道这孩子想多了。

    “去我那吧,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林慕白点点头,默默地牵起初九的手。

    他很想知道初九与许婉清之间的恩怨,究竟是怎样的厌恶,才让她那样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变得如此疾言厉色。

    他是小,但他不傻。许婉清的为人,或许外人不清楚,但作为与她一起共事过的人,再清楚不过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