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六十八章 初九的过往
    我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不确定的明天,一个不知道的未来。

    ——南希日记

    “你先坐,我去换下衣服,桌子上有吃的,你想吃什么自己拿。”

    初九嘱咐林慕白后,转身走进卧房,她拿着换洗的衣服就进了卫生间洗漱,她此刻需要好好的想一下,要怎么和林慕白讲述她的过往。

    再出来时,初九换上了粉色的家居服。她走进厨房,烧了水,泡了两杯花果茶。

    她还是没有想好,要从哪里开始说起。

    林慕白看出她的犹豫,拉过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出声安慰她:

    “如果你没有想好要怎么说,那就不要说了。我不想你为难。”

    “其实也没什么,”初九抬起双腿,盘坐在沙发上,“我只是没有想好要从哪里开始讲。”

    “这个故事可能会有点长,你且先听着。”

    “好!”

    “这要从我四岁的时候说起,你知道我是在大院长大的。我小时候呢,是个孩子王,在大院里称王称霸。大院里的孩子大都怕我,因为我很能打,而且我有三个哥哥,他们都不敢惹我。”初九回忆着小时候的时光,笑的很开心。

    “我记得小时候听过厉家阿姨和我妈妈讲话,要我和他们家订娃娃亲。所以大概从那时候起,我就开始关注厉家的厉谦,但是他好像不喜欢和我玩。有一天,我在大院的训练场附近玩,远远的看见厉谦和一个女生,就过去找他,他刚好有事要走一会儿,就叫我陪那个女生,他一会儿就回来。”初九左手转着茶杯,微微抿了一口茶,接着道,

    “他难得要我帮他一件事情,所以我很痛快的就答应了。我从那个女生口中得知,他们是表兄妹的关系。我们那时候正站在训练场旁边看台上的台阶旁,我见她头上的片落叶,就抬手想要帮她摘下来,或许她以为我要打她,就在那哭,一副被欺负了的样子。这时正巧厉谦回来了,他以为我在欺负那个女生,就伸手把我从台阶上推了下去。”

    “我是头先着地的,厉谦唤了我两声,见我不动后,就吓傻了,那个女生见状,突然拉着厉谦跑开了。若不是我小叔出来找我,把我送去医院,我大概已经不在了吧!”

    初九说的淡然,仿佛这一切真的只是一个故事。

    林慕白听的心疼不已,他将初九拥进怀里,轻抚着她的背。

    “所以那个女生,就是许婉清吧!”

    “没错!”

    “我因为头部受了伤,就住了院。但由于病情比较特别,偶尔会间歇性昏迷,却什么都检查不出来,而且以当时国内的医疗水平,治疗没有什么意义,所以就听了主治医师的推荐,去了M国疗养。后来,就在那边进了娱乐圈,一直到现在。”

    “至于你说的南希,也是我四岁的时候做的梦。我梦到自己去了一个水乡,遇到了一个喜欢穿着粉色猪猪的小男孩。第一次是他和他的姐姐一起回家,手里拿着冰糕,裤子和脚丫都脏兮兮的,我猜他是下水摸鱼了。第二次,应该是他被人拐走了。那天雨很大,路上发生了车祸,我们从车窗飞出去了,我将他背到采茶人的小屋里。第二天早上,他的家人来找他,我就离开了。第三次,应该是我去M国之前,也是那次,我告诉他,我叫南希。从那以后,我没有再梦见过他。”

    初九讲完,转过头看着林慕白的眼睛,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认出我的,但我确实没有去过那个水乡,除了在梦里。”

    林慕白听着初九的叙述,也懵掉了,他不知道事实居然是这样的!但那个时候,确实只有他一个人能看得到初九,而且他身边的小伙伴们还因此嘲笑过他。

    初九看着林慕白的眼睛,认真而专注的说道:“而且,我的病一直都没有痊愈过,就连辛普森博士都不清楚具体发病的原因,我这十几年来所有的努力,也只是控制病情不再发作而已。我看似有名声,有金钱甚至是地位,但其实,我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不确定的明天,一个不知道的未来。所以......”

    初九顿了顿,似乎是在调整情绪,又接着说道:“所以,这样一个我,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的,我并不需要任何人负责。小时候的事,不过是个看似真实的梦境而已,你不必太过介怀。还有,我不需要同情,我很好。”

    林慕白怎么也没有想到,初九这些年竟是经历了这些,她虽说的轻松,但是没有经历过她的痛苦的人,是决计不能体会到她的感受的。

    林慕白压抑在心里的话,几乎脱口而出,然而初九却伸出手指,抵住了他的嘴唇,“你不必急于回答,想好了再做决定。”

    “好了,今天的故事讲完了!我的眼皮告诉我,它要休息了,你也早些休息吧!”初九拍拍手,站起来。

    “我能再待一会儿么?你睡你的,我不会吵你的!”林慕白看着初九,目光中有些许恳求的意味。

    “嗯,那你就随意吧!只是走的时候别忘了把门带上。”

    初九说完,就转身回到了卧室内,她不敢再做停留,她怕她会忍不住不让林慕白离开。

    她背倚着卧室的门,痛苦的捂住脸。

    这些年,她过得太辛苦了,她没有人可以说。

    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你煎熬,你痛苦,都没有人可以理解,没有人知道你的伤口究竟溃烂到何种地步。

    现在,她把这些话说了出来,反倒像是用刀划开了沉珂,虽然疼,但是却挤出了伤口的脓水,大概之后就会结痂愈合了吧!

    等到情绪渐渐平静,初九躺在床上,蒙上了被子,渐渐的睡着了。

    林慕白在沙发在坐了许久,久到他的腿已经麻木了,都没有感觉到。

    许久,他踉跄的站了赶来,走到初九卧室门口,他轻轻的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他打开门走了进去,看见初九蒙在被子里,就轻轻的将被子往下拉了拉,露出了一张略微苍白的小脸,眉头紧紧的锁着。

    连睡觉都紧皱着眉头的人,她有多不快乐呢?

    他轻抚着初九的眉头,想要抚平这皱褶。

    林慕白轻轻地在初九的额头印下一吻,看着这张已经镌刻在心中的脸,他默默的作了一个决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