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七十章 小别离
    人们的幸福感,通常是比较出来的。

    ——南希日记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散落满地。

    初九慢慢的睁开眼,入目的是一双清澈明净带着笑意的眼睛。紧接着,是一个早安吻,软软的落在了她的额头。

    “醒了?”林慕白笑着捏了捏初九粉嘟嘟的脸颊。

    初九看了看时间,已经八点了,“你今天不上戏么?”

    “和郭导请了假,一会儿送你去机场,下午再过去。”

    “哦!我该起来了。”

    初九揉了揉头发,随后在床上翻了个身,伸了个懒腰后才缓缓坐起,迷迷糊糊的穿上拖鞋,走进了卫生间洗漱。

    林慕白被初九早上起床后呆呆的样子给萌住了。

    此时的初九没有了片场上的自信认真,没有了平时的云淡风轻,没有工作时候的雷厉风行,此刻的初九,只是呆萌呆萌的,萌的人一脸血。

    “阿清过来了么?”初九含着牙刷,从卫生间探出头问道。

    “来过了,她下去叫早餐去了!”

    ‘早餐还要下去叫么?不是有客户服务?’初九狐疑的缩回头,继续洗漱着。

    ‘你十分钟后可以上来了。’林慕白看了一眼卫生间的方向,然后低头给阿清发着信息。

    此时的阿清,拎着从外面买的早餐,默默的站在酒店一楼的大厅里,低头看着手机上的信息,长长的叹了口气。

    做助理难!

    做一个会功夫的明星助理太难!

    做一个找了男朋友的会功夫的明星助理简直是难上加难!

    她太南了!

    哎,看在毛爷爷的份上,她忍了。

    阿清坐电梯上楼,电梯中途在17层停了下来,一个捂着脸的二十几岁模样的女生刚要进来,在发现电梯正在上行后,又退了出去。

    电梯门慢慢的合上了。

    阿清认出刚刚的女生,是许婉清的助理。

    不过这一大早的就吃了刮落,可见许婉清的脾气是真不好呢!

    她想起在剧组时许婉清的表现,以及初九叫她私下查询到的资料,不禁感慨:人果真都是戴着面具生活的。

    在有过对比之后,她忽然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幸福了。纵然有时候要被迫吃狗粮,她就全当嗑糖好了!

    ‘幸福是对比出来的。’古人诚不欺我!

    至于哪个古人说的,阿清表示不重要,有道理就行。

    吃早饭的时候,阿清坐在餐桌对面,目光时不时的在林慕白和初九的身上来回扫过。

    初九被她的眼神看的莫名其妙。忽的,她想起了什么,突然转过头看向林慕白的脖子,果然红痕仍在,林慕白见初九望过来,露出洁白整齐的小白牙,成功的获得了白眼两枚。

    见初九的眼神看过来,阿清秒怂的说起其他的话题,

    “老大,我刚才上楼的时候看到许婉清的助理了,好像刚刚被打过,脸都打花了,上了粉都遮不住。”

    “意料之中。”

    “意料之中?难道昨晚发生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阿清燃起熊熊的八卦之心。

    “嗯,看不惯她总是背后搞小动作,就怼了她几句。哦!是当着陆景苑的面,不小心把她的孕期暴露了。”初九淡淡的说。

    “什么?”阿清被初九的话惊住了,初九从来都是一个严谨的人,她如果说是不小心,那就一定是故意的。

    所以说,许婉清惹谁不好,偏偏惹到了初九,结果最后倒霉的人还是她自己呀!

    “哦,对了!我昨天问过后勤组的人,有人见过许婉清在剧组的时候曾去过马厩,不过他去检查的时候,除了马匹有点躁动,没发现什么不妥之处,也就没有在意。”

    “服装道具组的人说,许婉清在前天临走的时候有进去过,说是还东西,不过没有人看见她还了什么。”

    阿清将自己得来的消息汇报给初九。

    “后勤组管理马厩的人有没有说在许婉清走后,马厩里有什么味道?”初九左手指一下一下的扣着桌面。

    “味道?说了!说是有淡淡的酒精味,他当时还以为是马厩消毒留下的味道呢!”

    “马场消毒一般会使用专用的奥斯顿消毒液,或者是一款含氯的消毒剂微酸性次氯酸水,但是绝对不会使用酒精进行消毒的。”初九摸了摸下巴说道。

    “为什么绝对不会使用酒精呢?家庭消毒,酒精是常用的啊!”林慕白听的云里雾里。

    “因为马对于酒精和醋的味道很敏感,特别是喝过酒的人或者吃过醋的人靠近了马,马就会跳起来,甚至不听人的使唤。”

    “你的意思是?”林慕白与阿清异口同声的问道。

    “慕慕昨天的戏服上,有酒精的味道,很淡,但是对于对酒精敏感的马匹来说,足够它发狂。”初九眼中闪过一抹厉色。

    “那为什么后来我们同乘的时候,马儿没有发狂呢?”

    “我说了,味道很淡,酒精有挥发性,昨天风那么大,早吹散了。”初九点了点林慕白的额头。

    “她怎么这样!”林慕白气愤的握紧拳头。

    “她哪样了?”初九笑着看着林慕白。

    “她......她太坏了!”林慕白气愤的一时找不到合适词来形容,只得用“坏”这个词来形容。

    林慕白气的脸颊鼓鼓的,看的初九忍不住伸出手指去戳,结果被林慕白捉住了做乱的手。

    “老大,你怎么肯定就是她干的呢?”

    “她有前科,宋晓有次差点着了她的道。”

    “啊!果然是‘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阿清不禁感慨。

    “你也是女人。”

    初九凉凉的在后面补了一刀,哪有骂人把自己也骂进去的。

    至于阿清说的妇人,她一个少女,是不会和她计较的。

    阿清被初九一刀插个透心凉,默默的闭上了嘴。

    “我自有安排,你不必理会她。”初九叮嘱着林慕白。

    许婉清一切都是冲着她来的,那她又怎会不还招呢。

    来而不往非礼也!

    她这么知礼懂礼的人,必定会奉上一份大礼的。

    与其畏首畏尾,被动的接招,她更想要主动出击。

    就算受到惩罚又怎样!她主动避开,命运也没有放过她不是么!

    既然这样,主动出击,才是最好的防御。

    她想要飞,她就剪掉她的翅膀;她想依靠,她就拆掉她的城墙。

    九点半的时候,孙实初过来酒店,准备送初九去机场。

    离别的时候,林慕白拉住初九的手,脸上是满满的不舍。

    “乖!有时间我会来看你!你也可以给我发视频。你在剧组里好好拍戏,注意安全,遇到难事就找舒窈,不必怕麻烦。”初九安抚着林慕白。

    “我知道了!那你没事了,要过来看我!”

    “好!”

    “那你要记得想我!”

    “好!”

    在林慕白依依不舍的目光中,初九离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