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八十三章 提着心,吊着胆
    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

    ——南希日记

    生活明朗,万物可爱,一切按时成长。

    初九在剧组里拍着戏,基本都是一条过,尽都顺利。

    因为林慕白也只剩下与初九的对手戏没的拍,所以陈涛索性将他们的行李一起搬走,都搬到了顾秉文的公寓里。

    顾秉文的公寓很大,足有三百平,还带个阁楼,所有人住下,刚刚好。

    趁着初九与林慕白拍戏的空档,阿清与陈涛就办完了这事。

    也幸好初九有先见之明,因为晚上,他们所下蹋的酒店,就被记者给包围了。原因是华视制片厂的何总,被警察带走了,全程有记者媒体在录像。

    酒店被记者包围,这也导致《青城》剧组不得寻找其他的住处。

    舒窈因为下午和初九说开了,并真诚的道了歉,所以在晚上就喊上助理给她打包,直接与陈涛一起送到顾秉文的公寓中。

    其实华视制片厂的何总被抓,这件事多少与初九还是有点联系的。

    当初在《追风少年》节目最后出道夜的时候,在后台对林慕白泼硫酸的那个李陌,就是被这个人推下万丈深渊的。

    也是因为这件事情被上报彻查,才会拔出萝卜带出泥。

    在掌握了一定的相关证据后,警方采取了统一的抓捕行动。

    其实事情本不会查的这么快的,不过是初九的大哥墨闻天,早就暗中收集好了证据,然后在不经意间透露给知情的人,知情人又在适宜的时间交给了合适的人,才让警方查案查的如此顺利的。

    总之,华视制片厂的何昌平被抓一事,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华视媒体跟踪报道,而与何总尤其亲密的启星娱乐,首当其冲。启星旗下的明星们,人人自危。

    虽然启星娱乐第一时间把首席经纪人孙强推出去做了挡箭牌,但是丝毫不能减轻大众对启星的谴责与愤怒。弄得启星的艺人们不得不减少外出工作,也不敢去公司,只得躲在家里避风头。

    其实自危的不止是启星,还有许婉清。

    许婉清是个聪明人,在她跟着何总的时候,发现了他的秘密后偷偷留下证据,并以此要胁何昌平不能把她也当作利益交换,送给那些人。

    是以,虽然她跟着何昌平,却是唯一一个没有被送人的人。

    但这事也就他们俩知晓,外界并不晓得。

    所以许婉清自何昌平时被曝出“X媒事件”后,就一直提着心,吊着胆,惶惶不可终日。

    而自从与陆景苑宣布即将订婚以来,二人对外一直装作恩爱模样,实则早已貌合神离。

    陆景苑一直在外忙碌,早上早早的就出去,晚上也常以加班为借口晚归,回到住处也已经是深夜了。是以,许婉清经常看不见他的踪影,她没有人可以倾诉,面容也一日比一日憔悴。

    随着华视制片厂负责人何昌平被抓,越来越多的细节被披露,涉及到的领导、官员也一一被规,短短的三天时间,就已经有二十几人被查。

    华民日报也开辟一块单独的版面进行跟踪报道。一时之间,尘嚣直上,引得全民关注事态发展。

    就在许婉清焦头滥额的时候,厉谦的一通电话解救了她。让她恍然想起,她还有厉谦可以利用!

    这都是他欠她的!

    “喂?阿谦,是我。”许婉清特意用力的咳了几声才接起电话。

    “婉婉,是我,你声音怎么有点嘶哑,是不是生病了?”电话那端传来厉谦紧张关心的声音。

    “没什么大事,可能昨天着凉了。”许婉清释放着自己柔弱的一面,这也是她惯常用的手段,用来应对厉谦,屡试不爽。

    “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应该照顾好自己。陆景苑人呢?你生病了,他都不陪在你身边的么?”厉谦前一句还在关心着许婉清的身体,后一句则是对于陆景苑不管不问的表现极为不满。

    “阿景他刚接手陆氏的工作,最近很忙。”许婉清越说声音越小,隐隐的带着哭腔。

    听到许婉清的声音不对,厉谦立即紧张起来:“婉婉?你怎么了?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没有,阿谦,我挺好的。”许婉清听着厉谦关切的声音,嘴角微勾,她的虚荣心在厉谦这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胡说!你明明都哭了,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有什么事,就跟我说,他陆景苑不管你,我还能不管你么!”厉谦的声音中带着凌厉,早知道许婉清跟了陆景苑会受委屈,他就不会放手了。

    “阿谦,阿景真的很好,待我也好,不关他的事!”

    “你还替他说话么!你为什么总是这么善良?”不管许婉清如何说,厉谦都认定了是陆景苑的错。

    “阿谦,这次真的不关他的事!”

    “这次?那就是以前的事都和他有关喽?”

    “厉谦,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许婉清有点气急。

    “婉婉,你别生气,你说,我不说了还不行么!”

    “阿谦,我是在这最近发生的事情愁烦。你也知道我曾经与何昌平交往过,但是他做的那些事情我是一点都不知晓,我还是看到新闻才知道他居然是那样一个人。他怎么能做出那样的事呢!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们也算有过一段美好的时光,他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也替他担心,但是又害怕自己被牵连进去,我身边没有什么朋友,也不知道和谁说。”

    许婉清终于缓缓道来她的“忧愁”,以往她每次找厉谦“诉苦”,都会得到他的回应,相信这次也不例外。

    “婉婉,你实话告诉我,何昌平的事,你真的是一点儿也不知道么?”厉谦沉默了许久,最后吐出这么一句话。

    “你什么意思?厉谦!在你眼里,我就是一个那么不堪的人么?我什么时候欺骗过你啊!”许婉清有些气急败坏,却在最后的关头忍住了,这件事,如果厉谦不帮她,她真的找不到可以帮她的人了。于是又耐下心来,用温和的语气与厉谦说着话。

    “阿谦,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但是我是真的不知道他做了那些事情。我如果早知道,我也不会和他交往的呀!连你都不相信我了么?”许婉清将她的楚楚可怜与弱小无助表演的淋漓尽致。

    “我怎会不信你呢!我知道你也是被他骗了。但是这件事情牵连甚广,我必须要问清楚,才能真正的帮到你,你就不要生气了!”厉谦安抚着许婉清。

    “阿谦,谢谢你!有你真好!”

    “你不舒服就去医院看看,药不能乱吃,我这边立刻联系人打听一下事件的进展,有结果了我会告诉你!你也别太担心,身体最重要。”

    得到了厉谦的承诺,许婉清就将此事放下,打算做个肌肤保养。看着镜子里这几天因食不下咽而憔悴的面容,恨恨的撕着面膜纸,打算先补救一下。当看到因为怀孕而长出的点点孕斑后,她气的摔了自己最喜欢的香水。

    真不知道陆景苑打算什么时候拿掉这个孩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