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八十四章 相见不想识
    总有一些东西,要用消失来证明它的珍贵。

    ——南希日记

    逗趣剧组欢乐多。

    郭明中原本为初九安排的是十天的戏份,但是由于初九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所以有关她所有的戏份都安排的紧凑起来。

    这些天,每天天不亮,初九就起来上妆,待场景布置好,就立即开拍,拍完补妆,换场景,换好又接着拍。

    虽然一直都是连轴转,奈何初九演技好,一条过,往往布置了半天的场景,不过拍了半小时,就要更换下一个场景。

    所以整个剧组里,这几天就属道具组的工作人员们最是辛苦。

    为了不浪费时间,初九等戏的空闲就用来调教林慕白。

    THEWIND组合成立以来的第一张专辑即将面市,组合中其他成员,包括墨维桢都停止了其他的活动,一心筹备新专辑,只有林慕白没有就位了。

    所以每到初九拍戏空闲的时间,《青城》剧组就上演了这样的一副情形:

    “慕慕,发声是用腹部用力,就像武侠小说里的丹田,你这里绷住,然后再唱这一句试试。”初九按着林慕白的小腹位置,让他试着用正确的方式进行发声。

    ‘你是青春初见的岁月,你是眉眼如初的少年......’

    “哎,好像好多了呀,我能唱上去了!”林慕白感觉刚刚唱的没有以往那么吃力了。

    “很好,就是这样。你要多多的练习,日常训练的时候,加几组腹部肌肉的训练,这样更有助于你的演唱。”初九拍拍林慕白的肩膀,他很有悟性,能明白自己话中的意思。

    “好!”林慕白眉眼弯弯,这是他开心的标志。

    或者是这样的场景:

    一个蓝色外壳的手机,外放着一曲节奏感极强的歌曲。

    一少年,白衣黑发,衣和发都飘飘逸逸,不扎不束,微微飘拂。他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眼睛里闪动着一千种琉璃的光芒。他,容貌如画。

    当然,这是在少年不动的情况下。

    然而当音乐播放的时候,少年的身体随着音乐的律动而舞,那动作行如流水,如春燕展翅,张驰有度。

    “慕慕,你刚刚这个旋转的动作,你试着以左脚为重心点,然后甩动右臂来带动整个身体快速旋转,不要用腰直接发力,这样特别容易扭到腰。”

    “你看我怎么做。”

    “对!,就是这样!”

    林慕白一遍一遍的跳着,初九不时的纠正着他舞蹈中的错误之处,还时不时的示范一下。

    远远看去,一袭白衣,宛如坠落尘世的仙子,却在跳着现代流行舞,动作帅气却又让人出戏。

    郭明中看着初九与林慕白两人,一个耐心的教,一个用心的学,就喊来摄像,拍下这认真的一幕,留待后续当作花絮播放。

    舒窈站在郭导身边,一边看着,一边还啧啧的与郭明中聊天。

    “啧啧,郭叔,你看小白这女朋友找的,这简直是找了一个全能老师,不但能教演戏,还能教唱歌和跳舞,哎!这谈个恋爱,都能谈成唱跳演全能的艺人,还不用花学费,这也是没谁了吧!”舒窈看着二人那努力的劲头直摇头。

    “这你就不懂了吧!他们俩一个愿意教,一个愿意学,这叫‘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也是一种相处方式。谁说谈恋爱就得千篇一律的,整天腻腻乎乎的呀!只要两个人相处的舒服,你管人家是在学习,还是在玩耍呢!再说了,人家这也叫共同进步不是?”

    郭明中看过太多情侣之间的分分合合,从一开始的如胶似漆,到最后相敬如冰,形同陌路,他还是喜欢初九与林慕白之间的相处方式。

    建立在激情、感觉基础之上的爱恋,激情退却,剩下的只有凄凉。然而感情是终身需要维系的事业,只有彼此用心的相处,才能长久的经营下去。

    “嗯,你年纪大,你说的都对!”舒窈摇摇头,她是不喜欢这种相处方式。在她的观念里,爱就爱的轰轰烈烈,黏黏糊糊的,如胶似漆才是爱的表达方式。

    郭明中被舒窈放的“暗箭”中伤,于是夸张地捂着心脏的位置,摆出一副“你伤害了我,却一笑而过”的心酸模样,惹得舒窈和摄像大哥哈哈大笑。

    逗趣的剧组,从导演到工作人员,个个都是戏精。

    这天,初九照常指导林慕白声乐方面的问题,一个黑影挡在她的面前。

    初九抬头,是一位身材颀长、长相斯文的男子。

    瞟了一眼,初九并不认识,就继续与林慕白继续谈论刚刚的问题。

    其实,虽时隔多年不曾见,但并不代表不认识,她只是不想搭理。

    来的人,是厉谦。

    对于能让一个消失在她世界中十几年的人,忽然出现。不用想,肯定是许婉清的手笔。

    其实前几天何昌平被抓时,苏澄就请示过初九,是否还按计划进行,毕竟何昌平的事情影响甚广,短时间内不可能降低热度,这对于她们的计划或许会有影响。

    然而初九并没有改变计划,只是让苏澄静观其变,她相信她大哥不会打乱她的部署,只会让事情愈演愈烈而已。

    所以从何昌平出事,她就预料到许婉清会有动作,所以她故意没有删除那天在电梯中争执的视频。没有什么比正面秒杀更解气的事情了。

    只是没想到,厉谦比她想象中来的要晚一些。

    厉谦想过许多种与初九再次相遇的画面,但无论哪个场景,都不是现在这样,相见不相识。

    当然对于初九来讲,是相见不想识。

    厉谦看着眼前明媚如许的姑娘,思绪飞到了十几年前的大院,一个眼睛大大的洋娃娃般的小女生,跟在一个六七岁的正太后面,‘谦哥哥’地叫着。那画面仿佛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如今眼前的少女,她眉眼弯弯,却不再是对他,而是对一个陌生人。

    初九明媚的笑容,刺痛了他的双眼。他总觉得,这样的笑,应该对着他才是。

    总有一些东西,要用消失来证明它的珍贵。

    如今,他已没资格再拥有。

    “阿九,好久不见!”厉谦出声打断了初九与林慕白之间的交谈。

    初九抬起头,第一次正式的打量着这个带给她,准确的说是带给墨初九无尽伤痛的男人。

    一番比较下来,发现他也就那样吧!

    没有慕慕可爱,没有慕慕会撒娇,也没有慕慕温暖贴心。

    他到底哪里好了?居然让墨初九十多年都放不下,最后还一头栽了进去。

    人类,真的是一种感情复杂的生物!

    “你好,你认识我?”

    初九的话,让厉谦心里蓦然一痛,他忽然感觉心里某一处空落落的,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他极力地克制住自己因初九的话而波动的情绪,说道:

    “是我,厉谦。好久不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