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八十五章 残酷的真相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在这个底线之上我都可以忍,但是一旦触碰到位了,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做不到的。

    ——南希日记

    “阿九,我是厉谦,好久不见,你过得怎样?”

    厉谦声音温和,初九却感觉浑身发冷,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林慕白一听说来人是厉谦,立刻站起身,挡在了初九的面前。

    对于林慕白的维护,初九感觉很暖心,虽然她并不需要。

    拉着林慕白的手坐下,初九淡淡的看着厉谦,道:

    “托您的福,还活着呢!”

    初九的话,像一根刺一样,直直的扎进了厉谦的心里,使得他哽着嗓子,说不出任何话来。

    他欠初九一个道歉。

    “对不起,当年的事,是我的不对,但是你也不应该欺负婉婉啊!”

    “呵!所以厉先生今天过来是找我来探讨当年的事情的么?”初九不想与厉谦多说。

    当一个人认定一件事情的时候,先入为主的印象,会使他不愿意相信其他的解释,哪怕那是真相。

    “不是的,我今天来是想问你,那天在电梯里,你与婉婉起了争执,是因为什么?”

    自从给许婉清打过电话后,厉谦就一直在调查何昌平的事情,可是一连调查了三天,他所有的关系都动用了,却都一无所获。不得以,他换了一个角度,从许婉清开始调查,发现她在退出《青城》剧组前的夜里,与墨初九有过争执,而现在墨初九顶替了许婉清的角色。这让他不得不怀疑,这里面发生过什么他所不知道的事情。

    “所以你看待问题的角度,都是从许婉清的角度出发的是么?无论事实是什么,她说的就是真相了?呵!没想到十多年过去了,你还真是一点没变,白白浪费了这么些年的粮食,我倒真的为农民伯伯们感到心塞。”初九嘲讽着厉谦。

    如此不分青红皂白的人,她真的看他不起。

    “阿九,我不想和你吵,你似乎对我有偏见。”厉谦不知道初九为何说出这样带刺的话来,这不是他印象中的初九。

    “有偏见的人从来都是你而不是我!你因为相信许婉清,所以把我推下了台阶,现在又因为相信她,就跑过来质问我?厉先生,请问谁给你的权利?我和你厉谦又有什么干系!”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厉谦被堵的说不出话来。

    “你就是那个意思!当年的事,我不想再提。厉谦,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事实,而你所知道的,都是别人想让你知道的。”

    “我很抱歉!”

    “所你今天来,又是为了许婉清?”初九嗤笑,

    “通常一个故事至少有三个版本:你的、我的和真的。不知厉先生所了解到的,是哪个版本呢?”

    “我看了监控视频,你们那天,似乎发生了冲突......”厉谦努力的组织着语言,试图让自己的话不那么生硬。

    但是初九并不领情。

    “阿清!把我的录音笔拿来,送给这位厉先生。”

    “阿九你......”厉谦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不用谢我,也不是什么好事,回去自己听听就知道了。不过我很好奇,许婉清到底哪点吸引你,让你从不曾怀疑她接近你的目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厉谦目光一厉,定定的看着初九。

    “字面上的意思。”

    “你把话说清楚。”

    厉谦顾不得身份,上前一步想要找初九问个清楚。林慕白挡在初九前面,却被初九闪身拉到了一边。

    厉谦扑了个空。

    “厉先生,求人就要有个求人的态度。”初九面色一厉,双眼凌厉地看着厉谦,不闪不避。

    “对不起,是我失态了,还请你把你所知道的告诉我!”厉谦心里又急又气,却不得不向初九低头。

    “这话要是说起来,那还真的是‘小孩没娘,说来话长啊!’”初九故意拉长语调,撩拨着厉谦仅剩的耐心。

    “那就请墨小姐长话短说。”

    “长话短说,那就是许婉清是你同母异父的姐姐。我说完了。”

    “不可能!你说谎!”厉谦不能接受初九口中的事实。

    “可能不可能的,你回去问问厉老爷子,就什么都知道了。”

    “那你是如何知道的?”厉谦有些接受不能。

    “当年许静,也就是你母亲为了包庇许婉清,不惜将你推出来,当做挡箭牌,来承受我墨家的怒火。我爷爷明明查出当时事实的真相,却看在厉老爷子的份上,没有与她计较,但是这并不代表因这原谅了许家人,只不过隐而未发罢了。后来许氏药厂出了问题,许婉清的父亲也失了业,导致许家一落千丈,只能靠摆摊来维持生计。也是从那个时候,许婉清知晓了与你的关系,后来的事情,你自己都知道了。”

    都说杀人诛心,初九踩在厉谦的心理承受点的边界上,一步步地在他面前揭露了血淋淋的事实真相。然而这一切,都比不上她这些年所承受的百分之一。

    “我不信,若婉婉真的是我妈妈的孩子,那为什么许青书会那么爱她?”厉谦无法接受这一切。

    “相信我,事实总比你想象中的更残酷。”

    “你既知残酷,又为何告知我这一切?”

    厉谦双目通红,他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在坍塌。长久以来他所以为的真相,其实是人们布置的假象,而布置假象的人,都是他最亲近之人。他感觉自己要崩溃了。

    “难道你想当一辈子傻子,然后被人蒙在鼓里?”初九挑眉,人们在无法接受一件事物时,总是要找一借口来发泄。

    “你几时说话如此刻薄了?你原来不是这样的!”厉谦双眼通红,眼底酝酿的情绪在剧烈的翻滚着。

    “你也说那是原来。其实我是很会考虑别人感受的人,所以一般说话都不会让人难堪。如果我说的哪句话让你不舒服了,别多想,我就是故意的。”

    “阿九,你......”

    “别叫那么亲热,我们并不熟悉不是么!”

    厉谦满脸错愕。

    “你走吧!回去告诉许婉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在这个底线之上我都可以忍,但是一旦触碰到位了,只有她想不到的,没有我做不到的。”

    初九不再理会厉谦,坐下来与林慕白继续谈论声乐方面的问题。

    厉谦深深的看了看初九,而后默默的离开了,一如他来时的突然。

    他的心里有如巨浪在翻滚着。他有很多事情要去验证。他回头又看了初九一眼,决然的离开了。

    如果初九说的都是事实,他会诚然的过来道歉,请求她的原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