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八十六章 林慕白的执念
    你不必慌张,我会一直爱你,你可以反复向我确定。

    ——南希日记

    厉谦原是找初九探听那天与许婉清之间发生的事情,最后却得知了一个他长年被蒙在鼓中的事情。

    他没去找许婉清,也没有去找他的爷爷。

    厉老爷子这些年身体不太好,受不了刺激,他不想因为这事来烦他。

    因此,要想知晓当年的事实,他只能从这个人口中打听,所以他来到了关押许静的地方,想从她的口中了解他想要知道的一切。

    许静由于药厂试药不符合流程事件,被判了十五年,有墨家的人压着,没有减过一点的刑。

    不过她最近的状态不是很好,已经有七年的时间,没有人探望过她了。

    厉谦通过熟识的人,找到了这些年探望她的人员名单。他发现在刚开始的时候,有一位叫做许青书的人,每到探望日,都会来探望她。期间,许静也来过几次。不过从第三年开始,许静就没再来过了。许青书探望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几乎是一年一次。再后来就没有人看过她了。

    这虽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但许静与许青书之间肯定不会是普通的堂兄妹关系。

    他有些相信初九的话了。

    “许静现在状态不是很好,你去探望的时候,一定要保持三米的距离。”领厉谦探监的警官如此说道。

    “状态不好?”

    “嗯,你到了,就知道了。”狱警不欲多说。

    厉谦以为的‘状态不好’不过是身体方面不太爽利,没想到,当到达探望室,他看到的是一位头发苍白,双目呆滞,面容枯槁,瘦骨嶙峋的一位妇人。

    在他的记忆中,许静永远是化着精致的妆容,拎着时下流行的包包,踩着高跟鞋,满脸贵气的少妇模样。要不是妇人眼睑下的那颗泪痣,他几乎认不出眼前的女人,居然就是他的母亲。

    当年的事,他父亲告诉他,他母亲远嫁了,他就没有在意,只是在过年过节的时候,偶尔想念一下。

    后来成年懂事了,知晓她是因为犯了事,被关押了起来。却又因为多年以来积累的隔阂,他也没有去探望,也不过是托人照看一些。

    他知道墨家没有使人欺负她,只不过不让减刑而已,所有一切吃喝用度,完全按照监狱的规定。他知道这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所以他并没有对墨家,对初九心生怨恨,反而多了一些感激。

    然而当他看到眼前这样一个妇人时,他的心里,更多的是不可置信。

    此时的许静已经有些神智不清了。她被扣在一个带有手铐的座椅上,低着头,口中喃喃有言。

    厉谦不顾狱警的提示,走近了许静,倾身听她口中之词。

    “婉婉乖!妈妈给婉婉做小笼包好不好?”

    “婉婉乖,看看这粉色的裙子喜不喜欢?快穿上给妈妈看看!哇!妈妈的婉婉是个小仙女呢!”

    “青书!青书!你看我美么?”

    “青书!你带我走吧!带我和婉婉一起走吧!”

    “青书!婉婉!你们在哪呢?我怎么找不到你们了呢?”

    “厉中正!你这个禽兽!伪君子!你怎么可以拆散我和青哥!”

    “呜呜~宝宝!婉婉宝宝!你在哪里呀?妈妈找不到你了!”

    ......

    厉谦缓缓地直起身来,他不需要再求证什么了。

    呵!

    他的存在,可真是一个天大的讽刺啊!

    在这一段错综复杂的关系中,厉中正得到了事业,许静得到了许青书的爱,并且有了爱的结晶,而许青书得到了金钱。

    而他,只怕是唯一一个多余的吧!

    厉谦踉跄的离开了探望室,离开了这个让他人生崩蹋的地方。

    他开着车,漫无目的的走着。

    不知不觉间,他把车开到了西山附近的西湖边。

    正巧西湖边有一户人家在这里野营。

    那是一家四口,爸爸在湖边搭着帐篷,妈妈在一边的草地上铺着野餐垫,摆放着食物。大一点的哥哥帮着爸爸递东西,小妹妹则拿着泡泡机欢快的跑着,一边跑,一边喊着“哥哥、哥哥”,然后咯咯的笑着。

    那温馨的画面,太过美好,美好到刺眼。

    恍惚中,他似乎回到了小时候,那时候也有个小娃娃,在举着冰糕,在他身边“哥哥哥哥”的叫着,咯咯咯咯的笑着。

    回想着童年温馨的画面,再想到这些年的荒唐,厉谦感到自己无尽的羞愧。

    他年华虚度,空有一身疲倦,岁月易逝,一滴不剩。

    一切都回不去了!

    他欠她一个解释,一句道歉。

    厉谦静静的坐在湖边的石阶上,看着那个温馨的一家四口,看着水边萧萧落叶,看着湖面水光粼粼......

    从日落,到月出。

    有人相爱,有人夜里开车看海。

    厉谦到来剧组找初九,只不过是一个小插曲,剧组方面也没有受到影响,所以初九没有在意。

    但她明显感觉到,林慕白好像更粘她了。

    林慕白不管有多累,睡的多晚,他们都会拥抱着入睡,吻着起床。

    在练舞的时候也故意跳错,就为了初九能手把手的指导他。

    初九知道他是故意的,一开始并没有点破,只是纵着他胡来。到后来林慕白越发的变本加厉后,初九有些受不了了。

    “林慕白,这个问题刚刚已经讲过了,你自己练吧!”初九不去管林慕白,自顾自的坐在一边的椅子上休息。

    这都已经两天了,他一直这样闹。她进组已经一个星期了,她又能留在这里多久呢!她是真的不想让这种无谓的事情,占用他们相处的时间。

    “阿九......”

    林慕白蹲下,手臂撑在初九的双腿上,双手托着下巴,眼睛里闪烁着细碎的光,他就那样定定的看着初九。

    林慕白慌乱的眼神,让初九原本故作冷酷的面容没有维持多久,就垮掉了。初九抬起食指,点着林慕白的额头,

    “小时候的事情,我早就和你说的清清楚楚的了,你为什么还要耍小性子呢?”

    “你和他有娃娃亲......”林慕白小声的嘟囔着。

    “那不做数的。”

    “那也是有过的,即便不做数,人家还是不舒服。”

    “哪里就有过了?不是和你说了只是大人间的玩笑么!”初九抚额。

    “但是你就当真了呀!”

    “......”

    初九竟无言以对。

    林慕白心里愤愤的,他为什么要那么晚才认识阿九呢!他好想初九一辈子,哪怕是小的时候,都完完全全的属于他一个人。

    一辈子?

    “所以,你是想结婚了么?”

    “只是想想还不行嘛!我为什么才十八岁呢!好想现在就二十二岁......”林慕白觑着初九的脸色,越说声音越小。他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样,盼望着长大。

    初九被林慕白的话说的哭笑不得。

    她真的没有给到他足够的安全感么?她在心里这样问自己。

    “林慕白,你心里想什么,都可以直接和我说,无论开心或是不开心的。”

    初九俯下身子,眼睛与林慕白平视,

    “你也不必慌张,我会一直爱你,你可以反复向我确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