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九十一章 尘埃落定
    你并没有比别人多吃了多少苦,你只是比别人矫情了许多。

    ——南希日记

    厉谦看见墨闻天的车子停在了警局门口,默默的把车停在马路对面。

    墨家兄妹早就发现他跟在后头,不过他们不想理会,就随他去了。

    讯问室,许婉清双手被拷在椅子的扶手上静静的坐着。

    墨闻天想和初九一同进去,却被初九拦住了。

    她知道,许婉清要的是单独见面。而她今天之所以会过来,也是为了单独见一见她,也算是为她们这一段“孽缘”做一个了结。

    “你来了?”许婉清慢慢地抬起头,幽幽的说道。

    初九没有回她,而是径直走到她对面问讯用的桌子边,将手机打开,扣在桌子上,身体则靠在桌子边沿,面无表情的看着许婉清。

    此时监控室里关于问讯室所有的监控全部失灵,变成了一片雪花。

    “吴队,你看......”负责监控的警察看向坐在一边的吴警官与墨闻天。

    吴警官看了眼墨闻天,见他没有动,就挥了挥手,“随她们吧!”

    此时的许婉清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得罪了太多的人,但是她一直都能好好的,唯有这一次,她栽了。

    其实她也是想了很久,才怀疑到墨初九的身上,所以才向警方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她要见墨初九。

    而无论今天墨初九来与不来,这都不妨碍她的怀疑。但让她意外的是,她来了,但她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你似乎一点都不意外。”许婉清嗤笑了声,“还是说,你一直在等待着今天?”

    初九也笑了,“我不意外,是因为知道你不是一个笨人,我都这么明显了,要是还猜不到,那你还不如撞死算了。”

    “你恨我?”

    “谈不上恨,只不过人类的情绪比较复杂。”

    “能让你有这般复杂的情绪,该是我的荣幸?”许婉清的脸上露出自嘲的笑容。

    “不,是你的不幸。”

    “为什么?不会是当年那件事吧!当年的事情,我不觉得我有错,何况,动手的人不是我!既然你当初没有追究,为何现在又要如此害我?”许婉清的情绪有些许激动。

    许婉清不懂,她是嫉妒墨初九,但是她没有亲手做过伤害她的事情,她不过旁观而已。当然如果不算上次电梯里的冲突的话。

    “我如何害你了?给何昌平提供女明星逼到人自杀,不是你做的?拍戏时为了争角色在道具上动手脚,导致被害者终身残疾,不是你做的?还是说为了点资源,出卖自己,并且怀上了何昌平的孩子,不是你做的?这一桩桩一件件不都是你做的么!可曾有人逼过你么!”

    初九说道最后,语气忽然转为凌厉,黑黝黝的眼睛直直的看着许婉清,看得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呵!”许婉清嗤的笑了,而后目光死死的盯着初九。

    “所以,看到我如今这副模样,你满意了?”

    “我满意不满意的,不重要。你这些年做过什么事情,自己清楚。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很多事情,不是你没错就对了的!是你自己日益膨胀的内心,让你做出那么多的恶事来。若是你能安静的过自己的小日子,我也不是那种揪着不放的人,但是,”初九顿了顿,

    “谁让你偏偏动了不该动的人。?”

    每当初九想起那个梦中躺在马下、浑身鲜血的林慕白,她的心就抽痛不止。

    原来早在不知不觉间,她就爱上了林慕白。或许是在梦中失去他的那一刻,或许是在青苹果影视的后台他为她披上外衣的时候,也或许是在更早的时候,他说的那句“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她只知道,她爱惨了林慕白,舍不得他有一丝的委屈与不快。

    “你什么意思?”许婉清抓住初九语句中的关键。

    不该动的人?她动的人太多了,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的,只除了一个人。

    林慕白!

    难道?

    像是印证许婉清心中所想,初九开口道,

    “可惜,你现在知道太晚了!其实你我本不应该承受这些的,怪只怪你的虚荣心作祟,你当初带走的不是厉谦,而是自己的良知。你使我白白遭受许多痛苦,也使你自己一步步走向地狱。可以说,你如今的结果,是你自己造成的,与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掩藏的事没有不显出来的,隐瞒的事没有不露出来被人知道的。你虽在暗中行事,我却要在众人面前,在日光之下,报应你。”

    “呵!我许婉清何德何能,居然深得一个大明星的青睐!让你如此费尽心思!”许婉清嗤笑。

    “青睐?你这话说的好不要脸。我若想知道些什么,就没有我不能知道的事情,何需监视。你是在高看自己,还是低看了我墨初九!”

    初九说的没错。她虽提前布了局,那也要别人自己往里钻才行。至于她的黑料,对于别人或许是难事,但对于她,随便动动手就能搜集到一堆出来。若不是许婉清一而再,再而三的动林慕白,初九何需提前出手了结了她!

    “呵呵”许婉清自嘲的笑了笑。

    是啊!她太知道别人从不把她当玩意儿,所以为了自己能够称得上玩意儿,为了别人能够高看一眼自己,她拼命的往上爬。

    终于,她变成别人手中的玩意儿了。

    她错了,她的错在于她从一开始就太在乎别人的眼光,而没有把自己当作是人,所以,她也只配当个玩意儿罢!

    “我能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么?”许婉清抬头,目光淡淡。她不再执着于答案,她只是单纯的想知道罢了。

    “我怀孕连我自己都不清楚,你又如何会知道?而且还知道孩子不是陆景苑的。”

    她想不通,她这一步步的陷落,可谓是精准的落在了一个个坑里,这得需要多精准的算计啊!而且,当时在医院的时候她明明已经处理好了,又为何会被初九知晓。

    “我修过医学方面的知识。而且你在八月的时候,正与陆景苑正闹着,他不可能是孩子的父亲。”

    许婉清回想八月的事情,她不过是在发了篇有关林慕白的微博,然后安排一下水军黑了一番林慕白来,增加自己的热度,没想到就样落入了初九的眼,从而引出了后面的事情。

    可笑的是,她当初竟然连是谁出的手都不知道。

    现在,她终于知道了,忽然觉得有些讽刺。

    自己怎样对人,别人也会怎样对待自己。

    可笑的是,她竟然不怨恨墨初九,也不怨恨林慕白。

    相反,她倒是有些羡慕他。

    她吃了太多的苦,走过太多的弯路,从没有人为她指引过方向。甚至她还在想,如若当初,她不选择无视,那么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可惜,没有如果。

    “路都是自己选的,你并没有比别人多吃了多少苦,你只是比别人矫情了许多。”

    初九撂下这句话,转身离开了。独留许婉清呆呆的坐着,回味着初九的话。

    渐渐地,她笑了,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纠缠了多年的恩怨,在这一次对话间,终于,都化作了尘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