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一百零五章 我就笑笑,不说话
    怕什么?一切要来的都得来,不必怕!

    ——南希日记

    再次回到医院,已经是中午了,辛普森还在熟睡。

    初九联系了蒂芙妮,她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打了些饭菜上来,初九与查理慢慢地吃着。

    “查理叔叔最近和博士忙什么项目呢?我上次联系博士,他都没空理我,害得我这刚忙完就赶来看他,还错过了回华国的飞机。”初九一边吃饭,一边与辛普森的助理查理闲聊着。

    “就还是原来的那些项目,在做深入研究,不过一直没什么进展。你要回华国?”查理轻描淡写地转移着话题。

    “是呀!机票都买好子,原本准备看望一下博士就走的,谁想到居然碰到这种事!”初九摇摆头感叹道。

    “啊!那现在有我在这边照顾着,你有事就忙你的!这里有我呢!”查理说着,就准备起身,想要送初九离开。

    就是因为有你,我才不放心!初九在心里默默吐槽。

    “啊,不用了,这会儿飞机已经起飞了,我等蒂芙妮来了再走吧!”初九忙让查理坐下,“再说,我这饭还没吃完呢!”

    如此反常,可疑。

    “博士近来身体怎么样?有没有说过哪里不舒服?”

    “老师一切都正常,没听他说有哪里不舒服的。”

    “哦!不过再怎么说,博士的年纪也大了,身体与精力肯定是不比从前的!就拿今天的事来说吧!他在厨房拿个东西都能摔了,这要是前两年的他,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呢?”初九顿了顿,继续说道,

    “你常在他身边,跟他在一起的时间,比他与蒂芙妮在一起的时间都多,你应该好好劝劝他,应该以身体为重,那研究再怎么重要,也没自己的身体重要不是?有个好身体,才能继续搞研究嘛!”初九,苦口婆心的说着。

    “你是说,老师是因为身体不舒服才摔倒误伤自己的?”查理问道。

    他表面上一副关切的表情,实际心里想的却是:初九是如何判断老师是自己摔倒,而非是被别人刺伤后迷晕的。

    迷晕?

    呵!

    原来是他伤了博士。还真是贼喊捉贼啊!

    初九已经明了这个查理就是伤了辛普森博士的人,不过她面上却不露声色。

    “不然你以为呢?我到的时候大门锁着,怎么敲都不开,给他打电话也不接,我看大门虚掩着,就翻墙进来了。结果一进来就发现他躺在厨房门口,腿上还插把刀,这要不是摔倒了,谁还能把刀插到那个位置不是?这怎么看都不合常理啊!难不成还能是别人捅的啊!”初九边说边摇头,好一番感慨。

    查理听了初九的话,顿时崩紧神经,而后又渐渐地放下心来。

    她应该不会怀疑自己才对,毕竟自己跟了老师十几年了,从未有过任何的不对。这一次他也是没有办法,才答应那些人的,而且那些人跟他承诺过,只要报告,不会伤害老师。

    至于初九的最后一句,应该是无心之说,她应该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况且,他进别墅的时候,院子的大门确实是锁着的,而别墅的门却是没有关,他到达的时候初九的样子像是正在给辛普森做一些简单的急救。

    这一切都与她所说的相符合,并没有什么错漏之处。

    这样看来,她应该是什么都不知道。

    查理一直在思索着初九所说的话来对比整个事件的经过,并没有看见病床上辛普森已经睁开了眼睛。

    初九见辛普森醒来,觑了一眼查理的神色,发现他正在沉思,就偷偷的给辛普森使了个眼色。辛普森立即领会初九的意思,闭上眼,继续沉睡。

    初九吃完饭,查理提出他去丢垃圾,顺便找一下大夫,问下老师的具体情况,留初九在病房照看老师。

    查理出去没多久,辛普森“渐渐转醒”。

    “博士你醒啦!你可吓坏我了知道么!”初九上前扶起辛普森,将枕头放在他背后方便他靠着,又从一边的桌子上倒了杯温水递给他。

    “哎!这人啊,不服老是不行喽!”辛普森感叹着。

    “现在知道了还不算晚。对了博士,我给你带了几本书,可以让你在住院期间打发一下时间。”初九指着床头柜上的几本医学期刊说道。

    她这么一讲,辛普森就明白她已去过书房,并且处理好了那些他没来得及处理的东西。因为这几本医学期刊,原本是放在书房中的。

    “你这孩子,我好不容易找个借口能休息几天,你还让我看这类的书,你是嫌我活得太长了么!”辛普森笑骂道。

    “我这不是怕你住院住的太无聊嘛!书就放在那里,你想看就看,不想看就不看,又没有人逼你!”初九浑不在意的说道。

    “好,我有空就看看,就当作打发打发时间!”

    查理出去后并没有马上去找主治医生,而是躲在病房门口,偷听里面的人讲话。

    这会儿确定他们没有怀疑,才放心离去。

    初九感应到查理离开,就朝辛普森点点头。

    “走了?”

    “嗯!我现在确定就是他伤了你,而且他应该与昨晚来到别墅的人有联系,他们之前很可能有什么交易。”初九述说着自己的猜测。

    “你猜的没错!哎!这人啊!都是会变的!你说当初那么一个认真上进的学生,怎么就走上这条路了呢?”辛普森不解。

    “我查过他的经济状况,他前段时间迷上了赌博,输了不少钱,而且还欠了朋友很多,但最近却全都还上了。我算过了,如果以他在研究所的薪酬,不足以支付这些款项。”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他跟了我这么久,但凡他要什么,我都会给他!他为何要做出这样的事!”辛普感叹着。

    “博士最近有关注他么?他是不是在感情或者其他方面遇挫了?”

    “他前段时间离婚了,好像是黛丽丝嫌弃他总是把心思放在实验室上,对她的关心太少。你怎么这样问?”辛普森不解。

    “这段感情的结束,对他打击挺大的吧!”

    “你是说,他之所以沉迷赌博,是因为受到了感情上的打击?嗯,你这样讲也不是没可能,毕竟他们从大学的时候就在一起了,忽然分开了,的确让人难以接受。但我看他好像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还是照样工作。”

    “那是因为他找到其他的方式发泄了吧!”

    “你是说赌博?”

    “嗯。”

    “但这并不能构成他伤害你并企图窃取实验结果的理由。”

    辛普森听了初九的话,沉默了。

    他可能太过于沉迷研究,反而忽略了身边的人。

    “我看了报告,并修改了一部分参考资料。”

    初九将改好后的U盘递给辛普森,“博士以后打算怎么做?”

    “我不想继续研究这个课题了。”

    “其实这倒也不必,你这个实验只是刚刚起步,我建议你可以往遗传学的方向进行研究,先天因素和后天条件对于智力的影响是不同的,这样你就不会有什么顾忌了。”

    “我怕什么?一切要来的都得来!”

    居然说他怕!辛普森气的就差吹胡子瞪眼了。

    “不过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就继续研究吧!总不能半途而废!”

    初九对此表示:我就笑笑,不说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