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一百零六章 风虽大,都绕过我的灵魂
    你知道失望的滋味吗?就像喝了一大杯冰水,然后用很长的时间流成热泪。

    ——南希日记

    京都时间十二月二十五日,圣诞节。

    想到平安夜那天,初九说她今天回来,林慕白连拍摄杂志时心情都是美美的。

    他已经和陈涛讲过了,下午要去接初九。陈涛也已经把他下午以及明后二天的时间空了出来。

    拍摄间隙,林慕白不时的看手机,却不见初九的信息。

    忽然,他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自己这是傻了么,她现在正在飞机上,根本没办法开手机呀!

    “小白,马上到你拍摄了!”不远处的工作人员喊着林慕白。

    “哎,来了!”林慕白应着,连忙把手机放下,插上充电线,匆匆赶过去拍照。

    太过匆忙的他,没有发现,充电器的插头并没有插在插座上。

    一直忙到下午二点,林慕白才完成杂志的拍摄。

    这比他预计的时间长了一个小时。

    不知道初九现在到哪里了!

    林慕白快步走到休息的地方,拿回正在充电的手机。却发现他的手机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

    他顺着充电线看去,才发现插头压根没插在电源上,能充上电就怪了。

    林慕白懊恼的拍了拍额头。

    他大概是忙懵了啊!

    顾不得已经关机的手机,他得马上走了,已经没有时间了。

    他匆匆进了更衣间,换回自己的衣服。带着要送给初九的圣诞礼物,就招呼着陈涛,一起赶去机场。

    他准备的礼物是一件飞行员夹克,就是当初初九为了救他而被硫酸烧毁的那件夹克的同款。他早就想送她这件礼物了,但是这件衣服对于他来讲太贵了,而且还是限量版,他好不容易才打听到哪里有卖的,攒了几个月的工资,终于买了下来。

    不过只要初九能喜欢,这些都不算什么。

    到机场的时候,已经是京都时间下午三点了。

    还好还好!还来得及!他记得初九的飞机正常是京都时间四点落地。

    到了停车场,林慕白照例等在开着暖气的车里,陈涛赶去接人。

    充了一路的电,林慕白迫不及待的开了机。过了一会儿,初九的微信进来了。

    ‘我可能要食言了。’

    ‘照顾好自己。’

    除了这两句,什么都没有。

    没有节日的祝福,没有平时的问候。

    就只是这么两句话,就只有这么两句话!

    林慕白愣住了?

    他立刻打电话过去,话筒里传来的是机器人客服冷冰冰的声音。

    这一刻,林慕白慌了。

    初九的话是什么意思?

    食言?

    是回不来了么?

    还是不要他了?

    林慕白坐在开着暖气的车内,却觉得浑身的血液已经凝结成冰。

    他就像一个被抛弃的布娃娃,破碎不堪的,被人遗弃在角落里。

    自此,无人问他粥可温,无人与他共黄昏。

    林慕白失魂落魄的坐在车后座上,双手抱膝,蜷缩在角落里。泪水不自觉的落下,滑过脸颊,流进领子里。

    或许不曾得到,就不会失望。

    那失落的滋味,就像喝了一大杯冰水,然后用很长的时间流成热泪。

    许久,林慕白收拾好情绪,给陈涛打了电话,

    “大浪哥,我们回去吧!”

    “回去?不接大佬了?”陈涛惊愕道。

    “嗯,她暂时回不来了。”

    初九很少食言,这还是头一次。

    难道是被什么事情绊住了?不过这也是有可能的。毕竟人家地位摆在那呢,通告太多,走不开也是正常的。

    再说,不过是圣诞节,又不是新年,过不过也没那么重要的。

    陈涛如是想着。却不知林慕白正胡思乱想地已经联想到他与初九分手的场面了。

    今年的京都格外的冷,不过是从出站口到停车场这么一段距离,就感觉人快要被冻僵了。

    回到车里,陈涛搓搓手,缓解被冻得僵硬的手指。

    “大佬没回来,你就好好休息一下吧!我看你这段时间工作挺拼的,别累坏了!我送你去哪?公司宿舍还是华苑?”

    陈涛倒着车,从停车位出来,并没有发现林慕白的异常。

    “华苑吧!”

    “成,那你先睡会吧!到了我叫你!”

    陈涛看见林慕白躺在后座位上,以为他是累了。

    “嗯。”

    林慕白缩了缩,把脸埋进大衣的领口里。

    回到初九的公寓,林慕白以过节放假为由打发走了陈涛,独自坐在沙发上,抱着腿,开始回忆。

    回忆他与初九的相识、重逢、相知与别离。

    他感觉自己这段时间,就像是在做梦,这不真实的梦境好像那首西贝的诗。

    ‘我的宿命分两段,未遇见你时,和遇见你以后。

    你治好我的忧郁,而后赐我悲伤。

    忧郁和悲伤之间的片刻欢喜,透支了我生命全部的热情储蓄。

    想饮一些酒,让灵魂失重,好被风吹走。

    可一想到终将是你的路人,便觉得沦为整个世界的路人。

    风虽大,都绕过我的灵魂。’

    难道,他们也将沦为路人么?

    他不甘心,却又无能为力。

    他忽然想喝酒了,走到冰箱前却又停下了。

    初九不喜欢他过量饮酒。但是他看来,所谓的过量,一口都是多。

    放弃了酒精的麻醉,林慕白重新回到沙发上,将自己蜷成一团,像只蚕宝宝一样,瑟缩在沙发的一角。

    回忆着他们的过去,曾经有多甜蜜,现在就有多苦涩。

    林慕白被泪水淹没,渐渐地,累了,睡着了。

    月光为他披上了一层银光,勾勒着他俊美的脸庞。

    凌晨的京都机场,份外的冷。寒风像是锥子一样直直的扎透皮肤,扎进骨头。

    初九刚下飞机,就被这寒冷冻的打了个喷嚏。

    匆匆裹紧脖子上的围巾,将手缩进大衣里。

    这京都太冷了!好想快点到家,然后喝上一口热水。

    初九拉着箱子,在的士站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华苑。

    虽然之前有和那个小傻瓜说过她可能要食言了,但是在和辛普森沟通过后,她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可做了,而且有蒂芙妮照顾着他,她也放心了。也正好趁这个机会,让人家夫妻好好相处,她就不做那讨人嫌的灯泡了。

    刚好晚上有直飞京都的飞机,初九拉着早已打包好的行李,直奔机场,就连手机关机了都没有注意到。

    下了飞机,她才发现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不过她也没打算叫慕慕来接她,就直接打车回了华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