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一百零七章 你回来了
    没有什么日子需要赋予特殊意义,我时时爱你,不需要在某个节点才袒露心意,但如果你想听,我爱你。

    ——南希日记

    凌晨二点,初九终于到了华苑。

    打开门,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室内一片漆黑。

    初九随手打开客厅壁灯的开关,昏黄的灯光朦朦胧胧,有种静谧的感觉。

    初九正要走过客厅,隐隐看到沙发上一个朦胧的轮廓,轻步走过去,原来是林慕白。

    借着微弱的灯光,初九看见他那肿成核桃的双眼。

    这孩子怕不是因为她没有按时归来,又想多了吧!

    视线转到一边沙发旁边的茶几上,上面放置着一个礼物袋。

    打开袋子,是一件飞行员夹克,和当初自己喜欢的那件一模一样。

    其实这件衣服是她亲手设计的,THENINTH品牌潮系列中的限量款,价格不低。

    这个傻孩子!

    将衣服装好,初九走进卧室,换了身家居服,驱走身上的寒气。

    又烧了壶热水,将杯子放在手心里,才感觉自己终于活了过来。

    她走到林慕白的身边,看见他仍穿着毛衣,就知道他今天大概过的不开心。

    初九轻轻伸手,左手揽住林慕白的肩头,另一只手穿过他的膝盖弯,一个公主抱,就抱起了林慕白,朝着卧室走去。

    恍惚中,林慕白感觉自己好像在移动,他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看见了那张让他既甜蜜又苦涩的脸,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这梦做的好真实,他都看见阿九了呢!

    不过这梦也好羞涩。

    林慕白双手揽住初九的脖颈,毛茸茸的脑袋在她的脸颊边蹭了又蹭。

    忽然,他猛的抬起头,看着初九的侧脸,又伸出双手掐了掐脸上的肉,终于确定眼前的是真人而不是梦境。

    林慕白吓的“呀”了一声,从初九的怀里跳下,却差点因此跌倒,又被初九揽在了怀里。

    “你......你......你什么时候回......回来了?”林慕白瞬间变成了小结巴。

    他都要羞死了,他刚刚都干了什么!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刚到。”初九慢慢收回手,抱着肩膀看着林慕白难得有这样羞涩的一面。

    “那,那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呢!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你为什么要发那样的话?”说着说着,林慕白的声音开始沙哑。

    “你确定要现在这样跟我讨论这件事么?”

    林慕白揪着自己鸡窝一样的头,“我,我去洗漱,待,待会儿再说。”撂下这句话,林慕白匆匆跑进卧室拿了换洗的衣物,又冲进了卫生间。

    关上卫生间的门,林慕白靠在门上,大口大口的呼着气。

    他一整天的焦虑与伤心,到这一刻,全部化为喜悦,浓浓的喜悦。

    有一种:‘无论这一天过的有多么糟糕,但一见你,便觉得释然了。’的感觉。

    整理好心情,林慕白就开始洗漱了,他不想在初九面前留下邋遢的形象。

    哼着小调刷着牙,这个晚上心情美美哒!

    然而当林慕白的目光通过镜子看到自己肿成核桃的双眼以及鸡窝的造型时,惊的牙刷掉在了地上。

    “啊!”他的形象!

    林慕白懊恼的叫出声音。

    “怎么了?”初九的声音由远及近。

    “没,没怎么。”林慕白慌乱的应道,看到地上的牙刷,快速的回复道,

    “牙刷掉了。”

    “哦!掉了就换个新的,上面的柜子里有,你自己拿。”

    “知道了。你去收拾吧!”

    初九靠在卫生间门口的墙边,捂着嘴,双肩不停的抖动着。

    慕慕也太可爱了吧!

    哈哈

    笑死她了。

    从林慕白醒来,到他逃也似的冲进卫生间,初九一直在倾听他的心中的声音,也知道了他今天的误会以及伤心的缘由。

    虽然这些都是她听到的,但是她还是想让林慕白自己说出来。

    因为有些事情,她知道、她了解,而他却不明白。

    林慕白这样患得患失,不过是他缺乏安全感,或者说自己没有给到他足够的安全感。不是因为不爱,而是太爱了。因为太爱,所以没有了自我。

    这对于两个人的关系来讲,是危险的。

    她虽然不会主动放弃他,但是,会累。

    初九到另一个卫生间洗漱,洗漱完又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李,就拿了本遗传学方面的书籍,躺在床上慢慢地翻着。

    当林慕白终于洗漱好进来的时候,初九手中的书已经看了四分之一了。

    见林慕白来了,初九合上手中的书,定定的看着他。

    “你刚刚想说什么?”

    “我,我想问,你那句‘我可能要食言了’是什么意思。”林慕白站在床脚,低着头,不敢看初九。

    这样仰着头看人太累,初九拍了拍身旁的位置。

    林慕白慢慢地蹭过来,躺靠在初九的身边。

    初九没有直接回答林慕白的问题,而是反问他,“你觉得是什么意思?”

    “你回不来了。”

    “所以就哭了?”

    “不是,我以为你要和我分手......”林慕白越说越觉得委屈,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着转。

    “你为什么这样想?”初九双手捧住林慕白的脸颊,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

    “你原本说要回来的,却没有回来。又发了那样的两条信息。而且今天是圣诞节,你却一条祝福的话都没有。我以为......”

    “以为什么?”

    “以为你又像小时候那样,突然离开,再也不要我了!”林慕白终于说出了憋在心底里的话,眼眶再也承受不住泪水的重量,溢了出来。

    初九用指尖擦拭着林慕白脸颊上的温热,扳正他的脸,使他的目光与自己相对。

    “你不信我,还是不信你自己?”

    “我......我......”我不是不信,而是不敢相信。

    林慕白没有说出来。

    初九在心中叹气,是她逼的太紧了么?

    “林慕白,没有什么日子需要赋予特殊意义,我时时爱你,不需要在某个节点才袒露心意,但如果你想听,我爱你,你明白了么?”

    所以你不必要这样患得患失。

    这一刻,林慕白泪如雨下。

    初九将他的头抱在怀中,手掌在他的后背轻轻地安抚着。

    “慕慕,两个人在一起,不是简单的1+1=2,而是0.5+0.5=1,是每个人都要舍弃自己的一部分,与对方融合。但这不是说要你完全舍弃自己来迁就我,你是一个有思想,有行为能力的个体,不是依附于我才存在的,你明白么?”

    “爱不是束缚,而是自由,是能让你在你爱的人面前做你自己,而且只做你自己。”

    “我错了。”林慕白抬起头,认真地看着初九,“我会试着去改变,但请你一定不要放弃我!”

    初九笑了,用手指擦掉林慕白脸上未干的泪痕,凑过去,吻住了他的唇。

    直到呼吸困难,林慕白拥着初九,沉沉的睡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