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在风声鹤唳的十八岁遇见一个少年,他明媚阳光,叫我不敢忘,自此,便让我一不小心就喜欢了好多年。

    ——墨初九

    我是一个孤独的人,整日的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原生家庭的不幸,让我早早的品尝到了生活的辛酸。

    在我年幼的时候,我的父母就离了婚。

    后来,他们又各自组建了新的家庭,有了新的儿女,我的存在,仿佛是见证他们年轻时无知犯错的证据,失败人生的污点。

    终于,我成了一个多余的人。

    从他们离婚后,我就与奶奶在乡下相依为命。

    后来奶奶去世了,我就独自居住,依靠父母每个人给的一点微薄的生活费。

    我从初中就开始上寄宿学校。

    每次到他们打生活费的时候都会问对方有没有给,给了多少。一旦得知对方没有给时,我就会立刻被踢到一边:找他要去!这钱应该他出。

    这些话,让我很难受,也很难堪。

    我在他们中间,似乎成了他们互相较力的皮球,被踢来踢去,却从没有人想过我的感受。

    我是个人,我也会痛!

    既然如此不喜欢我,为何当初还要生下我呢?

    我来到这个世上,已是没有选择。似乎就连自己的人生,想要活成什么样子都没法选择。因为,我没有资格。

    一个连自己都没有养活的人,谈什么资格?

    从高中开始,我慢慢开始尝试写小说。因为在我的小说世界中,我可以是任何人,除了我自己。

    我可以很有钱,可以很有权。我可以很漂亮,也可以很潇洒。我可以让这个配角死,又让那个主角生,所有的剧情都在我的脑海里。

    因为在我的小说世界里,我有着无上的控制权。我是这个世界的规则,我的小说世界因为我而构造。

    我喜欢将一切掌控在手的感觉,仿佛这样做,就能让我那操蛋的人生,也慢慢地在我手里逐渐变为可控。

    我可以为自己而活,不依靠别人的,只为自己活。

    从高中开始,我不再向他们要钱,我一分都没要。我用自己这几年写小说赚取的稿费,供养自己上学。每每学校有活动,要求家长出席的时候,我都会请病假或者逃课,却从不会叫他们来,无论我在学年考了第一还是第二名。

    因为他们不配。

    我也不配。

    一切的矫情和装逼,咆哮和压抑,愤怒和埋怨,都是源于两种原因:要么缺钱,要么缺爱。

    而我,什么都缺。

    好不容易,终于熬到大学毕业。

    我开始工作了,我用自己第一个月的工资以及写小说的积蓄,租了一套小房子。

    自此,我终于有了自己的家。一个,只属于我自己的家。

    我,也有了新的人生。

    工作了一年,虽然每天都是繁复而锁碎工作,但是我却感觉很满足。

    我的认真,换来事业上进步。

    同时我也没有停止写小说,终于,我的小说被影视公司的人看中了,他们购买了版权,我正式荣升为小富婆一枚。

    然而,我忘记了,人生得意时不能忘形。

    我在大喜过后迎来了大悲。

    莫名的,我来到了自己最初写的小说中,成为了华丽丽的炮灰一枚。

    或许人生中的缺憾,都会以另外一种方式来弥补。

    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在这里,我有了家,有了爱我有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和三个哥哥。他们爱我如至宝,呵护我如眼中的瞳仁。

    这种不曾感受过的爱,让曾经如一潭死水的我,活了过来。

    我本是个固执的人,在能力范围内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只愿遵循自己的想法,并不会为任何人而试图改变什么。

    然而为了他们,我愿意改变这个世界,我开始想要活下去,只为了那一份从不曾拥有过的关怀。

    然而一场意外,让我陷入了绝地,我得了怪病,治不好的怪病。但我仍要努力活着。

    哪怕是要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练功,从早到晚学习那些深奥的书籍。

    哪怕自己不喜欢。

    哪怕这样的生活可能永远都没有尽头。

    然而有家人的陪伴,我都愿意去做。

    后来遇到了卡斯柏,我无意中进了娱乐圈,当了演员,这仿佛让我的生活有了新的动力。

    我不想籍籍无名的活着,我想留下点东西,证明这个世界我来过。

    我同样感恩这场意外,它让我遇见了一生中的挚爱。虽然初时见面,我并不认为我们会有交集,我甚至以为那不过是个荒诞的梦境。

    然而多年后的相逢,让我喜出望外,却又百感交集。

    当年那个眉眼充满阳光的少年因为我而变得忧郁了。

    这都是我的错。

    或许是我的阴翳,阻隔了他的阳光。

    我开始心疼他,他一切因我而生的苦涩,我都要亲尝;他因我流的所有眼泪,都将成为我以后的救赎。

    和他在一起后,我很快乐,他也变回了阳光。

    他有时候会像小孩子一样,问我天长有多长,地久是多久。

    似乎在这么多年的等待中,他变得极度缺乏安全感。

    其实我也没有安全感。

    我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我给不了他任何的承诺。

    所以每当他问起我这种问题的时候,我只能保持沉默。

    我将自己到来这个世界后的过往讲给他听,也将我的病情讲给他。

    我将选择权交到他的手中,让他选择结束还是继续。

    他想都没想,就要做选择,我却捂住他的嘴,不让其中漏出一个字。

    他是一个心思单纯的人,我知他肯定不会选择放弃。

    但我不希望他以后后悔,坚决让他回去好好思考,再做选择。

    结果那个傻小子根本没有离开,一直守在我的床边,只等我睁开眼睛,就告诉我他的答案。

    他的答案,是我心底里期盼已久的答案。

    谁会喜欢被拒绝呢?不过是不想失望罢了。

    那一刻,我被他感动了。

    我这个人,一旦决定,就不会改变,一旦许诺,就不会改口。

    我决定,以后要爱他,很爱很爱。

    我告诉他:我不能保证会爱你多久,但我能保证,在爱你的时候,就只爱你。

    是的,很爱,无论以后是否还能在一起,都不会更改。

    如果他愿意,我可以翻山越岭,如果他愿意,我可以一生守住陶罐。

    Ipromise!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