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向前看
    我们谁也没办法,活成自都惬心的样子,很多事情就跟吃饭一样,六七分饱就够了,别死撑。

    ——南希日记

    初九与林慕白只在缙州住了一夜就离开了。

    离开时,林家人多有不舍,但也只能任他们离去,并期待着下一次的重逢。

    回去时,他们坐的是飞机。一路上,林慕白有点沉默。

    “你若是不舍,下次有时间可以再回去,或者让他们过来也可以。”初九握住林慕白的手,安慰道。

    “下次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再说吧!”林慕白深呼一口气,故作轻松地说着。

    初九没再说什么,她与贺明霖之间的合作没有明明的与林慕白说,等到拍摄时候就多留些时间,让他们团聚吧!

    初九与贺明霖在溪林谈的事情,显然不是口头上的合作,回京都以后,初九就让第九时尚的广告策划与宣传部门准备好,安排新签约的代言人前往缙州的溪林温泉度假酒店拍摄新一季的服装宣传照。

    当初初九因为在《青城》剧组的事情,没有答应舒窈做代言人的请求,这事一度让舒窈耿耿于怀。

    其实初九本就定下来要她做代言人了,合同都准备好,也寄给了她的经纪人,只差没签字而已。但后来发生了那样的事,合约就被初九压了下来。

    就在初九回京都以后,舒窈的经纪人就带着舒窈签过字的合同,送来了第九时尚公司。至此合约正式成立。第九时尚的法务总负责人亲自给舒窈打了电话,并且通知其宣传片拍摄的时间。

    舒窈挂断电话后,风风火火的冲向经纪人,质问道:

    “我什么时候签约了第九时尚代言人的合同的?我怎么不知道?”

    她好气哦!她什么时候签约的,她怎么不清楚!这么大的事情!当初墨家小阿九还因为这事给她甩了脸色,虽然是她有错在先。

    “你和阿九关系那么好,她不找你找谁啊!字是你前两天签的,你忘了?我当时和你说的时候,你正在接电话,谁知道你没看啊!再说,这都是自家人,还能坑你怎么着?”

    舒窈的经纪人与舒窈认识很多年了,也是大院里的人,不过家世一般,比不得舒家与墨家。但二人一直相处不错,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她都知道不少,也是个值得依赖的人。

    “你!算了!”舒窈想想,也是自己太过矫情了。倒是初九怕是一早就预定她当代言人了吧!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又想到好久没联系初九了,于是就打了个电话过去,聊表慰问。

    “阿九,合同我签了啊!难得你还记得我这个自家人,够意思!”电话一接通,舒窈也不寒暄,直接道谢。

    “谁和你自家人了?你是我小婶,还是我二嫂啊?说话前注意摆正自己的身份!”初九不接她那茬,就冲她对她二哥那想副上又不敢追,只敢在她面前叫嚣的样,她就懒得理她。

    “别这么无情嘛!我这不是......”舒窈准备开启她的话唠模式。

    然而初九无情的打断舒窈的长篇大论,“有话说,不说挂了!”

    “好好好,说说说!”舒窈清了清嗓子,

    “虽然这事在电话里说不太正式,但是我还是正式地告诉你,我要追求你二哥,顾秉文了!”电话那边的舒窈忽然收起了玩笑的态度,一本正经的说道。

    “认真的?”

    “认真的!比真金还真!”

    “你上辈子就追着我二哥跑吧!直到我走了也没见你追下来啊!怎么,你就这么死心眼,就在我二哥这棵歪脖树上吊死了?这强扭的瓜,它不甜呀!”

    虽然一个是亲人,一个是朋友,但是初九还是不忍舒窈受到伤害。

    “虽然说强扭的瓜不甜,但有时候我并不在乎它甜不甜,我只想把它扭下来,扭下来我就高兴了。”舒窈顿了顿,

    “再说,你怎么知道我上辈子就没扭下来呢?再说,你窈姐姐可是专挑熟瓜下手的!”

    初九隔着电话,翻了个白眼。

    她不知道?她如果都不知道的话,还有谁能知道!上辈子他们明明是错过的。不过这辈子初九看得出,她二哥待舒窈与常人不太一样,舒窈未必就没有机会。

    不过她也不拆穿舒窈,她就且看着,看看她口中的强扭是怎么个扭法!看最后是她扭了瓜,还是被她口中的瓜给扭了。

    “等你先追上人再说吧!还有事么?没事挂了。”初九懒得再听舒窈唠叨,索性挂断了电话,气得电话那端的人直跳脚。

    艺人这种职业,越是到年底,工作就越忙。

    初九也不例外。

    华国人习惯过的是农历的新年,但是其他的国家过的却是公历年,也就是元旦。

    初九受邀,参加M国一档新年的节目。所以,初九又过起了空中飞人般的生活。

    在离开京都之前,初九回了一次大院,遇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坐地大院附近的咖啡厅,初九手捧着热可可暖手,眼睛看着对面端坐着的人,等待着他开口。

    “许久不见,你还好么?”厉谦打破沉默。

    “还不错。吃的饱,穿的暖,也有人疼着,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挺好的。”初九说的轻松,像是与多年不见的友人聊天。她是真的放下了。

    “那还真不错。”

    “你呢?”

    “我?不好不坏吧!”厉谦轻声嗤笑了一声,不知道怎么回事,面对初九,他有一种倾诉的欲望。

    “说说看。”

    “我去过西山看了许静,她已经神智不清了。但就算是神智不清,她都依然记得那个男人以及他们的女儿!呵,活了这么多年,方才知晓自己的身世,我就是一个笑话啊!”厉谦笑的讽刺。

    他深吸一口气,又缓缓的吐出,继续道,

    “我又去了趟监狱,看了那个女人。我问她为什么,她说是我抢走了她的一切,是我欠她的,她不过是拿回属于她自己的东西。因为厉家的一切,都是她妈妈许静所给予的,她没有错。”

    “那我算什么?墨初九,你说我算什么?许静也是我的妈妈啊!我曾给过她闭上眼睛,捂起耳朵的信任。就算全世界都说她有错,只要她否认,我就相信。结果到头来,竟都是我错了!大错特错!”

    厉谦的情绪有些激动,他喝了口黑咖啡,浓郁的苦涩冲淡了激动的情绪。

    发泄完心中的愤懑,厉谦竟然有种轻松的感觉。

    “呵,难为还有人肯听我讲这些。没想到,多年以后,居然可以与你心平气和的坐在这里聊天。初九,谢谢你!”厉谦眼中满是真诚。

    “不客气。”初九抿了一口热可可,觉得没有果茶好喝就不再动了。

    “我们谁也没办法,活成自都惬心的样子,很多事情就跟吃饭一样,六七分饱就够了,别死撑。”

    “厉谦,你不是被别人丢下的,也不是为别人准备的,一切自由生长,自己种花自己开,自己开错自己败。长大是人必经的溃烂。你不能总是靠怀念,埋怨,期待度日。人总要向前看。”

    末了,初九顿了顿,“祝你好运!”

    说完,初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好运?大概从那一年,你躺在血泊中时,我就没有了好运了吧!

    厉谦望着初九的背影,在心中感叹。

    或许她说的对,他应该向前看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