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陆氏的衰落
    否极泰来,泰极否至。

    没有人永远风光,亦不会有人永远低谷。

    起起落落才是人生。

    ——南希日记

    时间永远是最公平的,它从不多给人一分,也不会少给人一秒,一切恰到好处。

    勤劳者忙碌着收获,荒废者不过是又多了一个梦。

    初九像个小蜜蜂一样,忙忙碌碌的采着花,酿着甜甜的蜜。

    如果说别人的时间按天算,那么初九的时间则是按小时按分钟来计算的。

    前一个小时,她正在画图,下一个小时,她可能已经在写剧本了;上一分钟,她在拍广告,化妆的空隙,她又在打电话交待工作了。

    最近初九在写一个悬疑题材的剧本,名字暂定为《素问心理咨询室》。

    这部剧主要讲述了一位海外留学归来的心理学家粟问,开了一间心理咨询诊室,过着普通而平淡的生活。然而一起意外事件,将她卷入了一起连环杀人案中。她的病人在接受过心理辅导后接连死亡,使得她为警方列为一号目标的嫌疑人。为洗脱自己的犯罪嫌疑,粟问不得不与刑警队长寇扪合作。经过层层抽丝剥茧,寻找案件的真相,竟揭开了十四年前的一个惊天秘密。

    在新剧筹备期间,初九接到了来自查尔斯的电话,陆氏集团的股票已经全部处理完毕,并且所得资金在虚拟货币市场运作了一圈,可以确保陆氏的人不能查出这些钱最终的去向。

    陆氏集团因为许婉清的事件导致股价下跌,使查尔斯原本手中市值五个亿的股份缩水近了三分之一。刨去给查尔斯的报酬,以及将汇智投资破产清算,初九手中还有三个亿。

    初九将这三个亿划分不同的账户,全部匿名捐献了。有捐给福利院以及关爱残障人士的,也有捐给疾控研究中心做研究的,有捐给山区扶贫的,也有捐给受灾地区用于灾后重建的。

    她没有直接捐钱,而是全部购买成相应的物资,直接物流送货。

    所以直到货物送到,那些接收的部门也不知道是谁送的,只收到一张赠予证明,却查不到任何信息。

    这个事情还在网上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大家纷纷猜测是谁这么大的手笔,做公益,不留名。同时也称赞,这才是真的做公益,而不是做给人看的。

    初九有和墨老爷子透露过这些事,同时也间接地向上面表明,她的初衷只为了打击陆家,不为其他。外面什么评论她不管,但她不能给墨家带来损害。

    她不是真的没有私心。墨家这几年日益发展壮大,墨小叔的公司越做越大,这几年也在逐渐往国内转移。但由于他这些年常年在国外,一旦正式回归,即便背后有墨家,也难免会受到一些阻力,但如果有其他人支持,就不一样了。

    而且轩壹集团这几年一直联合其他国家的网络科技领先的公司举办CTF交流赛也不是无的放矢,都是为轩壹集团的回归做准备的。

    对于初九给陆家做套,虽然隐秘,但是这在真正的实力面前是经不起推敲的。

    什么东西都讲究个平衡,有竞争才会有发展,不会让一家独大形成垄断的局面。所以初九并没有把事情做绝,也没有让与墨家有关的产业与陆氏集团的产业有所牵连。

    因此,在所有人盯着陆氏这块肥肉的时候,唯有墨家不为所动。

    陆家这些年的顺利发展,使得他们膨胀了,做的很多事情也都经不起探查的。而且这几年陆家内部倾轧越来越严重,管理层之间的矛盾越发的加剧,导致陆家背后的人也想放弃陆家了。所以当初九出手时,上面的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就过去了。

    为了消除这件事情的影响,初九把从陆家转让股份所得,全部捐了出去。这样对于所有人,她都有了交待。

    因为这事,墨汶庭还被领导夸赞了一番,说他有个好女儿。

    而陆家因为汇智投资的撤出,为了使手中的权利不被稀释,只好咬牙买下查尔斯手中的股份。

    但是这是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不是百分之三。陆氏有钱,有的却是资产,所以没有那么多流动资金的。况且公司还需要运转,只能从其他方面筹钱。

    陆老爷子咬牙忍痛卖掉手中的一部分资产,陆家大房、二房也的筹钱,同时卖掉手中几个相对不重要的子公司,又从银行贷款才勉强保住手中的权利。

    但是这一举措也让陆氏陷入了危机,资金紧张,同行业竞争,使得陆氏集团的资金链差点断裂。

    待到陆氏缓过最艰难的时刻后,陆氏集团的资金已经缩水了三分之二。然而大势已去,陆氏已不复往日的辉煌。陆家二房成功的挤掉了大房,成为了陆氏集团现在掌门人。

    陆景苑不满二房人掌权陆氏集团,又看清陆氏已经是空有外表的纸老虎,于是果断卖掉手中的股份,自立门户,并且带走了公司大部分资源。

    陆家老爷子对于陆景苑失望至极,突发脑溢血,经抢救无效后身故。

    陆家二房到底没有大房的能力,公司业务被同业蚕食,陆家股票一落千丈,再连续二周跌停的情况下,宣布退市。

    陆家,自此走向衰落。

    其实无论初九有没有出手,陆家一样会衰败,她只不过是把这个时间提前了而已。

    被金钱与权利稀释掉的亲情,人丁再兴旺,又有什么意义?

    儿孙争产、谋夺权位,撕破的又是谁的脸?

    徒增笑料罢了。

    自古至亲血脉之间的争斗,从没有真正的赢家。

    古语有云: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换成家族也一样。

    女儿大了会嫁,儿子大了会跑。几代下来,再亲的血脉也会被稀释的所剩无几。人们为了小家,早已离了心。若还是硬要聚在一起,有利益时可以同分享,利散则退。

    人类本能的趋利避害,都想要得到更多,却没有人愿意付出什么。

    若是早早的分开,或许各自成金;若是非要聚在一起,则都成了沙。

    从辉煌到衰落,犹如一座高耸的摩天大楼,最后没有一块石头摞在另一个根基上。

    这也是家族企业的悲哀。

    正所谓,否极泰来,泰极否至。

    没有人永远风光,亦不会有人永远低谷。

    起起落落才是人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