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守岁夜话
    做不了决定的时候,让时间帮你决定。

    如果还是无法决定,做了再说。

    宁愿犯错,不留遗憾。

    ——南希日记

    墨维桢吃过饭,就与家人们一起守岁。

    在快十二点的时候,一起倒数计时,当十二点的钟声敲响的时候,外面“砰砰砰”的燃放起了烟花。

    一家人相互拥抱着互道新年快乐。这是他们十几年来的第一个团圆年,也是一个令人激动的日子。

    宋妈适时的端来了为年夜饭而煮的水饺。由于晚上吃太多不好,大家象征性的吃了两个,就放下了筷子。

    墨奶奶和墨老爷子年龄大了,守完岁后,就上楼睡觉去了。

    墨汶庭与顾攸宁也随后上了楼。

    在楼大厅里,只剩下墨汶礼与四个小辈。

    初九坐在沙发上与林慕白打着视频,互道新年好,聊着这几天的趣事。聊了好一会儿,才互道晚安。

    墨闻天与顾秉文杀了一盘棋局后,也上楼睡觉去了。

    至于墨维桢,这些天跑通告跑的,早就累的不行,吃完了饺子没一会儿就回房了,这会儿估计打雷都叫不醒了。

    初九站在二楼的阳台上,看着外面美丽缤纷的烟花。斑斑驳驳的烟火,映照在精致的脸上。

    “在想什么?”墨汶礼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还没睡?”初九看着墨汶礼略显疲惫的脸色,道。

    “就睡了。你在想后天的事么?”墨汶礼靠在临窗的墙边,看着初九的神色,面露关心。

    “也没有,就是觉得一切有点太顺利了。不知道自己做的这个决定是对是错。毕竟未来的事,谁能说清楚呢?”

    “做不了决定的时候,就让时间帮你决定。如果还是无法决定,做了再说。宁愿犯错,不留遗憾。”墨汶礼看着外面的烟火,轻声说道。

    “小叔心里也有遗憾么?”

    “怎么这么问?”墨汶礼转头,看向初九。明明灭灭的烟花光,照不进他的眼底。

    “我听见了哦!”初九眨眨眼,笑眯眯的说道。

    “你个鬼灵精!我怎么不记得自己有说过什么?”墨汶礼揉着初九的发顶,纤细的手掌却带着温暖的温度。

    “你心里是这样说的哦!”

    “小丫头片子!那你说说,我有什么遗憾?”墨汶礼脸上写满了不信。

    “你遇到了一个女人。。”

    “接着说!”

    “她救过你,但你们错过了。”

    墨汶礼沉默了片刻,方道,“九儿,你说我们还会不会再见呢?”

    他问完这话,就后悔了,他自己都不清楚的事情,其他人又怎么知道呢?

    “那......我就要掐指好好算算了!”初九说着,还真的捏着手指,嘴里念念有词。

    “嘿!你还真要掐算掐算啊!不过你这架势倒还挺能唬人的,不知道的都能被你骗了去!”墨汶礼被初九这副小神棍的模样逗笑了。

    然而笑着笑着,就想起了那个人,笑容忽然就收敛了起来。

    “万法皆生,皆系缘份。偶然的相遇,蓦然回首,注定彼此的一生,只为眼光交汇的刹那。然而,缘起即灭,缘生已空。我终究亏欠她太多,只能来世再报吧!”墨汶礼忽然感慨着,眼镜片都挡不住眼底的失望。

    “你既今生欠她,却想来世再报!”初九收起摆弄的手指,一敛神色。

    “也许,当你轮回再来,上师已经涅盘。良缘,消失不再,遍寻三千大世界,无人再点你、化你、引你、渡你、爱你、护你、疼你、送你。你爱的人,化成草木无情;爱你的人,早已飞升玉琼。茫茫天地,只留下百年孤独迷茫,早知千生后的哀叹,何不当下,努力修行。”

    “此身,今生不度,何生,再度此身?”

    初九的话,字字句句,都像是惊雷,炸响在墨汶礼心底,在他的心湖,掀起了滔天巨浪。

    是啊!此身,今生不度,何生,再度此身?

    他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呼出,平稳了心境后,玩笑道,

    “九儿不是不信佛么?怎么还研究起佛经了?”

    “你不是也不信佛么?既然我们都不信佛,又何必奢望佛祖的保佑?我和小叔一样,我们只相信自己。”初九又恢复笑眯眯的模样,

    “所以,管他什么亏欠不亏欠的,遇见了,就抓住,绑在身边,你想怎么弥补,自己说了算。”

    “所以,你又是在弥补什么呢?”墨汶礼准确地抓住初九话语中的漏洞。

    “我?我在弥补他错过我的那十四年。小叔,你知道守望一个连是否存在都无法断定的人整整十四年,是存了怎样的心才能坚持下去呢?我做不到,我能做到的就是,好好爱他。用尽一生的力气去爱他。”初九的语气有些苍凉。

    “有时候等待也是一种快乐,况且你也值得他去等,不是么?”墨汶礼此刻终于明白初九这一年所有反常行为的原因了。

    “所以,你去找她吧!只为今生,不留遗憾!”

    “呵,我都不知道她在哪里,又如何找得到她?”墨汶礼轻嗤一声,自嘲的笑了下。

    “我有预感,你们很快就会再遇见。只是到时候,你一定要抓住了才是!”初九一副大人的样子,拍拍墨汶礼的肩膀。

    “我是你小叔!”墨汶礼拍开初九的手,笑骂道。

    “与人说教是不分年龄的,达者为师!谁叫你一时想不开呢!”初九双手抱肩,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

    “就你厉害!行了吧!”

    “马马虎虎吧!”初九恰有其事的点了点头。

    “我要睡觉了,你也别太晚!”墨汶礼抱了抱初九,转身朝着自己的卧室走去。

    “小叔!”初九看着墨汶礼离去的背影,突然叫住了他。

    她在与墨注礼相拥的一瞬间,她看到了一个人!一个扮作男装的女人!他们相遇了,他却没有认出她。

    最后,他们终身错过。

    “不出三个月,你们一定会遇到的!相信我!”初九定定的看着墨汶礼。

    “真的?”

    “真的!”初九重重的点头,“一个带有星星标志的大厦,十四楼!她会扮作你认不出来的样子,只希望到时你一定要认出她来!”

    “好!”

    墨汶礼没有问初九为何会知道,因为他知道初九有自己的秘密,哪怕他是亲人,他都不想因此而增加她的风险。

    何况,每个人都有秘密。

    默默的比了一个“OK”的手势,墨汶礼就消失在初九的视线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