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订婚礼
    一生之中一定会遇到某个人,他打破你的规则,成为你的例外,成就你全世界的幸福。

    ——南希日记

    在晨光微曦的时候,初九就被顾攸宁从床上挖起来。

    其实平时这个时间,初九早已经起来锻炼了。但是由于昨天玩的太嗨,再好的体力,也都耗的差不多了,回来又受到墨妈妈的荼毒,是以,晚间睡的特别沉。

    “妈咪,你这么早叫我起床干嘛呀!让我再睡一会儿吧!”初九死死的抱着被子,不肯撒手。她难得有这样放松的机会,不用担心任何事情。

    顾攸宁没有像往日一样心疼初九,而是直接把她从床上拉了起来。

    “小懒猪九儿,快起来!今天是你和慕慕的订婚礼,再不起来梳洗,就来不及了!”

    初九迷迷糊糊的起了床,洗漱好,才算勉强打起了精神。乖乖地坐在化妆台前,像一个提线木偶一样,任由顾攸宁摆布。

    同样起不来的人,还有昨天玩嗨的墨维桢。不过墨爸爸对于墨维桢的叫醒服务可就没有顾攸宁这样温和了。

    墨汶庭直接掀开了墨维桢的被子,将准备好的衣服全部丢到他身上,只留下一句话:“起来,穿上,五分钟后,我要在楼下见到你!”

    说完,墨父就走了。独留墨维桢拥着被子,坐在床上回神。

    当他醒悟过来叫他起床的人是谁的时候,立即打散了所有的瞌睡虫,从床上跳了下来,也顾不上穿鞋子,就直接冲进了卫生间。

    没办法,墨维桢从小最怕的人就是墨汶庭,没有之一。是以,墨爸爸虽然只是轻飘飘的两句话,但是墨维桢却不敢违抗,只得乖乖的起床洗漱去了。

    因为今天是初九的大日子。

    当太阳从东方升起的时候,初九终于化好了妆,被顾攸宁带到了位于萨克岛北面的海滩上。

    初九穿着一条抹胸的白纱裙,裙摆直坠到脚面,没有大拖尾,干净、利落。微卷的秀发松松的挽在头顶,大颗的珍珠点缀在乌黑的发间。她的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精致的仿佛瓷娃娃一样。那优美的天鹅般的颈项上,坠着一串泛着淡淡光泽的珍珠项链,纤细白皙的手腕捧着一捧鲜花,右手轻轻揽着墨妈妈的手臂。

    顾攸宁也换上一袭月白色的旗袍,优雅气质尽显。

    初九站在玫瑰步道的一端,背着朝阳而立,绯色的霞光,勾勒着她完美的轮廓。

    步道的尽头,是一身黑色燕尾服的林慕白,静静的站在一个鲜花装点的圆台上,迎着朝阳而立,宛如一个撕漫少年。他望向步道另一端的初九,目光中充满了柔和的爱意。

    步道左右两边是盛装打扮的墨家人与林家人。

    墨汶庭见女儿来了,就起身走向她。

    当初九的手臂挽在墨爸爸的臂弯的时候,仿佛是一个将要出嫁的女儿,被这个世界上最爱他的男人,交到另一个要陪伴她度过一生的男人手中一样。

    她忽然有一种感动到想哭的感觉。

    初九努力的撑起笑容,让眼泪在眼眶中蒸发。

    她不能哭,她要笑,她要笑的灿烂。

    挽着墨爸爸的手,一同走过玫瑰步道,初九终于站在了林慕白的面前。

    林慕白后退一步,单膝跪在初九的面前,右手托着一个打开的指戒盒子,盒子里面是一个精巧的钻戒。

    他看着初九道,“虽然很匆忙,但是我还是想要在订婚礼之前,先求个婚。”

    林慕白把手中的戒指递到初九的面前,“这个是以我现在的能力能买到的最好的钻戒,或许在别人眼中,它不值什么钱,但却是我的全部。现在,我把我的全部都给你,只求你能嫁给我!”

    墨汶庭没有直接将初九的手交给林慕白,而是对他说道:

    “你先起来。”

    林慕白虽然不明白墨父的意思,却还是依照他的话,站了起来。

    墨汶庭看着林慕白的双眼,郑重其事的说道:“林慕白,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墨家也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你若不能好好待她,就不要带她走。”

    墨汶庭的语气平和,没有平时上位者的气度,仿佛此刻,他只是一位普通人家的父亲。

    “墨叔叔您放心,我一定要好好待初九!”林慕白眼中满是坚定。

    “还有一件事,我希望你能考虑清楚。初九在新年的时候被授予了军人的身份,虽不是正式在部队里任职的军人,但也是法律上承认的身份。如果你们结婚了,是要受国家法律重点保护的,而破坏军婚的人,就是触犯了法律。虽然你们还没有到领结婚证书的年龄,但是还是要打结婚报告的。我墨家人重诺,订婚与结婚并不会有什么不同。如果你不能做到坚贞,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墨汶庭难得说这么长的一段话,却说的严肃。

    “墨叔叔,我不会反悔,除非初九不要我,不然,我是不会离开她的,更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情,请您放心的把她交给我!”林慕白听了墨汶庭的话,连眼皮都没有抖一下。他的目光澄澈,始终坚定。

    “好!我信你!现在我把初九交给你,你要好好待她!”说着,墨汶庭眼眶微红地将初九的手交给林慕白。

    林慕白把手中的戒指套在初九的手指上,轻轻的吻着她的指尖。然后朝着墨汶庭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又给墨家人所在的方向同样鞠了九十度的躬。

    墨汶庭重重的抱了抱两人,就走下去,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台下的众人俱都鼓掌,祝福着这一对年经的男女。

    这个订婚礼虽然简单,没有司仪,也没有很多人观礼,但却是满含两家人的祝福。

    林慕白与初九下到台下,与众人分享他的喜悦。

    都说,一个人一生之中一定会遇到某个人,他打破你的规则,成为你的例外,成就你全世界的幸福。

    初九看着眼前笑的得意的少年,眉眼间是浓浓的喜悦。就是这个人,打破了她所有的规则,成为了她的例外,也成为她此生的唯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