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准备手术
    在患难时忠于义务,是伟大的。

    ——南希日记

    李陌离开后,林慕白走进了问诊室,就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初九,目光微微闪动。

    “怎么了?”初九看着一脸深沉的林慕白,问道。

    “他是李陌吧!”

    初九点头,“嗯,你也认出来了?”

    “他的眼睛很特别,见过的人都不会忘。”

    “所以呢?”初九抱着双臂,静静的看着林慕白。

    “他真的得了那种病么?”

    “没有。”

    “那你为什么说30%?”

    “适当的紧张感,可以让他铭记于心。同时也能让他记住,有的人是不能招惹的。”初九淡淡的说道。

    林慕白忽然就笑了,“原来阿九的心眼儿也不大呀!”

    “后悔了?”初九挑挑眉,瞟了一眼林慕白,“不过你就是后悔也晚了!”

    “不后悔,我怎么会后悔呢!与你在一起是我这辈子做的最认真的决定了!”林慕白走到初九的面前,认真的看着初九的眼睛。

    初九忽然抬起手臂攀着林慕白的肩膀,惦起脚尖,在他的唇上重重的一吻,道,

    “我饿了!”

    林慕白揉着初九的发顶,“饿了就吃饭,我又不顶饭吃。”

    “你,秀色可餐!”初九双手捏着林慕白脸上的肉,左边扯一下,右边捏一捏。

    “别闹!拍着呢!”林慕白阻止初九作乱的小手。

    初九瞟了一眼尴尬的看着他们的导演,凉凉的说道,“他们不敢播。”

    原本见初九二人到了吃饭的时间还没有出来,就主动找过来的程秩,在看清里面的情形后,用手糊了一把脸。

    这两人太过分了,居然合作生产狗粮,这让他一会儿还怎么吃的下饭?!

    不过吐槽归吐槽,他还是装作像是没来过一样,默默的走开了。

    “我饿了,你陪我去吃饭,可好?”

    “准了!”初九扮作古代皇帝的样子,一撩衣摆,龙行虎步而去。

    一边因为避无可避而被塞了满嘴狗粮的导演,看着拍的正欢的摄影师,照着他的后脑就是一巴掌。

    “怎么了导演?”摄影师拍的正在兴头上呢,忽然被导演一巴掌打懵了。

    导演看着眼前的二货,道,“拍什么拍,拍了也播不了!”

    “播不了?为什么播不了?”摄影师瞪着迷糊的双眼,感觉眼前有一大串问号飘过。

    “金主都发话了,你敢播?”导演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哦!那我就留着自己看吧!呵呵”摄影师挠挠鸡窝般的头发,傻呵呵的笑着。

    一边的导演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憨货!

    虽然不能播,但是就像摄影师说的,留着自己看看也好。

    现在,他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吃饭的时候,程秩看着林慕白为初九夹菜的样子,就会不自觉的想到刚刚在问诊室发生的事情,顿时就觉得,手中的饭菜,它突然就不香了。

    初九看着程秩微闪的目光,轻轻的咳了一声,嘴角微勾。

    吃过饭,众人都没有事情做,就聚在一起聊聊天。程秩也趁机询问初九是怎样练习手的灵敏度的。

    初九本着落落大方的态度,将自己的锻炼方法告诉了程秩,听的程秩频频点头,还拿着小本子认真的记着笔记。

    末了,初九道:“说的这些只是我自己的训练方式,每个人的情况不同,效果也不一样。”

    “那师父,你看我情况如何?”说着,程秩按照初九教的动作进行练习。

    “你嘛!”初九摸着下巴,眉头微皱,给人一种她正在思索的感觉。

    程秩眼神不错的看着初九,期待着她口中未尽的话。

    看着初九又要搞事情的样子,林慕白忍不住嘴角微翘。瞄了眼一边的摄像头,他自然的抬起手,掩饰着嘴角快要压抑不住的笑容。

    “嗯,太晚了!如果早个十几年还好。”初九点点头,一副“可惜了”的样子。

    “十几年?”程秩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话一样,“那岂不是要从小就开始练起?”

    “没错!”

    “啊!”程秩像是接受不了事实一样,悲惨的叫着,把刚刚从外面归来的院长吓了一惊,连忙问,发生了什么事。

    得知事情的真相后,也忍不住摇头。

    外面雨越下越大。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刺耳的刹车声。

    紧接着,是人跑步的声音。

    “大夫!大夫!”一阵焦急的呼唤远远的传来。

    林院长与初九闻声立即跑了出去。

    林慕白与程秩紧随其后。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怀中抱了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孩。

    程秩一看到孩子身上的血,顿是吓的瘫坐在了地上,眼看着就要晕了过去。

    “什么情况?”林院长忙将男孩平放在一边的单架上,焦急的问道。

    “我早上去了乡下,中午才返回。在回镇的路上看见他躺在路边,可能是被过路的车子撞了。”男子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说道。

    初九翻了翻孩子的眼皮看了看,又取出听诊器,在孩子的胸前、腹部听着。双手又在孩子的四肢上摸索着,检查着四肢的伤势。

    “林院长,患者左手小臂开放性骨折,胸部有杂音,初步断定,应该是肋骨骨折,插入肺叶,并伴有出血的迹象。我们院不能做开胸手术,建议转到市区的医院。”初九根据她检查的结果,一一与林院长汇报着。

    林院长听闻初九的话,也查看了一下孩子的情况。

    “我明白你的心急,但是我们院里太小,而且也没有血袋,收不了。”林院长很是无奈。

    “可是市区医院离这里要一百五十里,就是不考虑那么多因素,单就在雨天开车,最快也要三个小时的车程,这孩子还能撑到那时候么?”

    男子的话,让林院长与初九都沉默了。

    “但是,郝医生外出看诊,并没有回来,而且这里也没有血站,如果发生了任何情况,都没有办法挽回了。你通知孩子的家人吧!”林院长很想救这个孩子,但是他真的是无能为力呀!

    “我和他家是邻居!他是孤儿,没有家人!而且,他父母都是患艾滋病去逝的。”男子紧锁着眉头,说道。

    “你能签字么?”初九看向男子。

    “能!出了任何事情,我负责!”男子坚定道。

    “准备手术吧!”

    “你行么?”林院长担忧的问道。

    “不行也得行!”

    这一刻,初九眼中闪过一抹坚毅。

    没有人可以剥夺别人生存下去的机会,哪怕是只有一丝的希望。

    在患难时忠于义务,是伟大的。

    林院长看着初九,心中满是尊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