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肇事者
    有时候,善恶只在一念之间。人性有多可贵,就有多丑陋。

    ——南希日记

    初九做完手术,就坐在手术室一边的椅子上休息,林慕白在她身边。

    男孩那边有林院长与小孟护士在,暂时不需要他们。

    “喝点水吧!”林慕白倒了杯白开水,递给初九。

    初九接过来,微笑的看着林慕白,小口小口的喝着杯里的水。

    “阿九,你的眼睛......”

    林慕白之前站在初九的身侧,所以未曾注意到。这会儿直视着初九,所以看到她眼睛的变化时,惊住了。

    “眼睛?”

    初九疑惑,但是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她突然朝着手术室洗漱更衣的房间跑去。

    当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她手中的杯子“啪”的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阿九!你开开门!”林慕白在更衣室外拍着门。

    初九却恍然未闻一样,呆呆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那是一双怎样的双眼!

    白色的眼球上,布满了鲜红的状若藤蔓的血丝,这些血丝汇聚在瞳仁周围,使黝黑的瞳仁看起来像有红光闪过。

    初九想起手术中她想要找一条血管的时候,她就这样想着,结果那条血管就慢慢浮现在她的眼前。当时还没觉得,这会儿想起来,初九忽然觉得不寒而栗。

    瞟到地面上的摔碎的杯子,初九努力压下心头的恐惧,她的眼睛全神地注视着一块玻璃碎片,慢慢地张开了手。

    碎玻璃片没有动。

    初九闭了闭眼,想起在手术时候的情景,眼睛又忽然睁开,集中所有的精神,继续注视着刚刚那块碎玻璃片。

    依然没动。

    就在初九慢慢地呼出憋在胸口的那股气时,地面上的碎玻璃片缓缓的飘起,飘到初九的面前。

    初九的眼睛看向左边,碎玻璃片就向左飘,看向右边,碎玻璃片就向右飘。

    初九吓得猛地闭上双眼,控制着自己的注意力尽量不去想那块碎玻璃。

    “啪”的一声,碎玻璃片掉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再睁开眼,眼前已经没有了碎玻璃片的影子,那片碎玻璃掉在了她的脚边,碎裂成几片。

    初九抬起头,看向镜中的自己,这次血红的脉络更深了,连眼眶周围的血管,都泛着淡淡的青色。

    深深的吸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呼出。初九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试图让自己放松下来。

    几个深呼吸后,她平静了许多。

    看着眼中渐渐消退的鲜红,初九嘴角微扬。

    想起当初白尘离开时所说的话,初九轻“呵”了一声。

    那时候她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但那又怎样呢?最不可能的事情都发生在她身上了,再多一些又如何?还有什么是她不能接受的呢!

    虽然她有被吓到,但只要还能控制,就不会太过糟糕。

    初九如是安慰着自己。

    掬了一把清冷的水,打湿面庞,冰凉的水温,使初九的心完全平静了下来。

    来不及擦干,初九打开了洗漱间的门。她怕她再不开门,林慕白会直接把门踹开。

    “阿九!你怎么了?”见门打开,林慕白快速上前,双手紧紧的抓住初九的肩膀,左右的查看着她的情况。

    见她没有任何的不妥之后,终于是放下心来,一把将初九拥在怀里,道,“阿九,你吓死我了!”

    初九回抱的林慕白,道,“我没事,就是有点累。”

    只有拥着林慕白的时候,初九才是安心的。

    “累了就休息一下,我在呢!”林慕白一下一下的抚着初九的背脊。

    “好!”

    初九将头深深的埋在林慕白的怀中,声音闷闷的。

    二人出来时,谁都没有提起刚刚发生的事。

    但初九知道,有些事,终归是不一样了。

    男孩依旧在昏睡着,但是目前情况还算稳定。

    初九找来送男孩来卫生院的那个男子,道,

    “虽然孩子的手术做完了,但是我还是建议你立刻转院。”

    “为什么?手术不是很顺利么?”男子不解。

    “这里的条件太差了,万一出现术后感染,一样会要了他的命。”本着医者的天职,初九负责任的与那男子说着。

    那男子还想说什么,就被适时出现的林院长打断了。

    “她说的没错,这里的医疗条件以及卫生条件都太差了,也没有无菌病房,手术能成功,已经是万幸了,万一发生术后感染,我们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所以,转院一事,事在必行!”

    男子张了张嘴,却没说出来什么,最后只得点头道,“好!”

    林院长早在进手术室之前,就给市区医院打过电话了,这会儿救护车估计也快到了吧!

    刚想着,外面就响起了急救车的声音。

    林院长与赶来的急救人员沟通了一下病人的情形,小男孩就被救护车接走了,那个送他来的男子却不知所踪。

    无奈,小孟护士与救护车一同离去。

    望着救护车离去的影子,林院长道,“看到了么?这就是人性!”

    林院长的声音有些苍凉。

    “我早知道他不会去市区医院的。但他能把孩子送到这里来,已经是他所能做的最艰难的选择了,不是么?”初九声音淡淡。

    “什么意思?”程秩听了林院长与初九之间的对话,仍是听的云里雾里的,“难不成,他就是那个肇事的不成?”

    “你才知道?”林慕白斜看了一眼程秩,声音没有任何起伏。

    “你也知道?”程秩瞪大了双眼。

    “那男孩从受伤到送来,应该不会超过十分钟。巴普镇才多大?”

    “呃......”程秩说不出来任何的话了,他感觉自己在心灵受到了冲击。

    “那你们都知道,为什么不报警?为什么还敢抢救那个男孩?”

    “他开车撞了人是真的,但想救那个孩子也是真的。但冲动过后,理智回炉,想要逃脱责任也是真的。”初九平静地说着,“他会不会自首,我不知道,但是他会永远活在愧疚中。”

    “那,我们要报警么?”程秩问道。

    “很多时候,善恶只在一念之间。再给他一次机会吧!且让我们看看,一个人的品性可以有多么丑陋,或是,可贵。”初九扫了一眼值班室的角落,那里露出了一丝黑色的衣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