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初九的恶趣味
    在没有其他出路的时候,只有学习,充实了自己,才能找到更好的出路。

    ——南希日记

    到了傍晚,雨渐渐转晴。

    雨水洗过的天空,分外的澄澈。夕阳的余辉,铺满了整个天际。

    初九三人医疗小分队决定踏着夕阳,走路回到彝族村寨。

    “师父,你知道怎么才能克服晕血,还有晕针么?”程秩问着初九。

    “那你为什么会晕血、晕针呢?”初九反问。

    “血和针是多么可怕的东西!你难道不怕么?”程秩大呼。

    “那你怕红色么?”

    程秩摇摇头,“不怕啊,红色的衣服很帅气呀!”

    “那你怕牙签么?”

    程秩依旧摇摇头,“牙签有什么可怕的?我老爸每天剔牙都会用啊!”

    “那你为什么还怕血和针呢?它们有什么区别么?”初九反问。

    程秩一时语塞,“区......区别可大了!”

    初九挑眉,“哦?那就说说,有什么区别?”

    “血液是流动的!而且流血了会疼!”程秩咧着嘴,夸张的说道。好像他此时正有伤口在流血一样。

    “那针呢?”

    “针?针扎进皮肤,可疼了!”

    “那你是怕疼,还是怕血和针呀!”初九左手摸着下巴,笑眯眯的道。

    “不是,我一男子汉,怕什么疼呢!”程秩不以为然。

    初九也没反驳他,而是突然抬手,掐住了程秩胳膊上的一小撮肉,倒是没有多用力,不过那位置的肉,掐一点点就已经很疼了。

    “疼疼疼疼疼......”程秩大声喊痛,初九却早已放开手了。

    “你掐我干什么啊?”程秩揉着胳膊,发现被掐的地方并没有变红。

    “哦,我确认一下,你是不是真的不怕疼。”初九脸上依旧挂着笑容。

    “现在确定了?”

    “嗯!”

    程秩走了一会儿,忽然反应过来,“我怕不怕疼,这与晕血有什么关系?”

    “也不是没有必然的联系。”初九摸索着下巴,一副‘我在思考’的样子。

    一旁的林慕白看不下去了,说道:“有些人看见了血和针,就会下意识的想到随之而来的疼痛,这是一种条件反射,就像是心理暗示一样。所以阿九想确定你是怕疼,还是单纯的怕血和针。”

    初九瞄了一眼,林慕白说的有理有据,说的她差点都信了。但看着他在程秩看不见的角度朝初九眨了眨眼,就忍不住嘴角上扬起来。

    其实林慕白说的也不尽然。

    确实有这种情况,尤其是在人小的时候,遇到了不太专业的医护人员,确实容易留下阴影。

    不过为了不穿帮,初九还是顺着林慕白的话继续说下去,“你是小时候打针打出的阴影吧!”

    “啊!啊!对对对!”初九的话,得到程秩的坚决认可。

    “我小的时候,有一次去打针,结果那个护士一点都不专业,非说我血管太细!那家伙!比容嬷嬷狠多了!拿着针管差点没把我扎成筛子!从那以后,我看见血和针,就会想起她!”程秩描述着自己小时候的恐怖经历,直到现在,提起那件事,他还是心有戚戚。

    “嗯,这种经历确实会留下阴影。”初九点点头,又道,

    “但是今天是别人在流血,那针也是打在别人身上,血是别人流的,痛的人并不是你啊!你还怕什么?”

    “是啊!痛的不是我,我怕什么?”程秩也被初九的问题给问倒了,他也想不明白。

    “但就是怕啊!”

    “慕慕说的没错,你这是心理问题。”初九道。

    “那......那这要怎么办?”程秩眨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初九。

    “你还真当我什么都懂啊!”初九觉得好笑。

    “在我眼里,你全能!”程秩的脸上,写满了认真。

    这会儿程秩也不管初九是否能帮助他解决这个问题,但他知道,要求人的时候,先拍一溜马屁再说准没错!

    初九想了想,道,“嗯,有个办法,我不知道管不管用,不过你可以先试一试。”

    “你说!你说!我回去就试!”程秩像是一个长期在黑暗中的人,看见了曙光一样,两只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初九,还顺便掏出了手机,打开了录音。

    初九被他的这副操作惊的无语,这是得有多大的阴影啊!

    不过无语归无语,该说的,她还是要说。

    “你回去,平时没事的时候,就打蕃茄汁喝,记得要装在透明的瓶子里,先适应适应。也可以试着用空的针管做手工,提高自己的适应能力。没有通告的时候,可以去敬老院做义工之类的,慢慢习惯了,就会好一些。不过你要做好长期攻坚的准备。”初九适当的给出自己的建议。像这种心理问题,想要克服,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好的,师父!没问题,师父!”程秩录好音,决定回去之后,就开始按初九所说的进行实施。

    这也导致了他后来鸡飞狗跳的人生。不过到底还是有够坚持,他最终克服了晕血、晕针的毛病,不过他所付出的,也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坚持。

    回到彝族村寨,吃了晚饭,大家没有像前一天一样,坐着聊天,而是聚集在一起,做着手工。因为明天是他们在这里的最后一天了,他们想一起为这里的孩子留下点什么,以鼓励他们继续好好的学习。

    因为在没有其他出路的时候,只有学习,充实了自己,才能找到更好的出路。

    做手工的时候,每位嘉宾都发挥着自己心灵手巧的一面,制作精美的学习用具。但像那种手指还没有别人脚趾灵活的人,譬如说舒窈,则只能待在别人后边,做一些贴贴粘粘的活计。

    期间马伯远过来几次,帮助舒窈作手工。

    在马伯远离开以后,舒窈悄悄扒在初九耳边,悄声说道:“阿九,你说马伯远对我这么好,他是不是喜欢我呀!”

    初九闻言,伸出食指摇了摇,道,“如果一个男生突然对你好,只有一个原因,”

    “什么原因?”舒窈追问道。

    “他敬你是条汉子!”

    “墨初九!”舒窈被初九的一句话,讲的恼羞成怒,要不是顾忌此时正在拍着,她都想上前咬她了!

    初九不为所动,反而皱眉道,“看看看看,说着你,你这就来了!一点女生样都没有!”

    “我没有女生样么?”舒窈怀疑自己真的如初九所说的那样。

    “改改!我二哥喜欢温柔的!”初九朝舒窈眨着眼睛。

    “真的?”舒窈将信将疑。

    “嗯嗯嗯!”初九闭着眼睛点着头。

    “你说的对!”舒窈点点头,陷入了沉思。

    看着正在沉思的舒窈,初九悄悄的拍了拍自己的嘴巴。

    哎!每次撩完再灭火,她也是够闲的了。

    但是,她总是忍不住!

    最后,初九总结了,一定是原本的墨初九在作祟!

    反正她才不是那样恶趣味的人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