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一百五十六章 辛普森出事
    一切希望都带着注释,

    一切信仰都带着呻吟,

    一切爆发都有片刻的宁静,

    一切死亡都有冗长的回声。

    ——南希日记

    一条路,朝两边蔓延,通向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在微风的送扬中,《他们生活的世界》节目组,离开了这个安静而美丽的彝族村寨,离开了巴普小镇。

    坐在车上,众人还在感慨,那些眼神清澈、性格质朴的孩子们,在收到他们所准备的礼物时的欣喜,以及听到他们要离去时的伤心。一切,仿佛历历在目。

    人都是感性的动物,但是他们知道,他们不能给这些孩子们任何承诺,即便是口头上的承诺,都不行。

    因为或许只是你的一句无心之词,但那些孩子就有可能会记很长很长时间,甚至是一辈子。

    这种无望的等待,最是熬人的,这种伤害比起离别更甚。

    离开四川后,节目组又转战到其他的地方拍摄,大半个月奔波下来,每个嘉宾都祛去了一开始的轻松,变得沉重,对于那些需要帮助的孩子们也有了越来越多的认真与耐心。

    虽然拍摄时间很短,但是每个人都感觉像是经历了一种不同的人生一样,多了许多平时没有的感受。

    在最后一期的拍摄时,节目组接到来自巴普镇卫生院林院长的电话,说是当初初九救的那个男孩已经转回到他们医院了,恢复情况也很好,那个肇事的司机也在初九他们一行人离开的第二天,就去警局自首了,并承诺会承担男孩所有的医疗费用。

    这个消息是初九他们拍摄以来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众人都很高兴,同时也在感叹着:最是复杂是人性。

    待回到京都,听着车水马龙的声音,恍如隔世。

    然而日子还要过,生活总得继续。众人调整好心情,各自奔跑在自己的人生轨道上。

    初九与林慕白并没有多少的时间相处,因为她又要赶去M国了。

    费舍叔叔为她接了一部电影,要提前半个月培训,培训结束直接进组,预计拍摄周期为二个月。

    初九原定于三天后飞洛杉矶的机票,但是一通越洋电话,打乱了她的节奏。

    从河南拍摄完综艺回到京都的晚上,初九与林慕白照常在一起学习。在初九指点着林慕白的演技时,蒂芙妮打电话过来了。

    初九接了电话,电话那头的蒂芙妮一直在哭,也不说具体发生了什么事。

    初九没办法,只得自己去查。

    最后还是从卡斯柏的口中得知,辛普森发生了车祸,目前正在医院里抢救,生死未卜。

    但初九有种直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她是知道辛普森正在研究什么项目的,而且这个项目已经到了一个关键时期,像这种时期,他一般都是会住在实验室里,不会轻易离开的。

    奈何初九人在华国,没有办法亲自去查,只得拜托其他的人从侧面了解一下事情的发展。

    初步做了一些安排后,就改签到最近一班飞往洛杉矶的航班,她不能再等待下去了,她要亲自过去看一看。

    有时候,再见是不能轻易说出口的,因为你不知道,下一次见面是不是就是下一辈子。

    当初九赶到位于洛杉矶比佛利山庄附近,辛普森曾经任职的医院时,天色已经黑了。

    而此时,辛普森已经浑身冰冷的躺在了太平间里。

    初九说不上来自己是怎样的心情,只觉得胸口闷闷的,像是压着一块大石,挪不走,又搬不动,就只在那里,压尽心脏里的每一滴血液。

    她忽然想在遗体告别式之前,看看这个老博士最后一面,这种想法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蒂芙妮的啜泣声,积聚的越来越大。

    穿过层层回廊,终于走到地下室停放尸体的地方。

    初九趁工作人员不在的间隙,悄然溜了进去,在工作登记簿上查到了辛普森的遗体停放的柜子。

    打开后,一张被车子撞的面目全非的脸,就那么突兀的呈现在初九的眼前。

    然而初九仿佛全无所觉。忍住心里的悲凄,初九戴上手套,开始检查起辛普森受伤的情况。

    在辛普森的手腕与脚踝,初九发现了被棉织物捆绑的痕迹。

    又在他的胸前靠近心脏一侧的肋骨边,找到一个类似针孔注射的印迹。针孔的位置离心脏太近,急救是不会在这里扎针的!

    而且辛普森的伤口主要集中在脑部位置。无论是什么情况都不会有这个针孔的产生。

    所以,初九怀疑辛普森在遭遇车祸之前,被人劫持了。

    也或许,他所遭遇的车祸,就是劫持他的人一手设计的。

    初九又检查了辛普森的双手,见左手虎口的位置有一个淡淡的疤痕,从伤口愈合的程度来看,应该在二到三个月左右。轻捏虎口下方的位置,有一种轻微的异物感。

    初九环顾四周,在角落放置医疗器具的架子上找到一把医用解剖刀。

    沿着虎口伤疤的方向轻轻划开,向内摸索,初九找到了一个芯片。

    看着手上的芯片,初九心里隐隐有个猜测。

    再没有发现其他的问题后,初九将辛普森的遗体整理好,又将左手虎口的伤口伪装成新伤的样子,就放回了冷冻柜中,而后悄然离开。

    初九不知道的是,就在她离开后的半小时,就有一伙身穿黑衣的人来到了医院的停尸间。不过他们可没有像初九那样的温和,而是直接用带着消音器的枪,打死了看守太平间的医院职员后,直奔冷冻尸体的柜子。

    将装尸体的冷冻柜翻了个天后,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了辛普森的尸体,但是他们翻遍了尸体全身上下,没有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头,你看这里!”一个细心的黑衣人,手上抓着辛普森左手的手腕,对为首的黑衣人道。

    “这是什么?”

    “像是一个伤口。”

    “他脑子上的伤口更多!”为首的黑衣人极为不悦,招呼着其他人离开了。

    那个细心的黑衣人挠了挠头,也跟着离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