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反派女配的自我拯救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夜探小渔村(上)
    皇冠治不了头疼。

    ——南希日记

    自从那天在停尸间看过辛普森之后,初九每晚都在作噩梦。

    她梦见自己被蒙住双眼,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双脚也被束缚着,独自蜷缩在一个废弃的建筑内。

    她的身下是粗砺的水泥地面,仿佛轻轻一动,就能感受到那磨人肌肤的刺痛感。

    她听见了海浪的声音,远处似乎还有汽笛的响声。她闻到了咸咸的海风吹来鱼虾腐烂的腥臭味,像是被渔民抛弃的破鱼烂虾,在烈日的燃烧下,散发出阵阵腥臭。

    她大声喊着,却没有人听见,她呼求,没有人应答。

    只能浑身僵硬的躺在那里,她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

    大概一天?还是两天?抑或是三四天?她没有概念,只有远处的汽笛声依然响着。

    就在她快要晕过去的时候,远处传来一阵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其中还夹杂着一个男子的咒骂声。听那在咒骂的男子的声音,似乎是年轻人故意押着嗓子在说话,那语言似乎是法国,不对,是意大利语种之中使用众多的托斯卡纳语!

    不等初九多想,那脚步声由远及近,最后在她的面前,停下了。

    “你是谁?为什么绑我来这里?”

    回应她的,只有一声轻嗤的笑声。

    随后,她感觉自己的肋旁被人扎了一针,而后,她就像是木头人一样,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能力,只是意识还在。

    迷迷糊糊中,她像只死狗被人拖着,放在了一条马路上。

    她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远处刺眼的车灯刺痛了她的双眼。

    轰鸣的马达声,好似比雷声还要响。

    渐渐的,那车子疾速驶来,撞在了她的头上,她的双眼开始充血,视线之内,一片血红......

    “啊!”

    初九从梦中惊醒,这是她这一个月以来一直在做一个重复的梦。

    以往,她都是梦到一半就惊醒了,只有今天,她梦到了全程。

    她毫不怀疑,这就是辛普森在他生命的最后的时光所感受到的。

    从作噩梦开始,初九就日渐消瘦,同剧组的演员还以为是角色需要,就连导演都夸赞初九为角色所做出的牺牲。

    然而只有初九自己知道,她是因为什么。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初九不敢睡,她将房间所有的灯都打开,只为了让自己多一些安全感。因为她每次从噩梦中醒来后,都满室狼藉。

    初九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中。

    曾经以为,只要自己站在了高处,就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风景,坐到别人无法触碰的地位,就能守护住她想要守护的人。

    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

    当她站在这山顶峰的时候,还会有更高的山峰。

    无论走到哪个位置上,她都依然渺小,无论她获得怎样的殊荣,都依然不能控制自己的人生。

    皇冠治不了头疼。

    她现在这副鬼样子,又能守护谁呢?反而是她自己,一直站在被家人守护的位置上。

    那么,是不是她这么长久以来的坚持,其实都是一个笑话呢?

    再也受不了这样的折磨,初九在拍摄中途,请了三天的假。她要去找那个一直困扰着她的地方。

    只有找到那个地方,她才能找到令她作噩梦的缘由。

    循着梦中的记忆,初九沿着一号公路,在一个不起眼的路口,来到了加州的一个小渔村,这个渔村看起来不大,只有几户人家。

    初九并没有直接进村子,而是在村子外围的地方绕行了几圈,终于在距离村子的几里的地方,她发现了一个隐蔽的废弃的厂房。

    然而还不等她靠近,渔村的村民就过来,围住了她的车。

    初九摇下车窗,看着为首的男子道,“嘿,你们这里是渔村么?怎么没有卖海鲜的?我转了几圈都没有看到!”

    为首的中年男子,闻言稍稍放下防备,道:“你要买海鲜得早上过来,我们出海都是直到凌晨才回来,要早上来,才有得卖。”

    初九“哦?是么?那还有没有剩下的海虾,我带点儿回去,总不能白跑一趟!”

    “这?”为首的男子有些为难。

    “格鲁特,我家还有一些早上回来的海虾,你可以让她带走!”后面的一个年龄稍小一点的男子道。

    “好吧!”格鲁特点点头,转头对初九道,“你跟我走吧!”

    买虾的时候,初九仔细看了看,又挑剔了一会儿,像足了挑剔的买家,一番讨价还价之后,这才带着海虾离开。

    直到初九离开路口,开上一号公路,小渔村的居民才放松下来。

    初九在离开小渔村的范围后,将车停在一处隐蔽的角落,悄悄将她改装过的迷你无人机放出,记录着附近的地形。

    做完这一切的工作后,初九回到了她暂住的旅馆,将买来的虾给旅馆的老板娘,道了声,“晚上加餐!”就回自己的房间,整理起所收集到的资料后养精蓄锐。

    待到深夜,初九起来,伪装成一个中年男人的模样后,悄然离开小旅馆。

    她要夜探小渔村。

    初九集中精神,将感知力开到最大,时时关注着周围的情形。她像只猎豹一样,穿梭在丛林间,就像只猫一样,轻盈的从这棵树,跳到另一棵树上。

    终于,她到达了小渔村的范围,初九放慢的脚步,将身影隐匿在夜色掩映的树影中。

    借着月光,初九依稀的看到,白日通往废弃的工厂方向的地面上,多了许多杂乱的脚印。

    这些脚印偏大,大概有四十几码的样子,鞋印很深,像是军工皮鞋踩过的印迹,但其中有一组鞋印特别明显,是渔民打渔的时候,穿的胶皮靴子的印迹。

    这个印迹初九并不陌生,是白天那个村民中带着的那个男人的,因为他的靴子是坏的,脚掌中间有个鸽子蛋大小的洞。这还是在买虾的时候,他踩在湿土地上留下脚印时,初九发现的。

    此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厂房四围空荡荡的,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这是一座海鲜产品加工的厂房,一共二层,看上去已经荒废许久。到处是厚厚的灰尘,只在通向二楼的楼梯上,有杂乱的鞋印。

    轻身翻上二楼,在靠近走廊的尽头,初九终于找到了那个让她夜夜噩梦的房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